院線影評/《紅衣小女孩》:重探本土類型片的闖關作

2
紅衣

曾是90年代鄉野傳說的紅衣小女孩,讓電影還沒上映就已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鬼片曾是港台興盛的商業類型片,但近年來在中國電影市場崛起的影響下卻荒廢多年,直到這兩年港台不約而同重探恐怖片類型,而且直接無視中國市場的禁鬼令,再不讓靈異元素遮遮掩掩,終於出了香港的《殭屍》和台灣的《屍憶》,而與《屍憶》當年同時拿下輔導金的《紅衣小女孩》,挾瀚草影視的腳本策畫與行銷能量為後盾,導演歷經更迭後選定今年剛以《保全員之死》拿下金馬最佳短片的程偉豪出任,是否能繼今夏風光金鐘後再揚威影壇?相信大家都很期待。

紅衣小女孩 群眾的恐怖記憶符碼

《紅衣小女孩》之所以未演先轟動,當然拜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紅衣小女孩」之名聲而來。90 年代《玫瑰之夜》的「鬼話連篇」紅極一時──紅到林真心在家裡都要看,後來衍生出無數靈異說鬼節目,不僅至今仍有類似節目存活於有線頻道,甚至當年的巨大能量還催生了戲劇(如《台灣靈異事件》)、小說《軍中鬼故事》系列等、搞笑版的福州伯等等。而「紅衣小女孩」的靈異錄像過於清晰,引起比「鬼話連篇」的靈異照片更大的震撼,成為那一整個「鬧鬼年代」的最後高峰身影,也成為世代記憶。

然而要改編成電影嘛⋯回歸到紅衣小女孩的「魔神仔」本質,它缺乏明確的動機,行為的駭人之處好像也還好,加上這個概念實在太過熟悉,當年「紅衣小女孩」之所以轟動是因為錄像中真實未知的神秘力量現形。現在當它要重回虛構,就失去了真實的力量與震撼,要如何在劇情片中重塑紅衣小女孩的形象特質,自然幾乎需要從零開始。

由於劇本先天上就面臨頗大的挑戰,最後只能說是及格闖關,但太多交代不清(可能也交代不了)的線,又與紅衣小女孩原本的典故似乎沒有太大關係,仍然不免影響整體完成度。就劇本來看,瀚草這次罕見地只給出了一個勉強及格的劇本,雖然也有可能是留待系列作解謎,但因為太多未交代、未連結使得全片有些鬆散,論劇情不夠紮實,論恐怖主要靠演員而非場面設計,雙雙輸給《屍憶》

導演與演員 幫《紅衣小女孩》扳回一城

許瑋寧2

許瑋甯演技愈來愈成熟,鬼片類型也將情緒處理的很到位。

雖然劇本差強人意,但導演與演員的表現都頗值得嘉許,尤其許瑋甯把驚恐和崩潰邊緣的情緒掌握得收放自如黃河表現空間比較受限但仍是平順過關,而三位老演員白明華、張柏舟、劉引商功力深厚,一下就能把觀眾帶入戲中,都為電影加了不少分數。

導演程偉豪是少見的台北電影節與金馬獎雙料最佳短片得主,分別以《狙擊手》和《保全員之死》,展現對於動作片與黑色幽默喜劇的節奏掌控與調度能力,絕對是才華與商業潛力兼具的新秀。《紅衣小女孩》作為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應是說既是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他的經歷說明他對類型片的喜愛與商業能力,成為本片導演算是水到渠成;但另一方面從《搞什麼鬼》、《狙擊手》到《保全員之死》一路看下來,不難發現程偉豪都是走相當惡搞或諷刺的路線,他內心的憤怒化為嘻笑怒罵時,特別有力道與份量。然而《紅衣小女孩》跟台灣先前的鬼片一脈相承,都在鬼怪恐怖之外試圖探討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關聯,這些溫情的部分程偉豪來拍就是差了那麼一點,反倒是動作戲和笑點的部分表現就都很傑出。片中場景幾乎都是密閉空間,對於鬼片是一大加分,但導演卻是靠敘事的穩健取勝,並沒有在這個大好機會上多加發揮,若不是導演實在覺得嚇觀眾很無聊,可能就是對恐怖片的語彙不那麼熟悉。

整體而言,因為程偉豪穩健的導演與導戲,場面調度與演員演出水準都相當整齊,整部下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敗筆,全片也仍然值得一看,至於跟紅衣小女孩本尊幾乎沒有關係的設定和關鍵轉折,能否接受就見仁見智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KKTgYrCOHM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