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聞筆記/該死的好預告#2:《珍珠港》

0

文/葉郎(異聞筆記

預告片就好比路上驚鴻一撇的帥哥/美女的背影,看到正片/正面之前永遠只能依賴推敲和想像,然後鼓起勇氣面對正片/正面的命運與機會。 好險觀眾不是把命運完全交給上帝,我們還有預告裡頭蛛絲馬跡的線索可以仰仗。

這個企畫獻給所有的好預告,尤其是該死的好預告。以我的爺爺「事後諸葛」之名發誓,那些善用綽約背影和完美側臉欺騙我們進戲院,最後正面/正片卻有點令人抱歉的精彩好預告通通在這裡了。 現在且讓我們放下恩怨、忘記欺騙,專心讚頌預告的神乎其技。

Good Trailer for Bad Movie
Vol. 2

Pearl Harbor 珍珠港 (2001)
Director: Michael Bay
IMDB Rating: 6.0 / 10
Tomatometer: 25 / 100
Metascore: 44 / 100

 Good Trailer

電影預告之所以是一門藝術,是因為這些片段本來是為了兩三個小時的敘事而存在,放在 90 秒或 180 秒的預告中,無論節奏、情緒都不可能合用,更別提還要交代故事情節。

珍珠港》(Pearl Harbor)這支預告選了一個非常成功的策略:用美國總統羅斯福的一連串演說對白,串起所有剪輯片段。

這段對白用得相當精明,因為事實上部分出自史實,部分出自劇作家創作,而且根本不是同一個場合、對同一群群眾說的 (聲軌聽起來還可能跟電影裡用的不是同一個 take,可能是專門為了預告錄製的版本)。

前半部是一場會議中的羅斯福總統的台詞,後半部則是出自向日本宣戰的國會演說。

“How long is America going to pretend, that the world is not at war? From Berlin, Rome and Tokyo, we have been described as a nation of weaklings and playboys who hire British or Russian, or Chinese soldiers, to do our fighting for us. We’ve been trained to think we’re invincible, and our people think Hitler and his Nazi thugs are Europe’s problem. Does anyone think that victory is possible without facing danger?”

編劇 Randall Wallace 不算高明,但從《英雄本色》(Braveheart )可以看出他是撰寫激勵人心演說的高手。這段預告善用了這個優勢。

這段對白不僅激勵人心,而且迅速建立整部電影的故事前提。採用相同策略的還有三年前的《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而《珍珠港》試圖抓的也是同一個市場觀眾:


▲《搶救雷恩大兵》預告

附帶一提,在這部電影所有不稱職的演員當中, Jon Voight 飾演的羅斯福總統真是一塊閃亮的珠玉。

然後音樂也是成功的要素。

前半段選用了紐西蘭作曲家 Graeme Revell 為《龍族戰神》(The Crow )寫的配樂片段。有趣的是這不僅是Graeme Revell 最好的作品,放在預告中甚至比放在原本電影中更令人印象深刻。樂曲絕妙地順著預告畫面的變化(美國本土的逸樂、日本的備戰),融合了感傷回憶、神秘主義跟輝煌情感高潮。事實上,沒有這支預告,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去拿出《龍族戰神》的原聲帶出來播放。

後半部音樂回到 Hans Zimmer 幫風格,因為一般預告釋出時間都早過配樂完成時間,所以這還不是 Hans Zimmer 的作品。實際上是他的徒子徒孫之一 Steve Jablonsky 專門為這支預告寫的曲子,名為〈Goliath〉。後來他出師之後,也獨立寫過幾部電影配樂,包括大友克洋野心勃勃的動畫《蒸氣男孩》。

這兩段音樂呈現出來的多元風格(多半來自前半部 Graeme Revell)拯救了這部電影空洞的史詩感。下面這個版本的預告畫面幾乎差不多,但改成引用 Hans Zimmer 為《紅色警戒》(The Thin Red Line )寫的配樂,高下立刻分明:


▲《珍珠港》另一個版本預告

事實上,Hans Zimmer 後來為《珍珠港》寫的配樂跟這段預告配樂下場差不了多少,就是從頭到尾令人坐立難安的重複和空洞。

最後,說實話為 Michael Bay 做預告好像沒有太難。雖然電影總是很爛,但永遠少不了壯碩駭人的視覺奇觀。只要抓緊視覺奇觀,就成功一大半。比如這支預告中那個砲彈視角落下的畫面,或是飛機低空飛過小男孩面前的畫面。

我必須老實承認,那個砲彈視角畫面讓人頭皮發麻的程度,已經足夠讓我像殭屍一樣去排隊買票了。

 Bad Movie

雖然擺明了想趕搭三年前《搶救雷恩大兵》的風潮,實際上 Michael Bay 的成品反而比較像 Steven Spielberg 的舊作《太陽帝國》(Empire of The Sun )。對戰士和戰爭機具的美化崇拜(尤其是飛機),以及各種炫技的運鏡方式和誇張配色都像。問題在於《太陽帝國》是 14 歲兒童看待戰爭的觀點,而《珍珠港》的主角可都是成年人啊!


▲《太陽帝國》預告

Spielberg 花了很多年才學到他需要節制技巧才能說好故事,《搶救雷恩大兵》的成功就在於此。而 Spielberg 已經拋棄多年的東西,Michael Bay 興奮地撿起來用了。

然後 Michael Bay 應該要被立法禁止拍攝任何有關男女情感的電影,他的愛情戲實力只能到拍 Megan Fox 穿低腰褲洗車的情色畫面。戰爭愛情史詩至少也要像《真愛一世情》(Legends of The Fall )那樣,即便一廂情願還是有高水準的表演和不是太差的腳本 (《末代武士》導演 Edward Zwick 在此扳回一城)。


▲《真愛一世情》預告

最後,這部電影有如珍珠港中一艘艘被日本人擊沈的軍艦一樣,拖垮了參與的每一個人,某種程度上也算是改寫了好萊塢歷史:

Jerry Bruckheimer 不再是電影金字招牌(然後跑去當小螢幕金字招牌),Michael Bay 直到被夢工廠收留去拍《變形金剛》(Transformers)才稍稍恢復元氣。Josh HartnettCuba Gooding Jr.Kate Beckinsale 等上升中的明日之星都難以翻身。

除了 Ben Affleck 之外。事實上,能夠經歷《絕配殺手》(Gigli )災難而繼續存活在好萊塢的人,已經是殺不死的男人了。難怪他能當蝙蝠俠了。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異聞筆記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