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啊老皮!《探險活寶》獲得皮博迪獎對動畫界有什麼特別意義?

0

AT3阿寶和老皮真是猴腮雷啊!就在四月底,《探險活寶》獲得了美國廣播與電視界的最高榮譽皮博迪獎(the Peabody Award),評審團給它的評語是:打造了獨特的、奇異的幻想世界,在娛樂的同時,巧妙地傳達在成長過程中會遇到的課題,觀眾從中學習到承擔責任並找到自我認同。

皮博迪獎的評審團是由媒體產業人員、傳播學者、評論家和新聞從業人員組成,並以其嚴格的評選過程聞名。在一票新聞、紀錄片等較嚴肅作品的受獎者裡,《探險活寶》似乎是有點古怪的存在。這是因為皮博迪獎並未將動畫特別獨立出一個獎項,而是和其他類作品一起評比,關注整個作品的表現以及其文化貢獻。自1955年、1962年迪士尼的電視動畫《迪士尼世界》和《美妙的彩色迪士尼世界》之後,皮博迪一直不吝於表揚長期受到其他影視獎、甚至整個社會忽視的動畫作品。

但為什麼說《探險活寶》得獎意義不太一樣呢?這個故事就要從long time ago說起了。(音樂下)

攤開過去得獎的動畫作品,像是1965年的《查理布朗的聖誕節》,點醒了聖誕節的過度商業化和世俗化,提醒觀眾思考聖誕節的本質。近一點的1993年,大導史蒂芬史匹柏製作的《狂歡三寶》,得獎理由是恢復了日常電視動畫節目應有的製作水準。1996《辛普森家庭》則是提供了當時電視圈缺乏的優秀動畫及尖銳社會諷刺作品,並再現了當代龐雜壓力生活之下,核心家庭如何努力維持親情向心力。

對國內觀眾來說更加熟悉的《南方四賤客》,不管是個人、組織甚至是意識形態,沒有任何一個當代事物可以逃過南方公園裡的屁孩們挖苦,透過阿ㄆㄧㄚˇ他們的賤嘴,帶領觀眾探討種族、宗教狂熱、從眾心理、消費主義等嚴肅議題。主創者特雷帕克在2005年受獎時表示,他和伙伴馬特史東在創作這部人氣動畫時,就問自己兩個問題:一、傳播的社會責任是什麼?二、 藝術創作者能喚起什麼改變?此時台下觀眾爆出笑聲,帕克還面帶不解的說:「媽的這有什麼好笑的?」這句講完後台下笑得更大聲,而帕克的臉更垮,感覺得出他相當認真而不是在反串。
接續的2006年得獎作品,透過三個擬人化保險套傳達預防愛滋病的重要,作品名稱《阿米哥三兄弟:愛滋防範節目》已經說明教育意味。2011年的《StoryCorps 9/11》則是依據911罹難者親友的口述歷史繪製動畫,藉此作品緬懷911罹難者。

看了以上的獲獎作品,你是否也感受到這次《探險活寶》獲獎的特別之處?他們證明了動畫不一定非得文以載道、極富教化意義或是辛辣無比,才能獲得皮博迪評審團的青睞,像《探險活寶》這類相對娛樂性較強又感覺人畜無害的作品,只要故事夠好夠獨特,整體的品質夠好,還是可以受到肯定,從眾多作品中脫穎而出!或許這也是皮博迪獎一直沒有將動畫獨立分類的精神,也期許其他獎項能和皮博迪一樣給予動畫和其他敘事類型同樣的關愛,在此之前,讓我們跟著阿寶和老皮繼續探險吧!

新聞來源/

Why the ‘Adventure Time’ Peabody Award is Important for Animation

關於作者

Ken

菜味很重的新登場角色,有密集恐懼症(尤其人群),生性假鬼假怪有點懶爛,最大的夢想是開火車和當包租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