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極美的筆記:部落裡的游泳比賽

0

『閱讀時光』改編多部文學作品,其中包含夏曼‧藍波安《老海人》 (1)

小伙子大家來賽跑
不為冠軍不為人上人
老幼扶持一路跑上去
跑向民主自由
和平快樂的新樂園
──楊逵

文/王小棣

部落裡的賽跑已經辦了好多年了。

上個星期天參加「閱讀時光」座談會的時候,遇到了蘭嶼來的作家夏曼‧藍波安。他坐在台灣文學館演講廳的舞台上,用手指了指屋頂到地面說:「潛水這個距離對我來說都是小意思,我一下去的時候都是潛到一二十米的海裡⋯⋯」坐在最後一排的我看了看演講廳的樑高,起碼有七、八公尺吧。

回到部落我就去找楊逵先生了,「要不要也來辦一個游泳比賽呢?」我問他,「夏曼‧藍波安說漢人移動到這裡完全不尊重也不認識海洋啊!」楊逵先生的眼睛亮了起來,左右看了看其他幾位長老,他們有的點頭有的搖頭,不同的笑意慢慢在他們臉上浮游擴散開來⋯⋯

什麼部落呀,我知道你要問了。

2014年5月底,我在家人的病榻邊大化質變,魂魄自燃盡成汁液,這個濃苦的汁液滴在衣襟沒入纖維,落在地面瞬間無痕,魂魄遂四散為大地吸吮日光曝晒落葉掩埋冬寒霜凍面目全非⋯⋯今年春天吃了元宵站在院子裡,祂可能受百花搖曳招喚返還,赫然發現祂已經成為小極美部落的住民了。

小極美部落的住民,是一種只有養分演化及配合自然供需的存在。這個部落是一個自深海拱升座標北緯25度與台灣、金門、馬祖、綠島、蘭嶼重疊的平行世界,人口三十六萬兩千左右,從大航海世紀以來經歷多次軍事占領、遷徙、戰亂,人種相當多元,外觀的膚色或白淨或淺褐,面相有馬來人種的深眼美齒,也有鄰近日韓的蒙古系寬頰細眼,大陸滿裔的濃眉長耳,到中原客閩兩系的鳳眼薄唇皆屬多見。

小極美部落因為曾經經歷好幾次滅村甚至幾近滅族的巨大創傷,決定淘汰國家制度。沒有國家政府體制的小極美並非一個原始的部落,如果必須解釋小極美部落的文字法律乃至於部落信仰的終極追求,只能說是一種括弧的概念,括弧在人們的書寫中大多都是補充說明、引申釋義、歷史註解,或作者刻意的旁白連結,總之是一種文本中非正式的內容。

既然沒有正式的文本,小極美部落溝通的時候往往是寓言故事多於條例規範,以至於部落雖然遠遠落後於平行世界中的台灣,卻沒有引起任何羞澀或不安,台灣高樓櫛比污空低降、地下河川枯塞、天上煙火絢爛的現代景觀,對於沒有國家制度又沒有超越個體生命的佔有概念的小極美部落來說,反而是非常需要為它祈禱和改造的落後地帶,既然部落的心靈狀態是這樣幾近頑冥的慈喜活潑,健身運動當然是非常重要的。

「游泳比賽經過漫長的討論,終於得到長老們的首肯了,夏曼先生。」楊逵先生和夏曼‧藍波安的溝通聽起來十分順暢,因為夏曼也是愛說故事的人,這個故事裡有他族人對鄰近海域的探索,以及對海洋如波濤般湧現的熱情。


王小棣監製的「閱讀時光」文學作品改編系列, 5月8日起每周五晚間11點半於公視上映。,
改編自楊逵作品、鄭文堂導演的《送報伕》於5月8日播出。
改編自夏曼藍波安作品、鄭有傑導演的《老海人洛馬比克》於5月15日播出。
詳細作品與放映時刻表等,可參考此處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