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客來評】青出於藍而更勝於藍:從漫畫到電影,談《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

0

作者 / 鍾宜辰

國立政治大學土耳其語文學系、廣播與電視學系,作品曾入選《不然呢》青年文集、刊登於女性網站臉紅紅,對性別議題格外關注。

奪下坎城66屆金棕櫚獎的《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是由Julie Morah的同名漫畫改編。當時導演一直想寫一個關於女教師的故事,恰好遇見了這本漫畫,便將兩個故事結合起來,將156頁的插圖化成長達三小時的電影。

不過,原著漫畫的情節、角色塑造都與電影可說是大相徑庭,連女主角的名字都換了(原著漫畫的棕髮女主角名為Clementine,導演將其改為和演員同名的Adèle,確有其意義)。同樣是描述一段最終破碎的愛情,電影跳脫了漫畫給的設定,讓兩個角色更自由奔放展示她們的靈魂,才能造就如此如詩的佳作。

原著漫畫

故事使用倒敘法。金髮的Emma回到已故的Clementine家中,應Clementine生前要求閱讀她的日記。Emma於Clementine家中完全不被父親認可,比電影塑造的Adèle父親形象更加強硬、粗暴,甚至在女兒下葬後一天出言謾罵Emma。

Clementine的母親被夾在兩人之間,倍感尷尬,Emma也比電影中更加叛逆,道:「告訴他,即使我是男人,她也會愛上我。」此句可說是本書的文眼。

圖片取自Amazon。

Clementine的日記開頭與電影相似,在與男同學約會當天於街頭和Emma匆匆一遇,即一見鍾情,數個月後在酒吧重遇,此時便與電影產生分歧了。當時Emma是有伴侶的,且後期同時與Sabine(女友)與Clementine交往。也因為Clementine無法接受自己喜歡女性,兩人關係僵持不下達將近半年。最後,Emma與Sabine正式分手,兩人才正式進入一對一關係。

在Clementine的藍色封面日記中,敘述了青春期的Clementine對於性別以及自我認同的掙扎。對於未來及自我的焦慮(遇見Emma後,她時常做兩人的春夢),使她急於抓著一根救命稻草。她因此去參加工人遊行,並覺得自己是一位「好公民」。Clementine不停想在自己身上定錨、貼標籤,卻對男同性戀好友宣稱自己不是女同性戀。漫畫的重點放在Clementine認同以及社會角色的扮演。

一次,Emma受邀去Clementine家時,於深夜裸身下樓進廚房,卻撞上正在客廳的Clementine母親,母親跑上樓又驚動了丈夫,Emma在Clementine的父母面前便全身赤裸,兩人的關係也總算被揭發,無所遁形。Clementine被趕出家中,就此與就讀藝術學院的Emma同居。

此時,與電影分的「一、二部」相同,都跳到了好十幾年後,Clementine已經將滿而立了。

圖片取自Pinterest。

書中並未描繪兩人之間巨大的差距,但電影卻以不同的場景(文藝派對、兩人家庭)辦到了,這點為漫畫較為可惜的部分。Clementine某日突然對Emma坦承曾出軌三次,兩人爆發衝突,Clementine遭Emma攆出家外。

之後,Clementine因憂鬱過度,服藥過量而身體出了狀況。經過好友安排,兩人再次於海邊重逢,Clementine卻突然昏倒,進了醫院。之後情況急轉直下,Clementine請母親告訴Emma必須讀她的日記,隨後Clementine過世。

漫畫最後一頁,是一片溫暖湛藍的海洋。

就情感層次而言,電影中的Adèle與Emma的互動更能顯示出兩人最終分道揚鑣的原因,然而不變的是,無論是Clementine抑或是Adèle,這個角色都是極為孤獨,且孤注一擲地奔向Emma,才會在別離後完全失去生活動力。不過,漫畫中的多角關係被導演乾淨地處理掉了,讓觀眾聚焦在兩個女主角之間。

電影最終的結尾,Emma有了新的伴侶,但漫畫則無。

角色塑造的扭轉

漫畫中的Clementine實在過於幼稚、迷失了,曾經掛Emma電話、在性愛後馬上離開、刻意疏遠又渴望靠近、慣性出軌。相比於Clementine,Adèle顯得更有血有肉、義務反顧。而熱愛文學這點也在電影中表達得淋漓盡致,書中並沒有描繪Clementine對於教學、文學的熱情。可以說Clementine這個角色是極為空洞的。

Emma剛開始的多角關係(Sabine並不知曉Clementine存在,非開放式關係),在漫畫中辯解為「害怕Clementine離去」與「Sabine與我的交友圈重疊」。確實,在Emma眼中,這個小女孩分明就是異性戀啊!但未能夠更細膩處理性向掙扎,只停留在出櫃與否,使此書在性別的層次上也不夠深入。

此外,漫畫中也點出女同志的困境,如在公共場合被側目、親友不諒解等,倒是十分寫實。電影偏向描述關係間細微的差距,頗有《春光乍洩》之姿。而引人非議的性愛場面,除了導演本身想表達的熱情外,書中也並無過度美化女同志性愛,這倒是在漫畫與電影方面都極為優秀的一點。


電影版《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海報。

色彩處理

此本雖為全彩漫畫,但唯有藍色與黃色上色,以及黃與藍融合的綠色,其餘都是灰階,恰好前兩者都是Emma頭髮的顏色。Clementine於書中曾說:「藍色就此成為最溫暖的顏色。」是對Emma的無盡思念。沒有鮮紅的衝動,粉色的浪漫,反倒是淡淡的藍色憂愁,象徵的兩人個性中的悲觀,和女同志那不可明言的淡淡哀愁與美麗。Clementine的日記封面也是藍色的,記載著與Emma相伴的後半生。結局那片淡藍色的海,更是象徵著「無限溫暖的藍」。

雛鳳之姿的影像故事

描述女同志的電影以數量而言仍然算稀少,近年的《燃燒女子的畫像》雖出類拔萃,但仍然刻畫PP戀(為女同志用語,指兩個偏女性化的女子戀愛),以兩個絕美的女子相愛為主題。《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則是更少見的TP戀(T=男性化女同志、P=女性化女同志)題材,不失為一種對於異性戀結構社會的反擊,更大膽不諱地勾勒性與愛之間的關係,跟漫畫相比,青出於藍而更勝於藍,成為女同志經典的影像故事。


好的影視文化作品,需要好的網站。PanGOGO知識購,內容創作者最好的架站選擇。


 

重擊有 Podcast 囉!歡迎到各大平台搜尋「娛樂重擊」並訂閱


你在 IG 上 follow 重擊了嗎?掃描 Code 或點選超連結,IG 上見!

Share.

關於作者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