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 女鬼橋 》 : 用青春恐怖片以小搏大,台灣小成本商業電影的一盞明燈

0

取材自校園靈異故事,並透過劇情編排與角色設定,把事件與傳說進一步轉化成可延續的IP概念,從《紅衣小女孩》到了《女鬼橋》,這一路的經營與交棒,讓人看到更多的故事發展性,甚且是在開局時就先為未來續集發展舖墊的企圖心與完整度。 《女鬼橋》在首週票房突破2300萬,在疫情當道、賀歲檔大挫、同期好萊塢大片同樣票房不如預期的困境之下,能做到這個票房水平,已經稱得上功德圓滿。

同時,若考量到本片控制得當的成本,《女鬼橋》不只是有了目前國片票房冠軍的面子,更達成損益平衡的裡子,作為系列作的序章表現穩健,將基本設定拉了出來,往後的發展是必然,也期待隨著操作的熟練,劇本與執行能更上一層樓。《女鬼橋》以正統恐怖片語言、結合青春校園取向,加上良好的成本掌握,對筆者而言其意義不僅於成為2020國片小黑馬,更為台灣電影產業舉起一盞明燈,以以小搏大的類型片成功,指向未來國片在操作預算更有彈性、類型更純粹的國片類型發展可能。

雖然本片亦是加入本土靈異元素的恐怖片,實際的操作方式卻有別於近年台灣電影的靈異鬼片,如在票房獲得成功的《紅衣小女孩》、《粽邪》,走向其實大不同,前者除了部分恐怖嚇人奇觀外,還有不少融合家庭親情、驚悚、劇情片的部分,後者也是以社會議題與愛情友情關係作為基礎,再外加上部分恐怖元素,都是有恐怖片元素、但不完全符合恐怖片類型走向的作品。(這點必須說沒有孰優孰劣,僅僅是在類型上做出區別)

相較而言,《女鬼橋》很純粹的要走青春恐怖片,沒有特別要放入親情或議題產生共感,嚇人是重點、事件與恐怖點一個一個接著來是重點、結局出其不意是重點、讓你感到不舒服是重點。不過若以純粹恐怖片來,台灣近年相對把恐怖電影語言用得最成熟的作品依然是《屍憶》,其以非常接近日本或亞洲恐怖片的鏡頭語言,尤其是剪輯和音效,讓它在關鍵的嚇人奇觀仍然效果最佳。到了《女鬼橋》,則是在恐怖片的鏡頭語言之外,也勇於挑戰敘事模式與加入更多懸疑元素,可以說是相當新穎也大膽。就觀影反應來說,肯定會有部份觀眾覺得劇情不夠紮實或角色不夠立體,或太多地方刻意要嚇人,但反過來說,作為商業取向的恐怖類型片,其實做到這些地方確實就是最基本的,也能滿足基本盤的目標群眾。不過最終對本片的評價,確實還是落在觀眾喜好程度,有沒有被滿足才是重點。

純就正片來說,《女鬼橋》在成本掌握與成品水準上做出最大值,兼容多重巧思,最後製作面也扛了起來,陳冠廷的燈光設計一把罩,讓夜戲的表現特別出色,最終調光效果也十分優秀,同時剪接節奏相當不錯,不管是流暢度或是在細部驚悚節奏上掌握相當好,幾場室內調度也是可圈可點。找來《返校》音效團隊處理,除了後置調整的硬傷以外,整體聲音設計依然傑出。

雖然整體而言奚岳隆導演展現了穩健執行能力,但還是有不少新導演的生嫩,尤其同時要處理恐怖與懸疑兩條線,還是有些細節上的瑕疵,到了中段時敘事節奏也有明顯不穩,幾個室外調度並沒有處理到完善。不過在群戲調度上還是把一票演員處理得整齊,作為一位新導演,這點已然值得嘉獎。就以產業意義來說,《女鬼橋》的電影語言接近相對正統的恐怖片類型語言,在氣氛與效果上到位,整體拍攝執行穩定度高,劇本發展性可能無限,無疑是值得持續發展的系列。

 

關於作者

徐 佑德

泛科知識副總編輯,也是娛樂重擊主編。大學就讀中國文學系,主修現當代文學。以大量電影,英美影集,國內外音樂填飽自己。熱衷閱讀、思考與嘗試新鮮事。偶爾作風老派,被歸類為學院派。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