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 1917 》:華麗而狂魔般的拍攝技術,走向巔峰的極致「戰爭片」

0

剛在英國奧斯卡拿下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等七項大獎的《1917》,已經後發先至地正式成為2020奧斯卡聲勢最強的作品之一(甚至可以把之一拿掉)。這也是並不多產的導演山姆曼德斯繼1999年以《美國心玫瑰情》拿下奧斯卡後,磨劍二十年再次問鼎金獎。不管作為戰爭片或就山姆曼德斯自己所說的驚悚片來看,《1917》同時具有開創性價值又相形保守,純就技術面而言絕對說得上驚為天人,但考慮到技術與內容的整體狀態,若要談到實際評價其實頗為困難,更別說要討論到其是否為影史經典。

《1917》在拍攝技術上確實可說是海放所有競爭對手,不論導演功力、攝影鏡頭或是音效設計,純就技術及執行完成度來看,其拍攝成就足以完勝2019年所有其他電影作品。全片拍攝可說行雲流水、泰然自若,影像與鏡頭如導演玩物,在他手中駕馭自如,比起戰爭片前作《鍋蓋頭》的淺嘗輒止,《1917》一改大家心中對山姆曼德斯文戲功力非凡的印象,在動作及場面調度上展現了極其華麗且幾近完美的執行,幾場大規模戰場調度加上神鬼般的運鏡更是讓人嘆為觀止。作爲我心目中最愛的導演之一(《真愛旅程》、《非法正義》都是我的愛),山姆曼德斯幾乎可說已預定了第二座奧斯卡,也證明真金不怕火煉。

如同2014年在奧斯卡大獲全勝的《鳥人》,《1917》也選擇了全片偽一鏡到底的手法執導,隨著題材的不同,《1917》的鏡頭因此以介於紀錄片與劇情片間的角度,展現出近代戰爭電影最華麗、最誇張的鏡頭運動、最驚人的大場面調度。《1917》的鏡頭不但以一鏡到底來強調戰爭的臨場感與實時性,更有甚者,鏡頭多是以與視角平行的低角度隨著主角前進,且鏡頭多有一定的局限性,更突顯了在戰場上單一士兵完全無法窺探全局,只能盲目前進、身陷困境的感受,某些局限性確實如導演所言,頗接近密閉空間驚悚片的效果。

透過華麗且精密的執導,《1917》將一戰戰爭片這個類型做成天花板,其歷史意義不亞於《西線無戰事》,同時也把戰場還原的重現做到極限,同樣幾乎已達到偽紀錄片的風格與寫實細節。

從《美國心玫瑰情》到《1917》,導演山姆曼德斯就時代意義來說,根本是「劃下句號的人」。若說《美國心玫瑰情》是過去二十年討論美國中產階級最好的作品,若說《007:空降危機》以破格的姿態創造007系列作的最高潮,《1917》很有可能為已慢慢褪色的戰爭片劃下華麗的句點,山姆曼德斯親手把這一切做到極致,無人堪比,這極致也等同將一切殺死。

而回過頭來評價整體的藝術成就時,就如同《鳥人》或《地心引力》等技術狂魔般的作品,《1917》的故事與角色其實有些平凡無奇(當然這或許也是其手法想要突顯的),偽一鏡到底的手法究竟是將平凡的題材提煉到昇華、或是其實各行其事,其實見仁見智。最終,整部電影所要述說的其實介於語焉不詳與哲思極高之間,故事同時令人感到無聊又心曠神怡,部分平凡的場景因拍攝手法而有了不同的火花,但整體而言是否繳出超越過往戰爭片的新東西,又實所難言。《1917》既瘋癲又寫實,形式與故事間有著的巨大落差,既讓人目炫神迷又讓人難以評價。也許它稱不上神片,但在我心中技術封神是在所難免。

 

 

關於作者

徐 佑德

泛科知識副總編輯,也是娛樂重擊主編。大學就讀中國文學系,主修現當代文學。以大量電影,英美影集,國內外音樂填飽自己。熱衷閱讀、思考與嘗試新鮮事。偶爾作風老派,被歸類為學院派。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