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迪士尼守則》Episode 4/小美人魚,為何是黑人?

0

真人版《小美人魚》的艾莉兒將由Halle Bailey出演。(圖/imdb)

美人魚就該是華人啊!你看鐘麗緹跟林允演得多好!這簡直是對由華人來扮演美人魚傳統的重大污辱!

我開玩笑的。

大家應該都知道我要談什麼了:迪士尼選出了真人版《小美人魚》的艾莉兒,Halle Bailey,一位 19 歲的黑人年輕演員。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WTF?她跟我印象中的紅髮細腰白皙大眼幼齒美人魚一點都不像啊!」

的確是不像,所以若你覺得怪怪的,很合理,就像最近重拍的《獅子王》也有奇怪的人(就是我…)批評辛巴他叔叔刀疤的鬃毛不夠黑啊。不過如果你接下來的反應是「迪士尼太糟糕了!換掉這個黑人,不然就拒看!」之類的,我想跟你聊一聊。

Halle Bailey 是何許人也?

迪士尼點石成金,把小牌藝人霎時捧成大牌的本事大家應該不需質疑,這次雀屏中選的 Halle Bailey 對包括我在內的台灣觀眾來說,的確是很陌生,直到她出線之後,我才知道她與姊姊 Chloe Bailey 很早就組成了 Chloe & Halle 的 R&B 雙人組,透過翻唱許多知名流行歌曲在 Youtube 上展露好歌喉,頻道也有百萬訂閱。

2013 年底翻唱碧昂絲的「Pretty Hurts」,更讓碧昂絲本人轉發推薦,直呼太有才!(原句是 So amazingly talented!!),之後馬上被碧昂絲簽為旗下藝人,參與數場她的巡演,也在她 2016 年的驚世專輯《LEMONADE》中〈All Night〉的 MV 裡現身。今年 2 月更在美國超級盃開打之前登台,演唱〈America the Beautiful〉一曲,在那則 Youtube 底下最多人按讚的評論之一是「說實話,超級盃配不上這麼棒的演唱。」

喔對了,她們的專輯《The Kids Are Alright》今年還獲兩項葛萊美獎提名,分別是最佳新人與最佳都會當代專輯(真的好聽,大推!)。除了有碧昂絲罩著,在 Halle 成為艾莉兒之前,這對姊妹也已經是迪士尼系的年輕藝人,一起在《grown-ish》(成長不容易) 這部描繪大學新生生活的美劇中出演,於迪士尼旗下的 Freeform 頻道播出。

天后碧昂絲跟迪士尼的確都推了一把,但真正點石成金的是這對姊妹自己。Halle Bailey 跟姊姊從小就展露驚人的音樂與表演天份,這不是我隨便說,大家自己上 Chloe & Halle 的 Youtube 頻道去看看就知道。最早的一支影片是 11 年前,也就是 Halle 八歲,姊姊 Chloe 十歲的時候,而從 7 年前的影片可知,那時 12 歲的 Halle 開始彈吉他,姊姊開始彈鋼琴。根據她們去年三月接受時代雜誌的專訪內容,她們的父親總是鼓勵他們 DIY,所以她們是靠上 Youtube 自學學會樂器的,出專輯之前已經合作寫了 400 多首歌。

總而言之,我看了 Halle 的經歷、聽了她兩姐妹的歌聲之後,覺得迪士尼挑她飾演歌聲動人到連烏蘇拉都要設計偷走的艾莉兒,絕對不是隨隨便便的決定。好吧,歌聲好,有實績,正竄紅,也算是會演戲,但這樣的年輕藝人也不會只有 Halle Bailey 吧!在外型上面就是不過關,因為小美人魚應該是紅髮的白人啊!迪士尼這搞法不就是用「政治正確」搞砸我們的兒時回憶嗎?

這樣想我覺得無可厚非,但我認為與其說是政治正確,其實迪士尼是在商言商,做了更有未來性的選擇跟投資。

翻轉印象反而找到營銷點的迪士尼

在上一個階段,迪士尼卯起來把世界各國的寓言、童話、經典故事拍成動畫,累積自己的版本 IP,這一個階段則是卯起來把這些動畫翻拍真人版。不過「拍成動畫」或「翻拍真人版」這樣的說法也不夠準確,其實不管是動畫化還是真人化,迪士尼都在原本的故事中做了不同程度的「微調」、「擴增」、以及「翻案」,從來就沒有照著原著或原版,而是根據時代氛圍,正向地添加一點自由人文主義的調味料。

《阿拉丁 2019》的選角同樣引發爭議,但本片選角多元融合,執行明確也帶來了好票房。(圖/imdb)

例如兩湯匙的「相信自己、追尋所愛」、一茶匙的「 Nerd 不是魯蛇」、一杓的「失敗不是終點,站起來就好」,跟近十年來加入的「誰說公主一定要王子來拯救」。這些推崇個人主義、另類文化、與女性主義的思維,都是迪士尼精心設計的,份量不能多也不能少,因為迪士尼沒有打算當意識形態的前衛先鋒,幫弱勢雪中送炭,卻樂於看風向給出臨門一腳,博取一點點美名,也藉話題行銷。

但由於其影響力巨大,就算只是加點料、出一腳,對全球觀眾卻也舉足輕重,特別是有小孩子的家庭觀眾。舉例來說,許多人都關注何時會在迪士尼的動畫中出現第一對同志,畢竟之前在《海底總動員 2 Finding Dory》 裡出現幾秒推著娃娃車「好像是」同志伴侶的兩位女性,以及冰雪奇緣裡高唱出櫃神曲 Let it go 的冰雪女王艾莎,都被保守派大驚小怪了,更別提之前在《美女與野獸》真人版裡,加入了來福情不自禁親吻加斯頓的情節,也讓這部電影在一些國家被禁止上映(當然也成為可用的營銷梗)。不管你我支不支持,這些加入的元素都價格不菲,影響動輒數億美金的營收,絕對不只是單純的「政治正確」。

上一階段的迪士尼公主故事大抵不脫「青少女掙脫爸爸的舊世界愛上另一個年輕男人與新世界」,從小美人魚、美女與野獸、阿拉丁、風中奇緣、泰山、木蘭都是這樣,正面來看是「相信自己、追尋所愛」,當然跟過去比起來算是進步,那個時期跟孩子一起去看電影的爸媽,可能都被強制教化「別當古板嚴控孩子的父母,否則孩子會離你而去」這樣的道理。但批判一點來看,上一階段的迪士尼動畫女性依舊主體性不足、不是改變者、(通常)被年輕的肉相吸引(貝兒倒是沒有)、盲目陷入愛情,故事總結束在「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也太不符合現實。

這樣的批判討論持續了很久,迪士尼才如前面所說的,一點一點地跟上。《公主與青蛙》裡的蒂安娜是白手起家、有一身好手藝的餐飲創業者,王子萊文則是游手好閒又欠揍的成年屁孩。《魔髮奇緣》裡的樂佩自己就能保護自己,還能化敵為友,讓外表兇惡的惡棍們向她吐露夢想,男主角費林則是個想裝帥哥卻老是失敗的盜賊。接下來的《冰雪奇緣》跟《海洋奇緣》完全是女力大爆發,冰雪奇緣裡嘲諷公主盲目愛上的情人可能是男蟲,而在海洋奇緣裡男女愛情元素根本就不存在了,姊妹手足之愛與大自然之愛都可以更重要、也更感人。

那麼,如果 1989 年的《小美人魚》告訴我們的是人類與亞人種之間也可以相愛,這樣的愛可以融合兩個世界,30 年後的真人版小美人魚選了一位黑人女孩來飾演艾莉兒,延續這個路線,帶入現代元素,我覺得實在是合理到不行,並沒有一開始感覺到的那麼激進。不少人把電影選角當成 Cosplay,找個最像的就好,但對於擁有 IP 的迪士尼來說,比起符合部分老觀眾陳舊的審美觀,與時俱進掌握時代感更重要。

童話故事之所以雋永,不在於細節符合史實考據,而在於人們能從中找到值得相信的元素。因此尊重原著反而是最沒有說服力的論點,畢竟安徒生可沒有替小美人魚的膚色、髮色、尾巴長度做出限制(倒是有說眼睛跟海一樣藍,肌膚細嫩)。有人說安徒生是 19 世紀的丹麥人,所以小美人魚就該長得像那時的丹麥人,這說法我覺得也不通,因為安徒生的創作整理自許多他從小到大聽過,以及從各國遊歷得來的素材,不只限於當時的丹麥;更何況小美人魚就不是人類啊,包圍所有大陸的海洋王國有各種膚色人種反而比較合理吧。

《水行俠》找來傑森摩莫亞主演,獲得不少正面迴響。(圖/imdb)

要是原著是《冰與火之歌》這類設定細到不行的就算了,既然不是,而且迪士尼 1989 年的版本就恣意改編過了,那麼如此困擾於新艾莉兒的膚色,實在是自尋煩惱啊。倒不是說要對選角完全無感,例如當初在 DC 漫畫中總是金色短髮白人樣貌現身的水行俠,竟然由傑森摩莫亞這個黑長髮蓄鬍混血夏威夷原住民飾演,我也覺得很驚訝,但事實是他撐得住。

黑魔女親醒了睡美人、茉莉公主當上蘇丹,30 年後的小美人魚還必須是為了白人帥哥什麼都可以不要的小美人魚嗎?我想這位黑美人魚會有不一樣的選擇。

順帶一提,你知道其實最近好萊塢有三部小美人魚電影作品跟計畫嗎?除了迪士尼這一部以外,一部去年已經上架到 Netflix,我沒看,據說評價其差無比,飾演美人魚的是 Poppy Drayton,是標準的白皮膚美人。另一部是環球 2014 年就宣布要拍的暗黑版本,原本確認由金髮白皮膚的超殺女克蘿伊·摩蕾茲演出,但後來她不演了,整個計畫也就胎死腹中,狀況不明。要是一個不小心連迪士尼的新小美人魚也是個白人女孩,可以想像會有多麼……重複跟審美疲乏啊。

(圖/imdb)

最後岔個題,我想選角也跟選舉一樣,憲法述說了一個國家的故事架構,而每一次的總統跟國會選舉都是一次重拍再啟動,有的人要求精準翻拍上一個版本,有的人期望拍出更符合現實跟未來的版本,有人想要能發大財的版本,有人想要能進中國市場的版本,有人想要激進的版本……我只能說自己是比較走迪士尼路線的啦。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泛科知識公司知識長。 歡迎造訪我的個人專頁:鄭龜煮碗麵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