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亡命之途》:詩意電影語言遇上犯罪類型的嘗試,製作精美卻只剩空殼

0

作為日資電影、台灣拍攝的《亡命之途》,不但由侯孝賢的合作配樂大師半野喜弘執導,有日本兩位大腕演員妻夫木聰、豐川悅司主演,也有台灣影帝莊凱勛、謝欣穎、黃仲崑和黃遠等參演,對於台灣觀眾來說應該多了一層吸引力,好奇在日本導演鏡頭下台灣風景如何展現,而台日一流卡司間又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電影開頭就沒讓人失望,透過詩意的畫外音與詩意鏡頭的敘事,很明顯地看出這是部試圖用藝術片電影語言去呈現一個經典犯罪片逃亡過程的電影,做得好的地方還有些《殺手情歌》的神韻。開頭試圖用一段麵店的長鏡頭交代出牧野和島之間的複雜關係與不同個性,雖然半野喜弘的長鏡頭算不上有魅力,但在超技演員豐川悅司及優秀的美術場景襯托下,確實還是有營造出某種頹唐的氣氛來,也定義了整部電影。

而在兩人初到台灣市區接受高桑(黃仲崑飾)款待的部分,黑道犯罪類型獨有的氣氛和常見橋段、禍福難料,都有做出來,雖然劇情交代有些不明,但確實成功引起人的興趣,想進一步理解這兩個人為什麼會逃亡或放逐自己,他們究竟做了什麼事情以致於最後不得不在高桑的建議下逃往東部,兩人的過去又會怎麼樣糾纏著他們的逃亡過程?在這點上,莊凱勛角色奇幻式地「纏上」豐川悅司飾演的島先生是很聰明的設計,不但在畫面上、表現手法上都能和心理驚悚的層面相輔相成。

可是全片卻在兩人正式進入東部花蓮的瞬間開始變了調,不曉得是否謝欣穎的偶像劇演法和口條實在和幾位男角差異太大,三人之間理論上應該要顯得複雜精彩的互動和內心戲都變成鄉土劇或偶像劇等級,只能靠同樣精心設計的美術、攝影和花蓮美景撐場,節奏也變得極其鬆散,配樂上的原住民風格色彩也和電影完全搭不上邊,整體而言製作仍然精美,卻完全只剩空殼。

在敘事和節奏整個散架的狀態下,整部電影後半部幾乎要不知所云,最後的結尾雖然仍顯詩意,卻無法完成電影基本故事,只為觀眾留下更多的問號。從前後執行的落差來看,要不是劇本沒完成就開拍,要不就是轉點到花蓮之後在際拍攝執行上遇到很大的困難或意外,導致原本的劇本拍不完或大幅刪減,才會導致這樣的成果,讓整部電影基本上是未完成品,十分可惜。

無論如何,日本電影精緻的製作水平加上台灣美術團隊的用心,在在於《亡命之途》中映照出非常獨特絕美的台灣風景,這點很可以作為未來台灣電影的借鏡。而豐川悅司的個人魅力和演技層次也仍然賦予了島這個角色難得的深度,和妻夫木聰之間的對比尚稱有趣。也許如果女主角換成電影出身的演員(謝欣穎其實也算電影出道,但真的演太多偶像劇了),三個人之間的互動火花會有完全不一樣的結果。

說到登月,你可能先想到阿姆斯壯和阿波羅 11 號太空任務。不過在太空任務的歷史上,還有一次「最成功的失敗」,後來更被拍成一部經典電影,那就是《阿波羅 13 號》。

今年正逢登月 50 週年,就讓我們配著飲料爆米花,一起重溫這部振奮人心的電影,還有精采的映後座談喔!

【重擊觀影會 X PanSci 泛科學】報名連結:https://lihi1.com/auNFH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