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一吻定情》:不適合的選角和改編模式,沒有靈魂的浪漫愛情片

0

《我的少女時代》導演陳玉珊在 2015 年《我的少女時代》於中港台星馬各地皆席捲驚人票房後,這次拿了中國大規模資金和知名 IP《淘氣小親親》(日本漫畫原名,台劇日劇譯為《惡作劇之吻》,中譯為《一吻定情》),在 2019 年情人節檔期推出《一吻定情》,浪漫知名的故事搭配陳玉珊過往擅長戰績,會有大批投資湧入絲毫不奇怪,奇怪的是理論上很簡單的浪漫愛情故事、個性鮮明的男女主角,卻在《一吻定情》中顯得絲毫沒有靈魂,別說粉紅泡泡冒不出來,王大陸演的江直樹和林允演的原湘琴對戲完全沒有火花,完全沒有曬恩愛賣甜甜的 CP 感,兩人本來應該讓人心花怒放或揪心的告白或分手段落,也都顯得聊備一格,完全感受不到這兩人之間從敵視到因為生活點滴的累積牽掛彼此,再因故分離分手後的相思之情,最後的甜蜜結局也就無甚重要了。而其他所有角色都真的是配角中的配角,完全談不上角色塑造,幾乎沒有存在感,就也無法讓人進入戲劇當中。

已經榨成負值的「知名 IP」?不適合的選角和改編模式

台灣觀眾對《惡作劇之吻》這個 IP 應該都不陌生,最初 1996 年柏原崇主演日劇版的《惡作劇之吻》就在台灣火紅過,這次《一吻定情》的行銷還特地請柏原崇背書,可見此版的影響力之鉅。接下來就是 2005 適度在地化的、由鄭元暢和林依晨主演的《惡作劇之吻》了,男女主角分別改名為江直樹和袁湘琴,劇中直樹的高冷形象、林依晨完美詮釋了傻氣可愛的袁湘琴讓本劇大紅,小江夫婦的甜蜜互動至今仍是偶像劇觀眾心目中的經典。兩個大紅的版本之後,既是成就了這個 IP,但也框限了這個 IP,大家多少都已經清楚知道角色形象和劇情走向,珠玉在前,接下來的改編自然會面臨壓力山大的比較和檢視。

2013 年日韓都再次改編了《惡作劇之吻》成劇,但反應平平,也許可以看出這個故事的價值已被消耗得差不多。2015年泰版的《惡作劇之吻》聰明地借用一些基本設定,卻幾乎是全新的改編,不跟著原著走,這才掙出了一定的知名度。2016 年日本也曾嘗試把原著改為電影版,但打出的招牌是有原作者未在原著中曝光的真實橋段,已經是類似粉絲向的 SP 性質,觀眾本來就熟悉故事,來了是為了看「彩蛋」。

事實上多田薰的原著《淘氣小親親》長達 23 集,風靡讀者的關鍵是在看兩個個性迥然不同的男女主角入江直樹和相原琴子如何在各種生活的磨擦和點滴感動中慢慢醞釀出難以割捨的愛情和牽掛,一旦將篇幅大幅縮減到單部電影,本來就難以用時間和生活的積累看出兩人如何墜入愛河,再加上陳玉珊的《一吻定情》版不知是為了致敬台劇還是希望鞏固基本盤觀眾,電影版的劇情和 2005 瞿友寧台劇版的走向幾乎完全一致,甚至連幾個經典場面都有點重現的意味,問題是在連續劇時能夠慢慢舖陳的轉變在電影版中卻想用幾個超簡單過場就直接帶過,完全沒有辦法讓人理解江直樹的轉變。

外加開拍前觀眾就曾議論過王大陸的外型特質相當不適合直樹一角,事實也確實如此。在《我的少女時代》以叛逆活潑性格把魅力發揮的淋漓盡致進而一炮而紅的王大陸,在飾演高冷直樹的時候只能以幾近面無表情的方式和試圖壓抑的口條去詮釋,演出很硬,甚至連口條都變得比原本更差。女主角林允在《美人魚》中的形象也是天真可愛,這次飾演原湘琴時看得出她做足功課,試圖以日漫台劇的誇張風格做出可愛傻氣的形象,但她似乎為此就已自顧不暇,和王大陸完全是各演各的,兩人對戲完全像陌生人一樣,粉紅泡泡和甜蜜感完全付之闕如—這對一部浪漫愛情片來說,根本就是致命傷啊!

限於電影篇幅,原本可能還可以彌補兩人關係轉變舖陳不足的配角如江媽媽、阿金、原爸爸等角色,在電影中幾乎沒有戲份也沒有存在感,雖然邀請到李銘順和鍾麗緹來飾演江家爸媽,既是新鮮組合演技實力也堅強,但在片中的發揮空間極少,也沒能和男女主角發揮化學作用(尤其是李銘順和王大陸,對起戲來也像是平行時空)。而在極其有限的時間內也談不上角色塑造,劇中每個演員的表現方式就像是直接從 2005 版《惡作劇之吻》學習而來,只有看過原劇的人理解這些角色的個性跟為什麼會做出這些事,對新觀眾來說只會一頭霧水,有一搭沒一搭。總之,這是一次失敗的改編,也是部失敗的電影,作為浪漫愛情片,卻連男女主角的愛情故事都說不好,只能說要好好思考本作為何會與《我的少女時代》有如此大的差距。

 

 

 


2019 泛.知識節 要來了!

如果要辦一個台灣影視盛會,那會是什麼樣子?娛樂重擊想把有才華的導演、製作人、台灣OTT平台相關人士找來,再加上特映。今年娛樂重擊想像就即將發生在 泛・知識節。我想藉由一連串與第一線、最有才華的影視工作者的分享,讓聲音被聽到、讓我們藉由溝同找到通往下一步的方向。

這次與會的有以《濁流》入圍多項金鐘、以《紅衣小女孩3》破七千萬票房、善於類型與美式電影語言的導演莊絢維、以《角頭1》創造8000萬票房擅長類型混搭的導演李運傑,台灣繼《雙瞳》《詭絲》之後最正宗恐怖片《屍憶》,也創下 Netflix台劇最高版權金《魂囚西門》的導演謝庭菡。執導《林投姐》、《靈佔》、Line tv年度大戲《靈異街11號》的導演洪子鵬。

再加上質感超驚人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製作人林昱伶,巧克科技新媒體一手打造起來的劉于遜執行長、公視總經理曹文傑女士,以及台灣最特別藏寶無數,以紀錄片類型主攻的giloo 紀實影音的鄧兆旻與施俞如 一起前來分享。外加台灣難能可貴的時代劇《疑霧公堂》特映,外加製作人與編劇一同來分享。

你心動了嗎?快來2019泛知識節:http://bit.ly/2GVAJEX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