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一級玩家》:衝過終點線後的無所適從

0

根據同名科幻小說改編,《一級玩家》透過對於虛擬世界的刻畫,以及一場關係到網路世界未來的寶物爭奪戰,呈現各種對於八零年代流行文化的著迷和再現,冒險過程是驚心動魄而充滿意外,若遊戲盡頭的回報能媲美過程的刺激,相信再訪會更有意義。

純就拍攝來說,《一級玩家》可能是史蒂芬史匹柏近十年來最純粹的娛樂作品,精采絕倫的視覺搭配緊湊但穩健的動作場面,上次有此成就已是《關鍵報告》時期的事情。從開場沒多久的賽車狂飆,到最後各種經典影視角色混戰,電影與電玩/虛擬世界間緊密的連結給了史匹柏恣意揮灑的空間,各種行雲流水的運鏡和舉重若輕的場面調度,則幫助本片不會淪為看完頭痛欲裂的疲勞轟炸,最後一場高潮戲結合動作、笑料、轉折和驚喜加上頗有畫龍點睛效果的致敬,完美展現了如何為動作片作結的藝術。而無論是虛擬中的博物館、舞廳,乃至主角在現實的居住環境,本片在製作上所下的功夫也是相當值得讚許,充滿各種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細節,不難看出讓片中玩家流連忘返的理由。

同時,電影在處理核心謎團,以及關於「綠洲」發明人哈勒代生平故事的時候,也展現出纖細而溫暖的筆觸。雖然並非本片實質上的主角(甚至稱不上是真正的角色),但哈勒代–以及演員馬克勞倫斯–反而在過程中成為全片最有血有肉,最複雜甚至著迷的角色。在眾多關於八零年代通俗文化的指涉和重現裡頭,是哈勒代讓整部電影形成一個完整的個體,也是勞倫斯讓這份對於八零年代的著迷有了意義,片中幾段看似風平浪靜的獨白,反而比畫面上的奇觀更讓人回味,更有魅力。

上述細節之所以重要,在於扣除史匹柏精湛的導戲功力,有些時候《一級玩家》實在是太像遊戲實況轉播,對於玩家來說相當興奮,但對於其他人則是好奇大過興趣。塞克潘的劇本小心翼翼地塑造出哈勒代的內心世界,但對於其他角色,無論主角反派,皆是一視同仁地樣板化(連帶讓過去早已證明演技實力的泰謝里丹 和班曼德森無用武之地),同時比起場景的製作細節,貫穿全片的故事也顯得粗糙空洞,中段的轉折淪為口號而缺乏實際發展,試圖諷刺消費文化與網路成癮問題的片段也是一閃而過,反倒是鋪天蓋地的各種致敬與彩蛋,挑戰觀眾對於八零年代的記憶,也直接挑戰這些內容的意義:符號如麥可傑克森的「驚悚」或《回到未來》的時空車還算是廣為人知,但當各種冷門至極的內容佔去敘事的時間,甚至成為扭轉劇情的關鍵,則電影本身即便充滿樂趣,還是很難不讓人感到些許空虛。

就當現代遊戲主打豐富的世界觀、複雜的地圖,和讓人難以自拔的故事(去年那怎麼玩都玩不完的《薩爾達傳奇》便是個好例子),《一級玩家》做為電影本身也像是片中的八零年代作品:直接、刺激,讓人想一路衝向終點,但過了終點反而有些無所適從。電影或許強調在遊戲之外也要關注現實,只是比起片中現實的淡而無味,可能還是虛擬世界更讓人著迷。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