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雷光夏,談《迴光奏鳴曲》的配樂

0
height440

《迴光奏鳴曲》劇照。(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資深攝影師錢翔執導的首部長片《迴光奏鳴曲》,即一舉拿下本屆台北電影節「最佳劇情長片」及「最佳女主角」兩個重要獎項。劇情描述由陳湘琪飾演的女主角玲子,在面臨女性更年期的無助狀態時,只能封閉在自己的孤單世界,寄情於探戈舞蹈的想像。

導演藉由女性的「迴光」對比男性的「消失」,讓誕生於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探戈與《迴光奏鳴曲》的背景城市台灣高雄,這兩個南北半球的重要港口城市產生莫名的牽連。

雷光夏所擔綱的電影配樂在此片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讓音樂代替語言,宣洩出女主角心中的空虛。欣音樂更特地專訪到雷光夏,一聊從早期的配樂作品《南國再見,南國》到近期《第36個故事》、《迴光奏鳴曲》創作的心路歷程。

1.  您如何看待《迴光奏鳴曲》女主角面對更年期女性的空虛內心與熱情的探戈配樂之間的對比呢?

導演設定女主角透過探戈舞步去釋放內心壓抑的情緒,本來我們也有想過是否整部片都要配上不同的音樂段落,但後來導演決定就讓探戈配樂出現就可以了。我認為這個考慮很有獨到之處,因為這樣可以營造整部電影壓抑的氣氛,直到藉由音樂第一次釋放女主角內心真實的情緒。

而在長期壓抑之後,要找到哪種音樂形式能夠表現這種巨大的對比呢?我覺得在音樂類型當中探戈音樂的確是有先天的優勢屬性,因為探戈最早出現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市的時候,來自於歐洲的移民彼此爭奪地盤或女人時,透過舞蹈的方式表現權力的關係。所以探戈音樂本身就帶有很強烈的張力。我曾去過布宜諾斯艾利斯市,發現跟印象中交際舞的探戈音樂其實是很不同的,它欲拒還迎、接近暴力的邊緣,卻又是一種調情。

因此,舞蹈本身就是對於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有很強烈的吸引跟拉近的作用,女主角從層層束縛,到最後返回到像個小動物一樣本能又熱情的狀態,舞蹈就是用來表達這件事情最好的方式。

2. 《迴光奏鳴曲》與《第36個故事》的配樂都是由您負責擔綱,而這兩部片都是關於都會女性的故事,所以想請問這兩部作品在配樂創作上的想法有何異同呢?

(完整文章請至Taiwan Beats觀看)

採訪、編輯/瓦瓦(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欣音樂,未獲授權請勿轉載)


2019 泛.知識節 要來了!

如果要辦一個台灣影視盛會,那會是什麼樣子?娛樂重擊想把有才華的導演、製作人、台灣OTT平台相關人士找來,再加上特映。今年娛樂重擊想像就即將發生在 泛・知識節。我想藉由一連串與第一線、最有才華的影視工作者的分享,讓聲音被聽到、讓我們藉由溝同找到通往下一步的方向。

這次與會的有以《濁流》入圍多項金鐘、以《紅衣小女孩3》破七千萬票房、善於類型與美式電影語言的導演莊絢維、以《角頭1》創造8000萬票房擅長類型混搭的導演李運傑,台灣繼《雙瞳》《詭絲》之後最正宗恐怖片《屍憶》,也創下 Netflix台劇最高版權金《魂囚西門》的導演謝庭菡。執導《林投姐》、《靈佔》、Line tv年度大戲《靈異街11號》的導演洪子鵬。

再加上質感超驚人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製作人林昱伶,巧克科技新媒體一手打造起來的劉于遜執行長、公視總經理曹文傑女士,以及台灣最特別藏寶無數,以紀錄片類型主攻的giloo 紀實影音的鄧兆旻與施俞如 一起前來分享。外加台灣難能可貴的時代劇《疑霧公堂》特映,外加製作人與編劇一同來分享。

你心動了嗎?快來2019泛知識節:http://bit.ly/2GVAJEX

 

關於作者

欣音樂

音樂是一種信仰,在音樂的世界裡沒有教條,沒有規章。 唯一的教義是:Music makes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In Music, We Trust!

訂閱
最新訊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