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擊短訪/美昇影業:「我們行銷的是溫度」

0
美昇

(由左至右)分別是小老闆Edward、負責選片的總監Han、媒體公關Wen及媒體企劃Almasy。

電影產業主要分為製作、發行、映演,台灣的發行公司從最初美商八大家,經過不斷整併,以及獨立發行商的加入,成為百家爭鳴之地,2013年成立的美昇影業,異軍突起陸續發行一系列口碑好片,也從發行商轉身打出品牌,它與一般的發行商究竟有什麼不同?

「有口皆碑 就屬美昇」的夢想

跳脫台灣發行商套路,美昇試圖做更多不同嘗試,Edward說:「美昇從成立到現在,常以實驗性質的心態做事,我們希望能透過不一樣的異業合作、網路科技、社群媒體等,最大化品牌效益及行銷手法,我們花很多時間編輯部落格及經營整體風格,也努力在粉絲團上與粉絲互動。」

「大的發行商主要是替電影打廣告,而非替發行公司本身做宣傳,不過美昇的理念是把公司品牌打出來,用品牌帶領電影。」

美昇資本不大,因此為了樹立特有且統一的風格,從選片開始就清楚界定方向,且多屬文青類的劇情片。負責選片的Han說:「選片標準大概就是比較重要和具議題性的電影,一方面希望選片風格統一,另一方面也希望在美學、視覺風格、議題上有所創新。」

乍聽之下沒什麼,但這需要耗費許多心力觀察國際影壇動態,最重要要有精準不失趣味的眼光。美昇的片子都頗獲好評,未來更進一步的企圖則是花更多力氣,將看起來沒那麼好吸收的片子推向大眾。Han提到:「目前美昇還是藝術電影為主,我們會掌握這一部分觀眾喜歡的東西,但是慢慢做一些改變,未來可能會挑一些大明星演的片子,或是奪得奧斯卡聲望很高的,希望能從小處發聲,將市場擴大。」

有一種挑戰值得堅持

Edward說:「美昇現在經營的小眾市場其實有機會擴大,當然塑造這樣的品味是個挑戰,但我們想堅持。」

負責經營部落格及粉絲團的Wen則說:「我們嘗試寫一些主題文章,例如片單、專題或與時事結合的東西,美昇的觀眾是會花時間去看這些東西的,而這也會變成一種溝通管道。有時候我們也會玩遊戲,最有趣的一次是玩《肌膚之侵》的影像接龍,一開始以為大家會很冷淡,但發現反應還不錯。」

但觀眾口味永遠多變難捉摸,美昇也曾有幾部電影跟預料反應落差極大,跌破眾人眼鏡。Han說:「這兩三年的台灣電影市場變動很大。最出乎意料大概就是《噢!柏林男孩》,當時只是覺得很適合美昇,做做看好了,沒想到反應這麼好;《咎愛》有奧斯卡外語片導演加持,全球市場反應也都很不錯,結果票房反而還好。」

戲院以外的電影人生

不過讓電影發行商頭痛的,除了觀眾,還有戲院。

與戲院喬檔期、安排上映時間不容易,發行商找不到戲院就像寫完稿子卻沒有網路將稿件送出,因此彼此磨合十分重要。「很自然的事實就是,很多決策權力來自於戲院,這是自然生態裡必然的挫折,但也是一個好的挑戰,以小片商來講,因為需要分擔風險,盡量不要把所有營利都壓在戲院,因此我們逼自己嘗試各種營運方式。」Edward說,「不過台灣在網路上看電影這件事,一直以來都不太成功,所以我們一直在思考還有哪些其他管道?甚至考慮是不是自己開戲院好了。」

開戲院需要龐大資本,現階段暫時屬於玩笑話,但由此可見美昇突破上映管道的心情急切。負責媒體企劃的Almasy說:「異業結盟是我們現在很常做的,其他品牌覺得你好像是質感保證,就會願意合作,例如第一年我們找了Bobbi Brown,交換曝光、周邊商品等,大家資源有限,但結盟概念每次都愈談愈大,如果以品牌長期做下去,有時候會想能不能變成一種娛樂生活經紀的感覺?就是說你的休閒生活全交給我,美昇負責推薦你一定會喜歡的表演、食物、用品等等,我們會開玩笑說是品味行銷,因為你認同、信任我們的品味,願意由我們代你篩選。」

10152441_259083944278692_2712430926117659226_n

美昇與Bobbi Brown的合作(圖片來源:Maison Facebook)

品味行銷需要時間見效,但美昇在異業結盟方面已經小有成果,「之前發行《她和她的小鬼們》,我們當時找玉兔鉛筆學校,它是試圖走向文創品牌的台灣老字號,本來玉兔老闆覺得他們跟電影好像很遙遠,我們就試圖跟他溝通,跟他解釋這部片是一個小朋友,然後所有人第一次寫字的記憶都是鉛筆開始等等,老實說在操作上大家會存疑,因為玉兔沒有很大資產。」Almasy說,「但為什麼會找他們?因為我們認為結盟就是你幫我我幫你,是彼此導向的東西。商業感不會那麼強烈,我們行銷的,可能是一種溫度的感覺吧!」

 

關於作者

Punchline 實習編輯,現為台灣政治大學傳播研究所研究生。 除了睡覺外,迷戀音樂、電影、電影院,人生死穴是數學,有任何大小批評指教意見都歡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