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你一定要趕快去看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的六個原因

1
20141002_152434

TIDF節目統籌林木材(對不起他其實是個瘦子我們拍得不好⋯⋯)

文/娛樂重擊編輯部

一、因為可以測試體力與集中力的極限!

本次會播放克勞德朗茲曼(Claude Lanzmann)的《Shoah》(浩劫)。全片長達566分鐘--各位觀眾!沒有錯!並沒有多打一個五或多打一個六,就是五!百!五!十!六!分!鐘!

克勞德朗茲曼以 11年時間走訪14國,對前納粹成員、證人、倖存者做了大量的口述紀錄與採訪,是非常驚人的鉅作。挑戰者請準備好飲水與乾糧!(還好放映中有三次休息時間可以上廁所),此外,克勞德朗茲曼非常有愛,這次也特地來台擔任評審團主席。

(據看過的人表示影片非常好看,9.5小時咻一下就過去了不要怕!但腰椎不夠力的觀眾,還是記得帶個靠枕吧⋯⋯)

Medipaq-3D-Mesh-Orthopedic-Memory-Foam-Lumbar-Support-Cushion-With-Air-Circulation-Reduce-Back-Ache-Improve-Posture-BLACK-0

(是也不用帶這麼多個)

二、不過如果你的膀胱或腰骨都不夠軟Q也沒關係喔⋯⋯

除了像《浩劫》這樣的重量長片,這次還有個很有趣的專題,叫「比紀錄片還陌生」:「本單元集合了多部難以被定義的短片,皆以獨樹一格的方式,呈現人們身在當代的各種處境,挑戰紀錄片的原初定義與慣有語法。」其中最短的作品三分鐘,最長約三十分鐘,爽口、清脆、快狠準。例如有錄像藝術家袁廣鳴《佔領第561小時》,經過現場學生的同意,袁廣鳴架上攝影機高空掃描太陽花學運立院內撤場前夕場景;或是阿根廷嘉年華皇后《皇后夢工廠》,11歲的女童濃妝戴上選美后冠,微笑時嘴角的角度真是情比金堅啊⋯⋯這次臺北國際紀錄片影展的節目統籌林木材說:

「裡面有一部《馬德里獨白》,全片都用Google Map拍,這東西就跟我們以前接觸的紀錄片很不一樣,這部片在講導演離開他家鄉,有一天他很想家,可是他又沒辦法回去,只好打開Google Map去看他的街景圖,全片都沒有實拍,他只要按click,畫面就會變動,甚至他看到被打馬賽克的人臉,他都可以認出來說那是誰,然後他就開始講家鄉的故事,你說這是紀錄片嗎?是啊,Google Map幫他記錄了某些事,然後他按Click就有點像是剪接,鏡頭會動,所有一切這樣就完成了,非常挑戰我們對形式的理解。」

三、而且有重量級導演小川紳介(1935 – 1992)的大專題啊~(正經貌)

file14

《三里塚-第二堡壘的人們》

「小川紳介的電影可說是世界電影圈中最知名,但又最難看到的系列,只有一部無字幕的作品可在坊間購得。在國際間,每次小川電影的公開播映都一票難求。」--策展人馬克諾恩斯。

「我們要做小川紳介專題已經想很久了,」林木材解釋,「小川紳介有二十部電影,要怎麼選?哪些比較重要的要怎麼包裝它?最後確定小川紳介這東西要叫『運動影像』,跟社會運動還有抗爭有關,挑完片子,沒想到台灣三月就爆發太陽花運動,我認為小川紳介系列對台灣思考社會、電影或政治這些人有很大的幫助。」

「小川紳介這次來十一部,有兩部最重要:一部叫《三里塚.第二堡壘的人們》,是拍攝1968年開始的反成田機場抗爭事件,那個片子基本上是記錄農民跟警方之間很大規模的暴力衝突,片中的母親用鍊子把自己跟孩子綁在樹上,然後開始丟石頭、用盾牌,警方也開始攻擊,其實那個張力非常非常強,在我看來這根本是戰爭,但戰爭之外,你會發現小川紳介很貼近農民,甚至站在比農民更前面去拍攝國家暴力的樣子,站在第一線,我看的時候蠻震驚的。」

「這部片的下一部叫做《三里塚.邊田部落》,邊田部落是當時抗爭最激烈的地方,也是那幾個村子中最團結的地方,有幾個青年都被抓走了,村子裡必須籌錢把他們贖回來,影片就在講這個抗爭對村子裡的人際關係,對每個家庭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其中有個青年是當時抗爭隊的領袖,他可能很沮喪或很激烈,他在自殺前留下一封遺書,上面說你們活著的人要繼續為這件事抗爭等等,這部片講很多那些農民內心很多不會被碰觸到的事情,因為一般抗爭都是講輸或贏,對或錯,但這部片講得更複雜,講他們該如何做人,有贊成派跟反對派,他們之間的關係是什麼。

四、何況紀錄片真的不像你想像那麼無聊那麼悶

「這次我們挑的影片都比較容易看,比較通俗,這些導演都會去現場,如果你參與對談,會是一個很完整的觀影經驗,這是一個很好的交流機會,影片單元我建議去看艾倫柏林納,他的片子在敘事方面蠻主流的,而且很清楚,只是他在形式上做很多變化,例如他會用資料影片去串連跟拼貼,可是你看那個影像,你會發現跟你一般看的紀錄片不太一樣,他讓你對紀錄片會有很多新的想像,也不沉重,我覺得是很好的入口。」

時光台灣單元也是,因為挑出來都很荒謬或很搞笑,我覺得台灣觀眾對於老電影或比較逗趣的東西會比較有興趣,這部分也是免費入場,我們希望讓觀眾走過來,紀錄片並不是都那麼沉重。」

1_39

時光台灣單元的老宣導片:《食物與營養》(1958 / 台灣 / 24min)

「我以前就對舊電影很有興趣,我希望可以用影展規畫一個單元,我當時第一個想法是想做1949年之後的紀錄片史,試著去找那時代的紀錄片來看,然後我可能看了兩百多部,先看標題,看了很多後發現幾個共通點,像是農業、農業改良、衛生、養豬等,但我發現我沒有歷史概念去解讀這些片,於是開始去問研究台灣歷史或那個時代的朋友,他們就跟我解釋為什麼要拍這個。」

「最後勾勒出來就是1951~1965的美援時代,抓到這脈絡後,我就想透過這個企畫讓台灣人重新去思考他的歷史是什麼,雖然紀錄片跟真實很有關係,但這些片以宣傳為主,在當時基本上不真實,可是現在經過四五十年,你再去看,會發現這些影片的確顯示當時真實的生活,也就是說你用現代眼光的確可以去解構這些電影,我覺得它會讓影展變得更有層次。」

「我們在活動上做了許多包裝,像在『咖啡時光』的場次,你的名字裡只要有同一個字就可以免費去看,或是艾倫柏林納有部片講失眠,你去看我們就送你咖啡,我們想讓觀眾感受到跟以前不一樣的紀錄片宣傳。」

「其實我們在策劃時主要思考的還是,第一個是台灣紀錄片發展到這個階段,引進什麼東西來會對大家有幫助?第二個是考量到台灣觀眾過去能接收的片是什麼樣子?我們怎麼給他新的想法跟刺激。」

五、其實這也是你可以了解檯面下中國的好機會

八月份,中國才發生北京獨立影像展被當局封殺的事件,讓中國的獨立紀錄片越來越難找到播放平台,但這次TIDF與北京獨立影像展、中國獨立影像展等獨立影展合作,囊括中國近十年來生猛精彩的獨立紀錄片,並將主題名稱取為「敬!CHINA 獨立紀錄片焦點」。也就是說,如果你在TIDF沒看,很難有別的機會看到了!

中國紀錄片很複雜在於分成檯面上跟檯面下,獨立紀錄片就屬於檯面下,經常被打壓影響播出,而台灣在華人世界中有其獨特位置,相對民主跟自由,要放什麼片型都行。也因為台灣與中國的複雜關係,讓許多人不願意去理解中國,這些影片能幫助觀眾了解真正的中國長什麼樣子。」

「第二個原因是因為這些獨立紀錄片的創作都很生猛,議題非常自由,不只關心政治議題,還有社會、民主跟自我,這些豐富的程度與我們看台灣紀錄片的經驗不同,就像是在看另一個世界的紀錄片一樣,因此引進中國紀錄片除了能增加影展的多樣性外,也可以讓台灣變成華人紀錄片的重要平台。

六、而且節目統籌甚至都幫你選好片子了啊~

也因此,本屆TIDF眾多作品中,林木材特別推薦了這部《上訪》:

《上訪》

《上訪》

「所以我推薦大家去看這次的中國紀錄片《上訪》,上訪的意思是攔轎申冤,上京,全中國受委屈的人只有一個地方可以申冤,就叫做上訪區,這個上訪區只在北京有,於是全中國受委屈的人都排隊在準備去申訴。因為人太多了,以致於上訪區前面就住了很多人,形成一個村子,叫上訪村。

「這邊的人都是搭帳篷,導演拍攝這個議題十二年,他追蹤好幾個人,想知道為什麼這些人要捨棄性命、拋家棄子或是帶著很小的小孩就開始住在那邊鍥而不捨要上訪?這個冤屈背後到底是什麼原因?」

「他花十二年拍,拍了這個五個小時的片子,你會看到小朋友從三歲開始上訪,現在十五歲了,有一天他媽媽去上訪,他留在家裡,他突然跟導演說,我媽媽去上訪了,我經歷了十幾年上訪的生活,我不想再這麼過下去了,那我這邊有一封信,那小孩就拿給導演,請導演轉交給他媽媽,然後他就走了。」

「這導演不知道該怎麼辦,那孩子就跟著男朋友走了,過沒多久這個媽媽回來,因為這是別人的寄託,導演還是把信交給媽媽,這個媽媽有點無法接受,歇斯底里就瀕臨瘋狂。我看到那一刻就覺得,啊,如果是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這種事。」

影展小故事:也曾邀過高達跟荷索

克勞德朗茲曼

克勞德朗茲曼

至於最早提到的,克勞德朗茲曼居然願意以89歲高齡,全程來台灣參加影展,背後⋯⋯其實一點也不曲折XD

大導演意外地豪爽又乾脆,林木材說:「我在去年發現《浩劫》居然有續集《浩劫:未竟審判》,想說若能將兩部一起播放,肯定很棒,但克勞德朗茲曼肯定非常忙,而我們在之前已先邀過高達荷索,都被拒絕,我本來覺得邀請朗茲曼也會被拒絕吧,還是算了。不過我們團隊不死心,一直要我寄信,我只好不抱任何期待寫信邀約,沒想到他馬上回信說好!就這樣,他成為今年影展最大的亮點。」(老先生真的有愛啊有愛啊~)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