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雅喆專欄/光與影

0
photo credit: Luis Miguel Braga via photopin cc

photo credit: Luis Miguel Braga via photopin cc

老張大半輩子都在片場中度過,眼看徒子徒孫都已是各有山頭的燈光師,電影也從他剛進這行時片廠制拍的「軍教宣傳片」,轉到百花齊放的現在,不只電影內容反映了社會的狀況,觀眾看不到的片場階級也反映了社會的潮流。

午餐過後等了三個半小時,他看到日頭有點斜,於是叫助理再將遮光的黑旗板撤掉。助理正在動作,女星晃漾著踩高跟鞋走進來,帶著笑意喊聲大家好。他一眼瞥見經紀人鐵著張臉對執行導演。

他聽說過這明星的規矩是,所有工作都就緒她才進片場。她不想浪費一丁點時間,這是效率,這是工作。

執行導演陪著笑臉說都好了都好了,只是調整一下而已。

老張揮揮手,叫徒弟不要調光了。

「人來了,光不要動啦!」他沒說的是,臉黑了也是你家的事。當初導演堅持要他一起跨海來拍片,他說他年紀大了不好到外地工作,但老搭檔導演千求萬求,也就只好開始像個社會新鮮人重頭適應新的環境,如今卻覺得在褻瀆自己多年的工作信念:讓每一張好看的的臉變得更美麗。可是現在總因為各種鳥事讓自己陷入更灰暗的情境。

專門照料明星通告的「明星導演」走去向經紀人低語了幾句,這是種手段他知道,大概是先下手為強對經紀人說導演因為明星今天遲到過頭的事情有些不滿,經紀人沒聽他說完,馬上一個箭步向前跟導演解釋,「晴兒今天踏出酒店時身體就不舒服⋯⋯」導演依舊笑容滿面沒事人一樣地和女明星說起戲來。

他想起這導演的師傅怎麼對付那些遲到的明星:那時是台灣軍教片盛行的年代,某個男明星遲到了一小時,老導演也不動氣,找了人先幫男明星走了位對好了光,一一看著片場裡的每項工作就緒後,大家就沉默地等著。

老導演露出笑容時通常就是暴風雨的前兆,男明星終於匆匆走了進來,馬上走到導演旁邊開口道歉:「報告導演⋯⋯」演字都還沒說完,老導演起身比比手錶,喊了聲:關燈!收工!

於是片場一下子就陷入黑暗中,工作人員各自收拾器材。

那男明星此後再也不曾遲到過,幾十年後領終身成就獎時各大媒體還稱他是片場裡的公務員準時又敬業。

行禮如儀,大夥兒等候三小時半這事好像沒發生過,女明星試走了一回,導演不刁難她反而是讓對戲的男二改了語氣;正式開始時,男二用了與排戲時不同的方法演出了,女明星淡然維持原先設定沒有改變,像是機器一樣依照軌道進行下去。

整場對話戲猶如雞同鴨講。難看極了。

導演喊卡,沒說好,沒說不好,在監視器前看著回放的影像。

服化妝蜂擁上去幫女明星補妝,經紀人湊過去監視器旁看了看,不太高興,又去女明星那兒低語了幾句。女明星丟下還在拉扯她頭髮的服化妝逕自走到導演身邊:「導演,再給我一次機會,我覺得剛剛的表演⋯⋯」

執行導演過來跟老張說了,要調整一下光,女明星的臉半邊黑不好看。

老張放大了聲量:「三個小時前的陽光剛剛好連燈都不用打啊!」

大家都聽見了,不過聽懂的有幾人呢?

女明星是聰明的,走來老張身邊,謝謝張師傅的幫忙。

戲也像樣多了,算是對男二的表演做出了互動。

一會兒喊卡之後,導演組低聲商量了很久。女明星風風火火地走回去休息室。這狀況是要拍不拍?

執行導演走過來跟他致歉,衣服弄錯了不連戲,原來是女明星定裝時堅持穿某件自己的愛牌,今天卻帶錯衣服了。

那拍還是不拍?還是將錯就錯?

天黑了,先放飯吧,導演製片明星一夥人上VIP桌去了,有人喚他。老張不理,拿了一般工作人員的盒飯蹲到角落去。

徒弟拿了個蘋果箱來給老張坐,盒飯難吃極了。執行導演又從VIP桌來請他上桌,導演說那兒飯菜口味比較適合台灣人,老張得要吃飽些才有力氣工作。

老張搖搖頭,要他帶話給導演,謝了,吃的習慣,不餓。

點了根菸,在黑暗中,他始終想不明白自己的壞脾氣。「憑什麼大家不能吃一樣的飯菜,不都說人人平等嗎?」那個正在陪明星、製片喝酒的導演,年輕時好像曾經這樣問過他。

關於作者

楊雅喆

楊雅喆,電影導演、編劇,作品包括《囧男孩》、《10+10》(〈唱歌男孩〉)、 《女朋友。男朋友》等,曾獲台北電影獎劇情長片最佳導演獎,以及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編導提名,亞太影展最佳編劇提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