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國富及工夫影業(上):在「匠人」氣息中找回對電影的熱情

0

本土出身透過國際合作走出台灣跨足兩岸三地,知名影人陳國富的從影歷程,可以說是華人商業電影市場發展的一個代表和縮影。知名電影製片人、導演兼編劇的陳國富和演員周迅、陳坤,於 10 月 19 日宣布共同創辦了「山下學堂」,以「為了分享、再創造」作為開辦學堂的理念,針對表演開設了三個教學課程,包括新人班、職業演員進階班和高階的大師班。

從那個又近又遠的陳國富與工夫影業談起

以編導、監製在華語電影圈享有盛名的陳國富,這一年除了拍電影,開啟了很多新的嘗試,辦學之外,首先是今年4月20日由騰訊影業在年度發佈會中宣布,CEO 兼集團副總裁程武將出任陳國富於 2013 年成立的工夫影業的董事,並宣布已經入股 15%,未來雙方會就 IP 內容的影視化、原創作品的開發等,進行全面合作,騰訊集團透過「閱文」,擁有包括「起點中文網」這個中國最大和其他眾多的網文網站,日前於香港股票上市,開盤就大漲 100%,雙方的合作肯定是強強聯手,首部合作的電影《二代妖精》也即將在年底上映。

工夫影業除了和騰訊,也和愛奇藝合作,於今年暑假推出由網文作家「天下霸唱」小說改編的超級網劇《河神》,電影製作出身的高品質,讓這檔戲收穫了很高的評價和點閱率,也很快宣布第二季明年續拍,除了《河神》,從電影《二代妖精》劇情延伸出來的《動物管理局》,也在今秋愛奇藝的年度發佈會宣布開拍,加上要和優酷合作的大 IP《藏地密碼》,除了引進互聯網資金合拍電影外,常態製作網劇也成為工夫影業新開發的業務項目, 中國互聯網三巨頭 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旗下的影視製作和視頻網站,工夫影業一網打盡,各別開啟了具體合作的項目。

此外,陳國富也獨具慧眼的投資了國內因製作《紅衣小女孩》《麻醉風暴》近年聲名鵲起的瀚草影視,可見得他看人才的慧眼和拍電影一樣傑出,說他是華人電影圈對兩岸三地都有極其深遠影響力的電影人絕對是當之無愧。陳國富從 1990 年在台灣開始拍片,到 2004 年將事業擴大到兩岸三地,2006 年起和華誼兄弟合作,製作了一系列口碑、票房兼具的商業大片,直到 2013 年成立自己的公司工夫影業。成立公司後仍繼續和華誼保持合作,未來三年預計開拍五部電影,打頭陣的是由徐克執導、趙又廷等主演的系列第三部電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日前也在北京宣布將於 2018 暑期上映。

開學堂培育演員、拍網劇、開發 IP、和互聯網攜手合作…,看得出來工夫影業在整個中國影視發展的浪潮上,佔據了一個不容被忽視的地位,一個優秀的製作團隊在一個高度成長的市場上拼搏,一定有許多值得產業分享的經驗。

陳國富:創業是為了讓自己有家可歸

七月下旬,在一個因為前晚下雨讓北京暑氣略消的午後,拜訪位於 UCP 恒通國際創新園,一個類似台灣松菸、華山但規模更大,由傳產工業廠房改建成的文創園區,一座被命名為「中國電影導演中心」的樓層,位於 C9A 座的工夫影業,樓上樓下的鄰居還包括了中國電影導演協會,導演馮小剛、李少紅的工作室,和一些知名的影視製作公司。

《風聲》之後還會再當導演嗎?陳國富很肯定的答:「會」,因為電影作品就像是導演的孩子,他還是一個想繼續擁有自己孩子的導演,當監製是幫別人助產和教育小孩,有時候也會想像一個全部屬於自己的小孩該是什麼模樣。至於當監製和當導演有什麼差別呢?當監製到了某個程度還是要把臍帶剪斷,因為電影有他自己的父母,這時候也會痛苦,因為你有主觀覺得小孩應該怎樣教育或穿成怎樣或怎樣被餵養的想像,但他父母的想法不一定相同,這時候就一定要割捨,一開始要把他當成自己的小孩,時候到了又要能割捨,關鍵在於情感的拿捏,當監製需要更刻意的理性,至於自己當導演,拍戲向來都沒有監製,所以自覺當導演不是那麼成功。

一部電影動用那麼多資源、人力為一個導演的想法服務,有時候真的需要能夠提醒自己、可以商量的人,因為電影涉及的技術、工藝的環節實在太複雜,不像創作一首歌、寫一首詩、畫一幅畫可以獨立完成,電影或說整個影視製作是高度工業化的,要調動龐大的資源,完成複雜的工藝,一個導演有時候會不自覺的被現況捲進去,每天可能都在處理一些像今天能拍幾個小時,演員臉上突然長了顆青春痘,或是要拍晴天結果下雨了怎麼辦之類的事,很多的不可預期會把人捲進去,捲進去一個忘了最初為什麼要拍的情境,所以有團隊、有監製、有一個 partner 會有好處,因為他沒有水深火熱深陷其中,他可以客觀的提醒你回到初心。

當導演和監製很不一樣,那和別人合作與自己當老闆又有什麼不同?

以前覺得自己是不會選擇創業,因為性格被動又念舊,後來因為一些客觀因素,身邊許多一起作電影超過十年的工作夥伴,他們會希望「有家可歸」,大家為什麼不一起弄一個「家」,成「家」時想的也不是創業,而是總要有一個地方能讓大家聚在一起,和從台灣一起來的張家魯、程孝澤之外,還有中國大陸這邊的夥伴,大部分的案子因為都在這邊完成,大家合作久了、形成默契、成為團隊,就希望什麼作品都能一起完成,尤其電影是一個需要團隊合作的工作,於是成立了「工夫影業」(2013),雖說是「公司」,對陳國富來說又不太像一門真正的生意( business)。

這些年互聯網尤其是領頭的三巨頭 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從各個領域水平或垂直介入影視產業,今年四月騰訊宣布入股工夫影業並展開項目合作,怎麼看網路業和傳統的影視產業攜手?

陳國富說,自己比較老派並不了解互聯網,接觸也不多,和網路的關係就和一般網民差不多,就是收郵件、上網瀏覽新聞,對 BAT 也不瞭解,內心一直有種隔絕感,覺得拍電影的自己更像是個「匠人」,一直做自己熟悉的東西,其實可以不用和新科技、新勢力打交道,原本就想一直這麼安於現狀,後來接觸才發現,其實並沒有那麼大的隔閡,他們可能比傳統的影視行業投入更龐大的人力資源,說他們強勢實際上也談不上,畢竟這個行業是有一個工藝的門坎,不是有錢就能取代或跨越,也不是你擁有多少會員數,就一定都會買單你的作品,能夠獨攬或霸佔收視。

這也更符合電影工業的歷史演進,符合自己對這個演進的理解,譬如八零年代的日本國力是非常強大的,在全球不論是商業或是工業的發展模式,甚至娛樂業都很強勢,但龐大的資本仍然伸不進電影圈,也試著想要投資龐大的商業製作進軍國際,但都沒有成功,最後也只好買進好萊塢的內容(1989 年 SONY 併購了哥倫比亞的電影和音樂部門),這也只得到商業上的成功,並不能真正左右電影內容的產出。

電影工藝的背後還有人文,需要文化積累,不是有錢有資本就能讓工匠們臣服,所以基於自己對互聯網產業的不熟悉,以及從媒體歷史發展中理解資本並不能取代工藝,所以面對前幾年互聯網大舉進入產業的熱潮時,選擇旁觀而沒有接近,看「騰訊」就和看其他所有的資金是一樣的,目前拍戲也和愛奇藝(百度)、優酷(阿里集團)都有合作,並不會侷限只和騰訊合作,這也是中國比較特別的現象,門戶之間雖然會有一些競爭,但因為整個產業的餅實在夠大,沒有一家可以獨佔,大家也就比較不那麼小心眼,跨門戶亦競亦合的現況也很普遍。

中國電影一大串出品人,但在中國拍電影資金真的不是問題嗎?

前兩年是的,但今年因為票房回落市場變得嚴峻,而資金是會隨著現況而改變,市場也許幾個月就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比起前兩年今年顯得特別辛苦,但這才是正常的市場,以前那種暴發戶式的市場熱潮才是不正常的,不只拍片的資金瘋狂,電影的賣座也顯得很不理智,觀眾並不太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進戲院看電影,為什麼看了這部沒看那部,現在覺得觀眾反而是明白了,票房回落後,賣得好和賣不好的電影,原因都更清楚了,回顧過去主要市場的電影發展歷史,幾乎都走過相同的歷程。

談到了前年擔任了金馬獎評審團主席,這些年也看盡了兩岸電影的消長,對台灣的電影有什麼看法與建言?陳國富表示,市場一直在變化,三年前大家有一度很樂觀,因為有一些賣座的電影在市場出現,有台幣一億多、兩億多票房的電影出現,但自己通常不會跟著個別的現象波動,因為市場的背後還是有個不變的規則,雖然自己也不能簡單的就總結這個規則,但如果有一部電影賣得非常好而自己看不懂「為什麼賣得好」,也不會因此就改變自己拍片的規則,看起來雖然老派而傳統,但做自己熟悉而且只能做自己熟悉的是很重要的,所以台灣當時出現幾部賣座電影時,不是看好市場的未來反而是等著回歸理性。

理性是什麼?理性就是市場規模就是這麼大,觀眾的數量就是這麼多,然後休閒娛樂的方式選擇又是這麼多元,什麼樣的條件會讓你非進電影院不可, 各式各樣的娛樂選擇變多了,即便是好萊塢也都受到很大的衝擊,環境的條件就會刷掉很多作品,小市場會更挑觀眾,每個作品出來的話題性、娛樂性,也許還牽動到天氣、景氣、當時的社會氣氛、心理狀態都會有關連,就會回歸到一個市場該有的正常體量,至於兩岸之間的交流合作,更是非娛樂的因素可以左右,相信台灣未來還是時不時的會出現「爆款」的作品,這在任何地方都是很正常的現象,但始終不會構成一個工業化的常態。

此外,能吸引觀眾走進電影院的片子,也越來越明顯偏向視覺效果,如果你在中國生活,就能感受到這裡空氣中瀰漫的氣味,為什麼要看電影?特別是三四線的城市,進城看場電影仍然不是一件方便的娛樂,不像在台北拐個彎轉角就有多廳影院可以選擇,進戲院既然沒那麼容易,就必須要有一種特別去感受劇場氛圍的力量,以 3D 為主的放映也很可以理解,因為在家裡看電視無法感受到,戴上眼鏡獨有身歷其境的視覺效果,加上票價比較高,對於衝票房的片商、發行商來說,有條件製作 3D 就不會甘於只做 2D,中國這種 3D 為主的觀影習慣,是獨屬於中國的地方特色,就像去印度看個三小時的歌舞片是一樣的。

因應時代的改變,好萊塢有些創作者即便在電影這個表現形式中失去了舞台,仍舊能在其他如美劇的製作中,重新找到創作者的滿足感,每個市場都該努力去找到自己最適合的產品,台灣目前看起來仍然有些迷茫,因為大家把對環境的挫折感都發洩在一些奇怪的地方,經濟狀況不好、基本工資調升無望,未來對年輕人是非常嚴酷的,有焦慮有挫折感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發洩的方式到底該選擇什麼?一件小事突然就讓大家 high 了起來,扔出石頭…但也許抓錯了重心,把挫折用義和團式的情緒發洩,覺得只要唸起咒來就刀槍不入…(沒有再說下去,但能感受那股語重心長的情感…也期望我們終將能減少迷惘並找到方向。)

在「匠人」氣息中找回對電影的熱情

擁有七百多平方公尺,樓中樓的兩層建築,四十名員工,二樓臨窗一排是公司的核心成員,包括總經理陶昆:2006 年陳國富進入華誼任職總監製的第一部電影《心中有鬼》就是陶昆擔任製片,目前是工夫影業的製作總監,第二位是張家魯,跟陳國富的時間更長,是他北藝大的學生,2004 年被推薦加入馮小剛《天下無賊》的編劇工作,兩年後憑本片拿到金馬最佳改編劇本獎,目前擔任工夫影業的創作總監。

由肖洋執導、陳國富監製的奇幻喜劇《二代妖精》將於 2017年 12月 29 日於中國上映。

再過去是監製汪啟南的辦公室,主要負責網劇,再過去是肖洋的辦公室,執導工夫影業真正意義上第一部自製、發行的創業作品《少年班》(2015),剪輯師出身的他,擔任陳國富監製、馮小剛導演的《非誠勿擾 1/2》、烏爾善執導的《畫皮 2》,還有陳國富當導演的《風聲》的剪輯,少年班後的第二部電影是《二代妖精》。然後是程孝澤的辦公室,陳國富北藝大的學生,執導《渺渺》、《近在咫尺的愛戀》和編寫多部劇本,最後一間就是陳國富的個人辦公室。

工作行程繁忙的陳國富雖然只接受了短時間的採訪,但為了讓我更理解整個工夫影業,安排整個下午和不同工作領域的工夫夥伴們,做了一個深度的體驗式採訪,最終選擇了流水帳式的採訪紀錄,希望能帶著關心電影的讀者們,一起深入了解這個充滿「匠人」氣息,走過兩岸三地多年來的產業起伏,仍然站在影視製作產業浪頭前端的團隊。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