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串瑣碎的梗和笑點組成的活動「小喜利」:看堂本剛怎麼用「幽默力」翻轉粉絲寂寞!

0

文/費雯麗

入場時,所有的觀眾都會獲得一份紀念貼紙與問卷,問卷回答完後便投入箱中,越有趣的答案就越有機會被堂本剛念到

「當我站上大舞台的那個時刻,請大家不要哭,用笑容迎接我。」堂本剛這麼說著。當總是帶給人光芒的偶像,自己遇上了難解的突發狀況,該怎麼做呢?靜養、休息是最理所當然也最重要的事,但也有一種類型的明星,會盡其所能、以任何形式來削減粉絲的不安,傑尼斯偶像團體 KinKi Kids 的堂本剛就屬於後者。10 月中旬,他在大阪森之宮 Piloti Hall 中,用命名為「小喜利的我」(小喜利の私,以下簡稱為小喜利)之一系列「談笑」活動,來逗笑愛著他的每一個觀眾。

先把時間拉回今年 6 月,這段期間,對 KinKi Kids、堂本光一與堂本剛的粉絲來說,可說是一段心情複雜,難熬又感動的時光。7 月份邁入出道 20 週年,KinKi Kids 原本規劃參與各式各樣的活動,但堂本剛卻在 6 月底確診罹患了突發性失聰,無法身處大音量的環境,即使音樂節目的 Live 演出、20 週年的 Party 慶祝活動在各方支援下,關關難過關關過了,粉絲亦一次又一次見證到堂本光一與堂本剛對彼此的信賴與「相方愛」(註:「相方」在日文中指的是夥伴、搭檔,也是 KinKi Kids 常對彼此的稱呼),但由於該病沒有絕對的治療方式,堂本剛的復原進度仍是誰也說不準。後來出院後,兩人雖在電視、廣播節目上說明了堂本剛目前的病況,但粉絲的愛有多強烈,擔憂就有多深,懸在心上的石頭依舊無法落地。

堂本剛原本計畫在 8 月參加 Summer Sonic 音樂祭、9 月參加 INAZUMA ROCK FES,皆因病情未明朗而雙雙辭退演出,甚至是自己的 SOLO 演唱會、預計要在 9 月 1 日至 3 日京都平安神宮公演,也都在百般考量下遺憾取消。放在身體狀況與未來考量下,一切都是正確的選擇,但正確的選擇,並無法壓下所有粉絲難耐的騷動與不安,反而令有些人不免往更憂愁的方向去揣測。但溫柔的人總是想得更深,當人們寂寞、沉寂了幾天,突然於 9 月 7 日發表堂本剛要在 10 月、11 月於大阪和東京舉辦 13 場「第 24 回堂本剛獨演會:小喜利的我」活動,此舉既宣示了堂本剛的各方狀況已有能力站在眾人面前,也終於讓粉絲有機會親眼看看自己的偶像好不好。

小喜利是堂本剛從 2012 年開始不定期舉辦的活動,名稱取自於落語家、諧星們常用的談笑形式「大喜利」。大喜利進行的方式,是由一位主持人出問題,再由參加者們回答問題,比如說「請為某張圖片加上對白」、「哆拉 A 夢裡的大雄絕對不會說的一句台詞是什麼?」、「如果在江戶時代也有流行語大賞的話,得獎的流行語會是什麼?」、「具有破壞地球能力的大魔王唯一的弱點是什麼?」等,大多都是這種天馬行空的題目,參加者們以自己的發想答題,也可以順著其他人的答案延續笑意,沒有絕對的正確解答,而端看誰能夠透過聯想力與反應力,最終結出一個絕妙回答,以引人發笑。

而堂本剛作為一名傑尼斯偶像,雖也仿照了這種形式舉辦演出,但他既不是落語家也非諧星,所以不言稱「大」,而是退一步變成「小」喜利,加上答題人只有他一個人,所以這也是一場「孤」獨(註:日文中孤獨發音的「孤」與「小」是相同的)的、與主持人一對一的笑點戰鬥,由主持人用個人主觀意識來評分,因此有了小喜利之名。每一場所搭配的主持人(天音)都由不同的諧星擔任,主持群們私底下都與堂本剛保持好交情,因此不一樣的搭配就能帶出堂本剛不同的一面,而問出來的問題不一樣,笑點自然也都不同,所以就算是同一系列的活動,每一場的內容亦不會重複,洋溢著即興的有機感、共同參與感與創造感。

小喜利是由一連串瑣碎的梗和笑點組成的。比如標題的「第 24 回」其實只是取自「剛」的諧音,不管舉辦第幾次都是24回;進場音樂每場都不同,有時走歌劇風、有時昭和氣息十足、有時則是動畫主題曲連播;堂本剛每一場的進場方式也都不一樣,有坐著法拉利玩具車進場、有被放在手推車裡入場、也有被工作人員「惡整」只能跟在神轎或是小船的後頭走著入場;言稱這次小喜利為「五週年」紀念,但其實中間停辦了兩年,頗有「灌水」嫌疑,不過工作人員還是每場都會寫張小卡片給堂本剛,告訴他一些關於「五」的小改變,比如這次背景的燈籠台提高了五公分,或者是工作人員五人一組出去玩之類不必要的小情報。起初觀看時,可能會一頭霧水,但一點一滴浸滲其間後,無數個「無趣」便編織成一幅巨大的「趣味」,透過時間與轉念後發酵的幽默與爆笑,就是小喜利這項活動的醍醐味。

會場外擺設的巨大看板,上面畫著戴著太陽眼鏡的堂本剛,身邊則挖了一個洞,讓粉絲可以把頭伸進去拍攝「假想合照」

而觀看小喜利,除了放鬆心情讓堂本剛逗笑自己之外,粉絲們的著眼點也很多。可以凝視著思考題目時的他,一起度過沈默卻不沈悶的發想時間,可以蒐集到他得意的、逞強的、開心的、慌張的或有點小尷尬的各種表情,而除了第一場之外,大部分的時間他都是素顏上陣,粉絲又得以看見「真正」的堂本剛,不單指他脂粉未施的面容,而是能接近到他最直接的各種反應與思考。前一秒還在裝傻搞笑,下一秒就展現偶像氣質的萬丈光芒,一轉身無意識的托腮動作惹得粉絲萌心大發,再下個瞬間,他又認真投入進小短劇情境,展現出正經「演員」的氣勢,結果最後又以引人爆笑的決定性台詞,用一個精彩的回馬槍收尾,兩個多小時的活動中,細節似是怎麼說也說不盡。

這次的小喜利中,還增加了與觀眾的互動環節,每一場都會設定一個題目,觀眾可以透過問卷來答題,比如「照片中的這個人說了什麼夢話」、「在什麼時候打噴嚏會生氣」、「照片中這個五個人是什麼的五人組」,回答有趣的人,就有機會在後半場時被堂本剛親口唸出答案。能有個逗笑自己偶像的機會,豈不是粉絲最大最奢侈的幸福了嗎?堂本剛也毫不吝嗇地增加與粉絲的接觸,比如 14 日晚場的演出中,他突然看向第一排的觀眾,但幸運的粉絲似乎是太過害羞,而不敢與他四目交接,堂本剛便淺笑地問道「為什麼喜歡的人就在面前,卻不敢直視呢?」霸氣宣示,所謂四目交接,才是參與現場活動的真義呀。

 

每一場小喜利,堂本剛都能和不一樣的主持人、不一樣的觀眾與空間氛圍,激盪出迥然樣態卻同等燦爛的火花。但儘管每一次都能奢侈地能和不同的他、不同的笑點相遇,唯二不變的,則是他誠懇報告病情的坦白姿態,以及以各種形式提到相方堂本光一。

在小喜利舉辦場所森之宮 Piloti Hall 的附近,店家紛紛掛上了「堂本剛」的紅燈籠,一塊共襄盛舉。

發病時的頭痛欲裂、治療時的針灸痛楚、聽不見的音域,堂本剛都在活動的最後誠實娓娓道來,同時他也形容自己一邊打著點滴,一邊打開YouTube收看諧星們的搞笑片段,彷彿抑鬱的心情也一點一滴被撫平。在過去,堂本剛不只一次提到,在他年輕時幾乎要被沈重工作量所壓垮、快要迷失自己的黯淡時光中,是音樂與搞笑拯救了他。這次突發性失聰的衝擊,似乎也是如此,痛苦的時刻反而感受到「歡笑」的重要性,所以他用他所知道的拯救法來回饋粉絲。我們無從得知突發性失聰這件事,讓堂本剛到底受到了多少身心上的壓力與痛苦,但難以用音樂和粉絲交流的日子,堂本剛選擇在小喜利上,以幽默撫慰粉絲的心,所以他堅毅地向粉絲許下承諾:「當我站上大舞台的那個時刻,請大家不要哭,用笑容迎接我。」這是他的心意,也是他的勇氣。

而堂本光一這位雖不在現場卻一直都在,獨一無二的相方,更是在每一場都被堂本剛自然地被提到,不管是答題時、聊天時,和主持人漫談之間或結語,總被以相方、光一、堂本光一、那個人、另一個人等各種花式稱呼,不過欲傳達的心意都一樣——「KinKi Kids」這個存在,是堂本光一與堂本剛和粉絲們約定的不變歸屬,以同樣視角望向的最終目的地。當兩人各別進行 SOLO 活動時,可以看見各自的魅力,但當兩人合體時,又能感受截然不同的視野,粉絲得以搜集到豐富的景緻,滿載而歸。

而就在筆者還在撰寫這篇文章時,KinKi Kids 宣布了將在年底舉辦演唱會,兩人實踐了在 20 週年 Party 紀念活動中,和粉絲相約年底合體再相見的約定。能夠再度看見兩人站在一塊,能夠愛上這麼信守承諾的偶像,作為 KinKi Kids 的粉絲,必然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

延伸閱讀: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