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雷光夏,談《迴光奏鳴曲》的配樂

0
height440

《迴光奏鳴曲》劇照。(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資深攝影師錢翔執導的首部長片《迴光奏鳴曲》,即一舉拿下本屆台北電影節「最佳劇情長片」及「最佳女主角」兩個重要獎項。劇情描述由陳湘琪飾演的女主角玲子,在面臨女性更年期的無助狀態時,只能封閉在自己的孤單世界,寄情於探戈舞蹈的想像。

導演藉由女性的「迴光」對比男性的「消失」,讓誕生於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探戈與《迴光奏鳴曲》的背景城市台灣高雄,這兩個南北半球的重要港口城市產生莫名的牽連。

雷光夏所擔綱的電影配樂在此片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讓音樂代替語言,宣洩出女主角心中的空虛。欣音樂更特地專訪到雷光夏,一聊從早期的配樂作品《南國再見,南國》到近期《第36個故事》、《迴光奏鳴曲》創作的心路歷程。

1.  您如何看待《迴光奏鳴曲》女主角面對更年期女性的空虛內心與熱情的探戈配樂之間的對比呢?

導演設定女主角透過探戈舞步去釋放內心壓抑的情緒,本來我們也有想過是否整部片都要配上不同的音樂段落,但後來導演決定就讓探戈配樂出現就可以了。我認為這個考慮很有獨到之處,因為這樣可以營造整部電影壓抑的氣氛,直到藉由音樂第一次釋放女主角內心真實的情緒。

而在長期壓抑之後,要找到哪種音樂形式能夠表現這種巨大的對比呢?我覺得在音樂類型當中探戈音樂的確是有先天的優勢屬性,因為探戈最早出現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市的時候,來自於歐洲的移民彼此爭奪地盤或女人時,透過舞蹈的方式表現權力的關係。所以探戈音樂本身就帶有很強烈的張力。我曾去過布宜諾斯艾利斯市,發現跟印象中交際舞的探戈音樂其實是很不同的,它欲拒還迎、接近暴力的邊緣,卻又是一種調情。

因此,舞蹈本身就是對於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有很強烈的吸引跟拉近的作用,女主角從層層束縛,到最後返回到像個小動物一樣本能又熱情的狀態,舞蹈就是用來表達這件事情最好的方式。

2. 《迴光奏鳴曲》與《第36個故事》的配樂都是由您負責擔綱,而這兩部片都是關於都會女性的故事,所以想請問這兩部作品在配樂創作上的想法有何異同呢?

(完整文章請至Taiwan Beats觀看)

採訪、編輯/瓦瓦(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欣音樂,未獲授權請勿轉載)

關於作者

欣音樂

音樂是一種信仰,在音樂的世界裡沒有教條,沒有規章。 唯一的教義是:Music makes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In Music, We Tru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