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已死,電視永生?花開燦爛的本土OTT,離結果有多久?|OTT 產業系列報導(二)

0

採訪、撰文/Berton、Becky

台灣人對內容多元且龐大的胃口成為境內外線上影音平台練兵的最佳場域,如今 2017 已過大半,戰況激烈的 OTT 有了什麼新發展?閱聽人的收視體驗跟習慣變成怎樣?OTT 如何競合,在混戰中找到消費市場與資本市場都認可的商業模式?重擊採訪各家業者,匯集各方意見,看完這次專題馬上掌握台灣 OTT 最新戰情!接續上篇,本篇除了再露出 3 家 OTT 業者的訪問,還要討論台灣 OTT 如何連橫各家實力,從原本單打獨鬥的游擊戰開展為團體戰來突圍,試圖找到屬於台灣 OTT 的新出路!

GagaOOLala :做一個「Gay Netflix」

盤點過自家媒體資源,加上多屆酷兒影展的累積。GagaOOLala 顯然對自己的目標很清楚,就是要做一個 LGBT 族群的 OTT 平台,內容以電影為大宗、TA 以同志族群為主的 GagaOOLala ,其商業模式非常鮮明,就是要朝向訂閱制。縱然有付費牆以外的免費內容,但 GagaOOLala 希望透過訂閱制,把使用戶往上提升,目前服務已經可在東南亞使用,「Gay Netflix」的野望正在實現。

▲ GagaOOLala 開啟免費管道來培養使用者付費。

執行長林志杰也表示,在亞洲地區推廣訂閱制有些技術上的困難,如菲律賓信用卡普及度不到5%,要讓用戶付費也就卡關了。而培養使用者付費,是目前 GagaOOLala 開啟免費管道的原因,如用影集做前導、病毒行銷或者做出很獨特、這個平台才能看到的內容。目前已內容分類來說,目前長片58%、記錄片22%、短片11%、影集8%、原創1%。熱門內容共通元素包括台灣自製、亞洲元素、浪漫愛情、情慾。針對這一點林志杰也相當希望能突破。

除了購片,GagaOOLala  希望未來自製內容可以占到 20%,影集與電影皆有嘗試。作為長期代理商杰德影音的幕後推手,林志杰也希望慢慢地能將長期跟國際頻道合作累積下來資源,導到 OTT 上。才可能把自己做大。

公視+:20 年累積自製內容打底,非娛樂性是區別

另外一個很特別的存在是公視+,這是公視自己開發的 OTT 平台,其選擇的模式以混和式為主,但比較不同的是,一部分訂閱混和免費觀看。總經理曹文傑表示,公視有服務全台灣觀眾的義務。當被問到身為公廣集團,在收費上會不會有疑慮?曹經理回答,因為內容還是要成本,雖然收費不能完全補貼成本,最重要的還是經由這種模式,培養觀眾為內容付費的習慣,直接回饋在內容產上。

 

公視+除了彌補 +7 服務影音網的不足,以及收視服務目的外,同時還要負擔前瞻影音實驗的任務,不只是把影音擺上去,因為公視+ 平台是擁有最多 4K 電視劇內容的,必須克服在技術上的難題。在開台劇「城市情歌」做了互動式番外篇讓觀眾可以體驗劇情,可以期待在這平台看見諸如此類的新應用服務。

曹經理也提到,公視發展 OTT 是不得不為,電視式微、發行 DVD也沒人要看,但內容應該有露出機會。公視最大優勢是累積近 20 年的自內容,不以娛樂為主,多元的節目服務觀眾、如科學、紀錄片、兒童節目、社會議題等。給創作者,公視在今年和明年都規劃製作網路劇,瞄準自製網路內容市場。對公視來說,這個「+」不只是升級,更是一種延伸,能夠在這個平台讓台灣觀眾看到新意,是成立這個平台最重要的價值。

CHOCO TV:免費與高社群黏著,多元變現觸手

▲CHOCO TV免費提供內容給用戶,目前積極投入自製劇的製播。

提供用戶觀看免費正版影音,以網際網路思維來經營的 CHOCO TV,目前仍以廣告制商業模式為主。上線的第一天就明確定調要服務的是那些不看有線電視、或是家裡沒有電視的人。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劉于遜笑者說,「其實就是要服務我們自己,我們這些不看電視的世代。」

目標用戶精準鎖定在不看電視的年輕人,也讓CHOCO TV更以互聯網思維的角度來決定選劇、自製內容及產品設計。在選劇方面,為迎合 16 至 35 歲的網路影音收視者,韓劇及陸劇仍是大宗,但劉于遜也認為,投入台製的影視內容,才有機會培養更多台劇迷,進而振興台灣的影視產業。因此,CHOCO TV去年起投入內容生產,目前已製播有網劇《我們是歐巴》、《老爸上身》等劇。相較於傳統電視台製播戲劇的線性產製邏輯,CHOCO TV 更強調用雙向溝通方式來產製戲劇,以網友評論及網路收視行為的數據來製作內容。

「我們製作內容更在乎數據,我們會將網路族群的收視行為回饋給製作團隊,像是劇迷什麼時候會開始棄劇、每部劇集的起承轉合點如何影響網民的收視。」劉于遜說。製播自製網路劇,劉于遜也有新的體悟,「好的題材、劇情、故事當然還是最重要,但是當這個內容是為了網路而生,它的節奏就和電視不一樣,像是劇情大的轉折在哪裡要出現,才能夠讓用戶黏上不棄劇,同樣的劇本,為網路而生的內容,它的節奏就是不一樣。」他也認為,「中國這兩年的網劇,發展地非常厲害,黏上的用戶比例也持續在成長,是值得看齊的目標。」

遏止盜版與振興影視產業的團體戰

無論是境外業者加入台灣市場,又或是本地的OTT業者遍地開花,在快速成長的線上影音市場,OTT 業者逐漸由單打獨鬥的游擊戰開展為團體戰來突圍。今年五月 LiTV 與 KKTV 宣布共同發起籌組「台灣線上影視產業協會」(OTT 協會),要與政府共同防制盜版,促進影視產業健全發展,目前已有包含三大電信、電視台、及線上影視平台等 13 家業者加入。


OTT 協會目前的首要目標,一是打擊盜版,二是以組隊的方式出海。對於盜版,政府也許可從「認證正版內容」做起,讓檢舉盜版更容易,也可用管制 IP 的方式,來封鎖內容;另一方面,如何讓內容與平台商一起共同出國,包括頻寬、內容、商業模式、廣告機制等合作則是另一個重要目標。無獨有偶的,由酷瞧與 CHOCO TV 等發起籌組的「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NMEA),希望能透過協會來共同協助政府產業政策制定,並以促進台灣新媒體內容產業健全化為目標,期許製作出頂尖的影視內容來輸出海外,目前已有包含平台經營、內容製作、娛樂經紀、數據應用等公司加入。

針對台灣的影視產業現況,LiTV 董事長錢大衛認為:「台灣影視產業非常危險,因為排擠效應,版權也不好賣了,內容更是因為盜版猖獗很難賺錢,盜版網站、充滿盜版內容的電視盒都是很重要的原因。」他也語重心長地表示,「希望文化部與 NCC 一定要將阻斷盜版和振興影視產業作為首要目標。」雖然目前已有「台灣 IWL 合作備忘錄」,要讓廣告不再投放於盜版網站,但因有廣告聯播網,利用阻斷廣告投放來制裁盜版網站變得執行困難。

目前台灣的數位廣告大半流入大型平台,如 Google、Facebook 等,但這類業者並不會將收穫的廣告利潤投資於台灣的影視產業上,只有將廣告利潤回到台灣的平台商,平台商才有機會投注更多的資金在內容產製、發行商,形成台灣影視產業的正向循環。除此之外,政府補助也應該更多流向影視產業的基礎生產者,像是編劇。「影視產業很重要的環節是要有好故事,我看到台灣那些充滿才華的年輕編劇,不是過著清苦的生活,就是在接中國的編劇案子過活。」台灣 KKTV 內容暨商務長楊志光說。

政府在將輔導金給予影視內容生產者的同時,是否也能思考,如何將資源挹注在這樣的影視產業基礎,培育更多的影視人才。CHOCO TV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劉于遜也呼籲,政府應該要給OTT平台所策動的內容更多機會,除了補助影視製作方外,也應補助台灣本土OTT業者。他也建議,政府可以由法規制定上,來要求境外OTT業者要投資一定的比例在台灣的內容製作商,讓境外平台於台灣市場的獲利可以投入到台灣的影視生態系中。

編按:娛樂重擊將繼續邀約採訪,預計將全台灣的 OTT 相關業者都訪過一輪,讓讀者理解目前台灣 OTT 最新樣貌。

 


【活動資訊】

>> “泛・知識節” 早鳥票只到 10/27<<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到 2017 泛知識節官網臉書專頁 報到。(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