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今晚打喪屍》:從社會內部到香港本體,尋找未來困局新破口

0

文/Pony

在 2017 年,香港新導演們陸續推出有關喪/殭屍的作品,如 3 月上映甄栢榮、趙善恆的《救殭清道夫》,便利用殭屍為題,融合進懷舊奮鬥的香港精神。而同樣以喪屍為軸,新導演盧煒麟則將香港打造成喪屍之城,在明示的恐慌中暗喻著香港人的生存與未來。

盧煒麟曾拍攝過網路短片《喪屍血滴子》,贏得第 7 屆香港流動影片節「最佳微電影金獎」,其後擔任許多電影的場記、副導、剪接,也參與鮮浪潮(公開組),有《父子劍》、《殺手奏鳴曲》等作品,更以《捕快》勇奪當屆最佳攝影。而在 2015 年 12 月才開始接洽的《今晚打喪屍》,在拿取「電影發展基金」的 200 萬補助下,以 800 萬成本開展出屬於港產的正宗喪屍片。

故事講述兩個廢青——牛山龍與周治讓,成天看動畫懷著不切實際的英雄夢,可惜只能窩在粵劇社打混生存。在一日碰上了喪屍危機,缺乏自信的阿龍又該如何掙脫自身恐懼?此片雖由著名作家余兒的同名小說改編,也歷經過漫畫創作,但並不如陳果《那夜凌晨,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 VAN》,以原著為本再結合時事針貶幽默。盧煒麟反而將《今晚打喪屍》延伸為小說的外傳,不限於香港市中心(旺角、油麻地),而是一路打到西環,除了留有原著對社會諷刺的「本土味」,更進而從社會內部擴展至香港本體。

「廢青」是否足以代表香港現今一代的社會體現?在 2016 年火火便以作品《老笠》,玩轉了社會的眾生相,從廢青一角出發,進而透視各階層職業存有的喪心病狂,以極其血腥喪膽的方式,去塑造一場鮮豔噴濺的香港幻夢。而《今晚打喪屍》也沿襲此風骨,一如影片中致敬柯恩兄弟的《謀殺綠腳趾》,是以一群廢材中年誤打誤撞展開一系列旅程,也揭開背後的詭計。

盧煒麟將一眾香港失敗人的身分角色集結:如剛出獄的無能老爸牛榮、無法變身缺乏自信的廢青阿龍、空有身材態度輕挑的孤兒阿讓、被逃婚的新娘聶以璇、留守於殘破粵劇社的跛腳珊姐等人,猶如將各角落的魯蛇組成「失敗者聯盟」,無疑反映出當今香港的社會結構,甚至對應到急功近利的(噬血)地產經紀、散播正能量卻明哲保身的(虛偽)啦啦隊。當身在人類與喪屍沒有區別的社會中,《今晚打喪屍》更藉喪屍之皮,清晰諷刺香港內部的病態現象。

然而有趣的是,《今晚打喪屍》也試圖以「傳統」為道,讓這群失敗者的奮勇突破作為文化傳遞的管道。如珊姐所維護的粵劇傳統,讓唱戲走台的基本功化為抵擋喪屍的手段,或是阿龍手中製作小吃雞蛋仔的工具,也都成為捍衛自身的唯一利器,更別說於導演短片《喪屍血滴子》出現的大排檔折凳。在都市變化快速下,母語自由逐漸被剝奪,最終屬於香港人並傳承的是什麼?當社會淪為喪屍之城,能讓自己活口喘息的生機,竟是始終依存於社會中,卻被世道遺忘的香港傳統文化。

殭屍題材雖在香港電影常見,但相較於西洋的活/喪屍卻並不多見,最有名莫過於 1998 年由葉偉信執導,陳小春、李燦森主演的《生化壽屍》——此片近 20 年後再與《今晚打喪屍》對照,反呈現出 1997 與 2017 的兩種情懷。兩者最饒富趣味也在於結局設定,當年《生化壽屍》藏有 2 個結局,而其中第一個(原始)結局則讓活口的陳小春喝下活屍病菌同歸於盡,似乎隱藏著當時九七後港人的絕望無期,不求再次奮勇的抗爭,只唏噓接受著無法改變的事實。

但反觀 2017 年的《今晚打喪屍》,雖同樣以活屍圍城講述港人困境,藉用(中國)「雞魔」的鎮壓一步步吞噬代表香港的「廢青」阿龍,但電影反利用結局突破恐懼的自強,來表述香港人面對壓制後的重生,也讓原本無法變身的阿龍,找尋對於自我與未來的新破口。電影甚至也不斷利用「我們是誰」的身分提點,或是萬梓良暗示跛腳吳家麗「你還有自由可以出去走走」的對白,再一次對已被雙面(內/外部)夾擊的自卑港人信心喊話,提醒著屬於自己的認同意識,與最後一絲戰勝自我的奮鬥勇氣。這對於目前正處於傘運後疲態,回歸中國 20 年的香港來說,似乎也是一劑給予世人的強心針——在現實狀況難以有驚天變革下,香港更不可在這「50 年不變」承諾裡提前自我滅亡。

回到電影本身,《今晚打喪屍》雖展現新導演的傲氣與野心,觀感上猶如《活人牲吃》的詼諧幽默,一班老戲骨吳家麗和萬梓良等人亦有亮眼演出,但仍存在著不少問題:如主線支線的比例調配不均,或急於發展個人情節,卻忽略了整體走向,或是顏卓靈、王敏奕等角色的著墨不深,而僅單純聚焦於阿龍身上。當然,這樣刻意對於「香港」進行表述,更凸顯了《今晚打喪屍》的醉翁之意。然而最不盡人意,還是莫過因經費所限,讓許多該是刺激衝突的打鬥,只藉以動畫輔助來帶過,或多或少也讓觀眾失去原有的興致。但對於香港而言,當「突破恐懼的變身」成為了《今晚打喪屍》的宗旨,無疑讓此類型加入到現今港產片「尋找未來」的浪潮之中。

延伸閱讀: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