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異形:聖約》:系列 DNA 的混種實驗

0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凱薩琳沃特斯頓為本片女主角。

同時有著《異形》對未知生物的密閉恐懼、《異形 2》的動作驚悚、《普羅米修斯》的哲學反思,《異形:聖約》(以下簡稱《聖約》)試圖在觀眾熟悉的《異形》電影框架裡,找出同時滿足舊影迷期望,以及新戲系列敘事方向的可能。雖在融合上偶爾顯得突兀或混亂,但無論就驚嚇噁心指數或主題探討辯證,都稱得上是頗有可觀,也讓人在看完後,對於整個《異形》宇宙的未來多了點期待。

《聖約》的故事背景設定在《普羅米修斯》之後的 10 年,載著一群宇宙殖民者的聖約號,在前往新的家園的途中突然接收到神祕訊號,前往一顆未知的神祕星球探勘。但抵達之後,原先看起來有如異星仙境的世界,卻逐漸轉為眾人急欲逃脫的人間煉獄。

寄生宿主乃是異形出場之必要。

雖說本片據稱是全新《普羅米修斯》 3 部曲的第 2 章,但無論是片名的「異形」 2 字、片頭使用的字體,乃至熟悉的配樂主題、怪物的身影、甚至某些鏡位的使用,皆明顯和雷利史考特的 1979 年《異形》有異曲同工之妙,與其稱之為一個獨立的 3 部曲,更近於某種介於前傳、外傳與重拍之間的混合體(如果這樣的說法太複雜,就想去年的《俠盜一號》就對了)。

即使年近八旬,史考特依舊知道怎樣利用手上的高額預算,製造出各種讓人無法呼吸的驚悚場景:從抵達星球不久的醫護室場景、夜間的高速狩獵、肯定會名留青史的浴室場面等等。若單純想追求各種創意與噁心無限的死法,本片肯定不會讓人失望——至少, 6 部電影下來,本片的血漿應是系列之冠,也算得上是越老越兇悍的案例之一。

在各式駭人的場面中,仍能名留青史的浴室場景。

但本片恐怖元素以及接近片尾的動作場景,更像是為了賣錢所拍攝的老粉絲服務(一段異形幼體/破胸者的登場便莫名有些…理所當然)。史考特明顯更想利用這個全新的系列,以一種病態扭曲且詭譎的方式,討論所謂造物主與創造物之間的複雜關係,這次的劇本由經驗豐富許多的《神鬼戰士》編劇約翰洛根,以及一度以《全面進化》劇本備受矚目,隨即因為成品實在慘不忍睹而被打入冷宮的傑克帕格倫,故事的核心依然沒有改變,甚至利用《普羅米修斯》所打下的基礎,創造出一個更慘忍、更黑暗,但也更綺麗迷人的世界觀,藉此延伸出種種異境,與其中瀕臨瘋狂的人物。若把《聖約》裡頭,平版單調的角色(艦長很拘謹、女主角很堅毅、駕駛很隨性…等等),對比從第 1 集裡延伸過來的麥可法斯賓達,那自大、狂妄、不安、矛盾的複雜性格,何者才是重心,何者只是點綴,不辯自明。

若要跟《異形》或《異形 2》比較,《聖約》在拍攝上自然是稍嫌不足,就像片尾相對草率的幾場致命對決。《異形》與《普羅米修斯》本質上的差異,也讓同時想兼具兩者之長的《聖約》,有些時候難以調和。但無論如何,本片利用《普羅米修斯》提供的創作土壤,配種出異類又迷人的奇特果實,還是讓接下來的第 3 集(如果有的話)教人無比期待。除了導演之外,沒有什麼人能知道這個故事會往哪裡走,但這也正是《聖約》,無論作為獨立電影或 3 部曲中篇,最吸引人的地方。

延伸閱讀: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