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逃出絕命鎮》:妖魔化比妖魔更可怕

0

還在想什麼?快逃啊老兄!

用恐怖片的框架,包裝嚴肅時事議題,知名喜劇演員喬登皮爾自編自導的處女作《逃出絕命鎮》,看似是一部讓觀眾坐立難安的類型電影,實際上真正叫人坐立難安的,還是在 21 世紀仍陰魂不散的種族歧視。如果純粹想追求嚇破膽的樂趣,《逃出絕命鎮》可能不會是觀眾首選;但若想以讓人不適、創意十足又有點幽默感的方式理解美國的種族問題,則本片絕對值得一看。

《逃出絕命鎮》開始時,黑人攝影師克里斯與白人女友蘿絲回到女方家中,與女方家長進行首次會面。但隨著家族聚會的舉行,白人們誇張的友善態度,加上黑人面孔的種種可疑行跡,讓克里斯開始懷疑,一切似乎沒有表面上那麼平靜美好,背後其實藏有種族相關的無聲噩夢。

光是看預告就讓人背脊發寒的 Betty Gabriel 。

雖然有著恐怖片元素(包含幾段突如其來、衝擊觀眾感官的超現實畫面,或者相當「應景」的配樂),《逃出絕命鎮》嚴格說起來不算是純粹的恐怖片,更像是以《變體人》搭配《極度空間》風格的基調,探討表面上種族間相敬如賓的美國社會,檯面下種種以善意包裝的歧視,以及對黑人文化與身體的剝削。故事部分稍嫌單薄,但首次當導演的皮爾在執行上相當出色,不僅在有限的空間內營造出各種怪誕又病態的詭異畫面,也成功平衡片中截然不同的喜劇與驚悚元素,電影不僅有讓人心滿意足的結局,也有恐怖片罕見的笑料,以首次執導長片而言,已是毫無疑問的成功。

演員部分,在此之前幾乎沒有知名度可言的丹尼爾卡盧亞交出了不錯的演出,雖然偶爾略嫌生硬,但他的幾場重點戲仍是電影絕大多數的驚嚇來源(特別是預告片可看見的落淚畫面)。兩位多產演員,凱薩琳基納和布萊德利惠特福,只能說是不過不失,反倒近年以《女孩我最大》成名的愛莉森威廉絲,在熟悉的角色路線裡找出新的層次與面貌,搭配電影後段的轉折,是全片最讓人驚艷的一位。

愛莉森威廉斯的角色堪稱本片最大驚喜。

考慮到《逃出絕命鎮》是百分之百議題先行的作品,觀眾對種族問題的熟悉與關心程度,很大一部分會決定對本片的評價。期待恐怖片會有妖魔鬼怪、能夠讓人輾轉難眠或做惡夢的觀眾,恐怕不會太滿意,但聰明的概念加上出色的執行,在既定期待以外,《逃出絕命鎮》給了觀眾太多。至少,上次看到會讓人捧腹大笑又覺得胃痛的恐怖片,已經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