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辦公室大狂殺》:被偷走的 88 分鐘

0

本片劇本是出自《星際異攻隊》導演詹姆斯岡恩之手。

主打高概念的《辦公室大狂殺》,毫無疑問是今年截至目前為止最糟的院線電影,試圖以辦公室環境包裝密閉空間獵殺類型,卻幾乎找不出一絲原創性,加上不存在的幽默感與刺激,讓人難以置信本片劇本是出自《星際異攻隊》導演、先前也拍過《撕裂人》等類型作品的詹姆斯岡恩之手。

《辦公室大狂殺》概念淺顯易懂:一棟尋常的公司大樓某天突然封閉,裡頭每個員工被裝了追蹤器與炸藥,若不想腦袋開花,就得殘殺自己同事以活命,從中獲得某種啟示或樂趣云云。大體上,此一類型大概有幾種方向可以得到樂趣:要不是裡頭有某種諷刺或惡趣味好營造黑色幽默(如《你是下一個》),要不是動作或機關設計特別別出心裁,虐得觀眾鼓掌叫好(如長壽的《奪魂鋸》系列),要不就得有某種批判意義,讓故事不至於看過即忘(如《大快人心》)。

都有如此可怕的兇器如蒸氣咖啡機了,拿槍殺人到底是哪招?

不幸的是,《辦公室大狂殺》無論從何種角度來看,都是徹底的不及格作品。曾經以極惡殘暴的《鬼哭狼嚎》獲得關注的葛格麥克林明顯對虐殺這事有獨鍾,比起任何後設或顛覆的設定,被獵殺的恐懼壓迫感才是重點,幽默除了偶一為之的轉折(如某位活特別久的角色,最後莫名的命運、最後對決的背景),多數時候連點綴都稱不上,更像是一廂情願的理所當然。

偏偏本片既無用到辦公室的種種物件,也鮮少用到辦公室的場地環境,甚至絕大多數造成死傷的工具,仍是最老梗的手槍與刀具,在無限的血漿轟炸之後不禁讓人好奇:所以一般觀眾真的這麼喜歡看人苦苦哀求後,被以最無趣的方式殺害嗎?


然而,當主角群毫無存在感可言便特別彆腳—–明明是個正派角色,小約翰加拉赫的演出讓人真的好希望他是第一個死的。除此之外,《辦公室大狂殺》也失去了任何讓人些許在意故事發展的可能。若說電影前頭種種針對企業經營等議題的處理特別沒頭沒尾且不必要,片尾試圖想把這一切與人性、黑暗、社會學等議題扯上邊的手法之拙劣,只讓人想問岡恩與麥克林:你們的社會學老師是不是時常請假?

無論《辦公室大狂殺》想要告訴觀眾的是人性都是扭曲的,或者虐殺是特別精彩刺激的,事實是除非編劇與導演才華洋溢,否則辦公室槍擊案與路人甲乙丙的集體處決,永遠不會給人帶來快感,只會噁心想吐。看完本片之後,被折磨得最慘最無辜的,是觀眾人生裡的一個 88 分鐘時光。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