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妄想女子》 超中肯、狂被打臉的 30 世代女性物語

0

文/費雯麗

每一季的日劇中,總會有幾齣甜甜閃閃的浪漫愛情劇,或是撲朔迷離的警匪偵探劇。戲劇反映社會風氣,自然也會有這麼幾部作品,雖然被包裝得輕鬆又時尚,卻透過對白與劇情,像警世通言一般超中肯。以 3 位 30 世代女子生活為主軸的《東京妄想女子》,在工作與愛情的描寫上,一針見血地刺得人心驚膽顫,無力還手。

《東京妄想女子》又被譯作「東京白日夢女」,改編自日本漫畫家東村明子創作的日本漫畫作品《東京タラレバ娘》。日文中的「タラ」(たら)、「レバ」(れば),常用在句尾,就會變成帶有「如果…」、「那樣的話…」的假設意思,也是主角群們常用的口頭禪。總是在不切實際的揣想、後悔、馬後炮,不會去檢討事情發展不如預期的原因,而是和好姊妹在一塊,喝杯啤酒說說白日夢話,消極而慵懶地互相「支持」—–這就是鎌田倫子(吉高由里子 飾)、山川香(榮倉奈奈 飾)和鳥居小雪(大島優子 飾)的生活日常。

30 世代女  為了不受傷不下場追愛

學生時代就是好友的 3 人,年過 30 仍感情不變,總賴在一塊,是彼此最適切的陪伴。倫子 3 年前辭掉工作,開始以編劇家的身份努力,但始終成績平平。香和家人借錢開了一間美甲店。小雪則在父親的居酒屋工作。30 世代的 3 人都是單身,在 line 群組中分享生活點滴。若見面時,發出「第一出動」的訊息,就代表只是閒閒的想喝一杯;「第二出動」是想抱怨工作上的不如意;「第三出動」是想說誰的壞話時使用;「第四出動」最要謹慎對待,那表示是與男人有關的事件發生了。

講談社製作的 Line 貼圖。

這些用語,其實是借用了日本消防隊或救災隊使用的術語。對於現代社會的都市女子而言,所謂的「災害」和「危急時刻」,大概也就與這些事情脫不了關係。在日劇播出後,劇組也推出官方貼圖,非常會賺錢,卻也不得不說,相當實用!

當軟爛白日夢鐵三角  真的遇上戀情

「やれば出来る子」原本是來形容外表可能看不出來,但去實踐時意外就能成功、「只要去做就能做到」的人,帶一些稱讚與鼓勵的意思。但放在白日夢女的身上,卻成為因懶惰而用以推託的藉口。「只要我們努力起來一定能找到好男人」、「只要我們認真打扮一定能豔冠群芳」,所有的「只要…就能…」,都是因為白日夢女們太懶惰、拉不下臉來,而遠離「戰場」,冷眼看著勇敢追愛的人們。若是對方敲出全壘打,就視之運氣好、我們也做得到。若是對方三振落空,就嘲笑之、諷刺之,忘記自己永遠只坐在場邊,當個出一張嘴的戰力外球員。沒辦法,因為坐在這,就不會受傷。

要說這組白日夢鐵三角,要一直這樣軟爛下去實在太容易了,不過故事無法繼續進行下去,當然男主角群們就會出現。

好姊妹一塊喝啤酒說白日夢話—–這就是鎌田倫子(吉高由里子 飾)、鳥居小雪(大島優子 飾)和山川香(榮倉奈奈 飾)的生活日常。

倫子過去的同事、如今在工作上也常受照顧的製作人早坂哲朗(鈴木亮平 飾),8 年前曾經與她告白,但那時的他又銼又土氣,立馬被倫子所拒絕。現在回過頭來看,倫子發現事業有成,經過歲月歷練的他變得更迷人,但他卻喜歡上了別人。在一次順手推舟的情況下,倫子與總是對白日夢 3 女說大實話、卻又意外溫柔的模特兒 KEY(坂口健太郎 飾)發生了一夜情。但兩人又理不清情緒,狀態不明。

香因為一次偶遇,重逢了當年覺得玩樂團沒前途而分手的前男友涼(平岡祐太 飾)。涼如今搖身一變成為超暢銷的音樂人,讓香一瞬間舊情復燃,但對方卻已經有一位模特兒女友,香只好屈就自己,當備胎。而看起來最冷靜的小雪,掉在路上的馬鈴薯被上班族丸井(田中圭 飾)撿到,宛如漫畫情節般的相遇。丸井的口味、外表、個性都符合小雪的想像,但丸井卻已經結婚了,只是(宣稱)和妻子處不來。感情衝腦,小雪便和對方談起不倫戀。

模特兒 KEY(右,坂口健太郎 飾)總是對白日夢 3 女說大實話、卻又意外溫柔。

白日夢女  這個世代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

如果沒有看這部作品,光是看上面兩段對劇中感情線的描述,大概就想翻十個白眼了吧。一夜情、備胎、不倫?曾幾何時感情狀態變得這麼「一言難盡」,戀愛變得如此困難重重,兩情相悅要備齊天時地利人和,步入紅毯成為天方夜譚?也許身處的情況不像白日夢女們這麼「鄉土劇」,但每個 Around 30 的女子,似乎都能在三個女孩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哪怕妳不肯承認,她們的境遇、想法、藉口,都讓人一邊看劇,一邊如同劇中的動畫一樣,不是中箭中槍,就是深陷泥沼、粉身碎骨。

第 5、第 6 集中,事業不順的倫子遇見了一位顏值高、身高高、情商高的超完美男子奧田(速水茂虎道 飾),並且順利地擄獲對方的心,開始交往。然而交往的過程中,卻漸漸發現對方的生活作息、興趣嗜好,都與自己大不同,她只好選擇「妥協」。談戀愛不是一個人的事,學會協調、調整也是很重要的課題,但不斷壓抑自己的真實想法,談戀愛變得太辛苦,流失了甜蜜感,亦蒙蔽了自己的本色。而香與小雪雖然找到了讓自己怦然心動的男人,但香成為呼來喚去、填補男人空閑時間的備胎。小雪得遮遮掩掩不能見光,談著一段不可能走到終點的戀愛。

年紀贏不了  實力也還需補充的 30 世代

屬於自己的東西,卻少了心動感;可以做自己,卻要與人共享—–哪種狀態比較慘痛?3 種狀態都有解方,都可避免,只是白日夢女/我們都對自己太好,該走的道路在哪明明很清楚,卻捨不得放棄那些心頭的慾望與標準,做自己、最自在,所以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憎恨不中用的自己,再一次又一次地原諒自己。30 世代,理應事業有些成果,經歷過幾段感情,各方面都漸趨成熟,但計畫不如變化,無法盡如人意的事情太多太多,

倫子遇到超完美男子奧田(速水茂虎道 飾),遇到真愛,卻…

除了感情的描繪上,《東京妄想女子》在工作心態上的敘述,也是打臉打得響。倫子所提出的腳本企劃,被一位年輕的女編劇所取代了,忿忿不平的她,感嘆著 30 世代女性就是贏不起年紀,當她聽到導演和對方約在飯店談劇本,更是氣急敗壞,是啊,才華洋溢怎麼能敵不過桃色交易?殺去現場要討個公道,才發現對方真的只是和導演在認真談工作,是以扎實的「實力」將她打敗。

「年齡」對女性而言像是一種魔咒(真實生活中,又有多少人能像《月薪嬌妻》的百合阿姨一樣呢?),哪怕不承認、哪怕再努力,心裡深處還是會帶著一股不安與自卑。因為它讓我們吃過太多虧,以至於不知不覺地就會抬出來當藉口,而忽略了問題的癥結點。也許就真的只是我們必須再更努力而已。

多年前向倫子告白的早坂哲朗(右,鈴木亮平 飾)…等等,倫子已經三個全拿!?

同樣身為 Around 30 世代的筆者,在看《東京妄想女子》時,一直都會有種臉腫腫的、背上被刺中很多支箭的感覺。即使心裡痛痛辣辣的,想著自己也和劇中人一樣有幾位傳出「第O出動」就能出來陪喝一杯的姊妹淘,就覺得安心不少…,欸不對不對,這樣下去不就跟她們一樣了嗎?!在最後重振旗鼓一番—–也許這世界上並沒有所謂的「正確」道路,但尚未成為更好的自己之前,妄想女子/白日夢女們,還得繼續努力!

【本劇在緯來日本台播映】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mmf porn
porn
free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