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CHOCO TV 執行長劉于遜:試圖以自製劇殺出一條血路的本土 OTT

0

撰文/Maple; 攝影/黃詠靖

台灣 OTT 市場現在已是群雄割據,在外資平台挾優勢資金大肆買片的險惡環境中,卻有一家小資本的本土 OTT —– 「CHOCO TV – 追劇瘋」異軍突起,不但臉書粉絲數贏過市佔率最高的 LINE TV,近來更以催生第一部臺灣 BL 劇《 HIStory 》攻佔不少討論版面,究竟他們是誰,打算怎麼樣在影音平台大戰中殺出一條血路?

超年輕團隊從 APP 出發 發現戲劇平台最有市場需求

在敞亮的開放式辦公空間裡訪談,看著眼前年僅 31 歲的 CHOCO TV 執行長劉于遜,不管從任何角度他都完全像是科技新貴,渾不似影劇圈內人,令人不禁好奇他為何會走上影音平台與自製戲劇之路。

CHOCO TV – 追劇瘋執行長劉于遜接受娛樂重擊專訪。

問起他自己的出身和追劇瘋的源起,才知道 CHOCO TV 並不是影視圈由內而外的戲劇革命,更像是新科技挾數據優勢找到的內容出口。劉于遜表示:「最初整個團隊其實開發了一系列生活和娛樂的 APP,就是為了測試行動用戶實際的需求,而經過實測,戲劇 APP 的黏著度和使用率最高,所以團隊直接改組,全部投入影音戲劇這塊。」

也許正因為追劇瘋不是為了做戲而做戲,劉于遜和他的團隊,有其獨到對數據及市場的敏銳度。劉于遜坦言:「我自己是學統計的,對於數據的信任和分析能力,相信跟影劇出身的人有很大的差異。我相信數據,我們的每個策略都是立基在實際數據上分析後再動作的。」

切入點的不同,CHOCO TV 不但一開始就專注於行動裝置用戶,對於他們的目標客群也有精準的掌握,劉于遜表示:「我們資本沒有人家大,買片一定是小而美,每部都必須質好而且要精準打中我們的客群。所以我們採購來的片單,都是透過數據去挑最符合 18-35 歲女性觀眾群偏好的內容。一定要每部都精確地搔到用戶癢處,才能最大程度地把他們留下來,也讓用戶知道我們把關後買進來的片,就是他們要的。」

在緊抓目標客群的前提下,劉于遜形容:「我們自己把 CHOCO TV 定位成『有溫度的追劇 APP 』,我們非常關心用戶的想法,也會透過網路社群和實體活動與他們保持緊密互動, 實際展現出在地優勢:我們更了解用戶、更貼近用戶。」前陣子適逢情人節,CHOCO TV 不但直接把 APP 封面改成粉紅愛心,劉于遜臉帶興奮地說:「而且用戶只要點擊就會有愛心冒出來,能夠讓 18-35 女性會有互動感,我們就是要抓住用戶當下的感受,即時回應,這是跨國平台比較不容易即時觀察、即時動作的點。」

自製劇不只是策略 更想根治影視產業的痛點

攤開 2017 年 CHOCO TV 的自製預定表,會很驚訝地發現,資本最小的他們,竟然走得比別人都遠。去年下半年才開始做自製,但今年自製劇題材多元,且質量均有可觀,搶市野心不言可喻。究竟在這個自製戲劇難以立即變現的狀態下,投入這麼多資源在自製劇上,CHOCO TV 打的是什麼算盤呢?

統計出身的劉于遜,也用數據測試戲劇元素。

科技數據人出身的劉于遜娓娓道來,其實從題材選擇到成本精算,都有他們自己原生的一套玩法。劉于遜表示:「規劃自製劇的時候,我們也是藉用數據,實際去偵測、感受現在台灣社會需要什麼題材的劇,再去做製作。我們相信戲劇是人心的投射,大家想看的一定跟社會之間息息相關,也可以透過對台灣本地議題熱度的掌握,在自製題材上做出與外來平台的差異化。」

而最實際又鮮明的例子,就是剛上檔的本土第一部 BL(Boys’ Love)劇《 HIStory 》。劉于遜解釋:「原始的想法,就是因為從去年三四月開始發現,台灣其實對於性別議題是非常在意,而且跟著平權議題不斷在加溫。當時我們以數據來預測,認為在 2016 年年底這股關注會達到高峰,而我們就選擇在高峰後的一小段時間後,成為最快提供 BL 內容的平台。既然性別議題是大家關注的焦點,那我們就是希望挑戰透過戲劇去投射這樣的情感,比如去討論出櫃、同志情感互動與一般異性戀情侶的不同之處、怎麼面對世俗眼光等等,試圖讓大家更了解男男情侶是什麼樣的感受,回應大家對這個議題的關注與好奇。

更有趣的是,既然要做與傳統大不相同的劇,他們在選擇導演上也別有慧心。攤開《 HIStory 》 3 系列,各由不同的新銳女性導演擔綱,有人出身電視助導,有人在偶像劇已叱吒風雲多年,也有人拿過影展獎項,為什麼這樣選?劉于遜笑說:「因為她們都是腐女!」因為 BL 題材特殊,他們在選擇導演團隊時,就特別留意必須是對這個題材有愛,也對背景有一定了解的對象。做新題材自然面臨新挑戰,但劉于遜笑說:「做非主流的戲也有另類的優勢,像我們一放出要拍 BL 劇的消息,就立刻一傳十、十傳百地傳播開來,而對這個題材有興趣的人甚至會直接找上門來。」

不只選導演,連選演員他們都直接以網路反應來測試,以企圖更貼近觀眾的感受,「我們刻意選擇 3 個不同風格的導演,希望同樣的企劃可以一次讓大家看到有不同的視覺呈現,讓大家看到BL可以有的不同模樣。而 BL 題材又很重視顏值,我們不但要大膽起用小鮮肉演員,而且必須先考慮到他們能夠滿足我們目標族群腐女的需求。我們還在初期就先把照片丟到腐女社團,確定是不是他們的菜!」

在選題和選才上,非常有自己一套想法的 CHOCO TV,之所以不斷從網路議題尋求題材靈感,除了因為相數據外,劉于遜也直言:「電視台資本比我們大,傳統的愛情偶像劇他們已經做得很成熟,所以雖然我們的目標用戶跟電視台的觀眾群一樣是 18-35 歲女性,但我勢必不從同樣角度切入,避免正面交鋒。相反的,我要去找出其他年輕人關心、但電視不拍的議題去切入。而且每個步驟我們都必須發展出一些策略,建立自己的公式,來確保每個過程都能提高命中率。就像我們的《 X 情人》,就形式上來說接近過去《藍色蜘蛛網》等重現劇的概念,但劇本和議題卻是從年輕人角度出發,像『恐怖情人』、『媽寶情人』都是年輕人關心的熱門話題,也讓我們得以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同樣的戀愛議題。」而在數據操作上愈來愈得心應手後,第 1 季反應相當不錯的《 X 情人》已經在規劃第 2 季,劉于遜也透露:「而且第 2 季會更大膽、更網路原生,因為連題材都是直接改編在網路上爆紅的相關議題文章。」

精挑細選的小鮮肉卡司,左起:孫陽、陳珮騏、楊永維。

CHOCO TV 一開始就是原生的行動 APP 平台,但劉于遜認為:「現代年輕人追劇已有一半以上先選擇行動裝置,但其實我們鎖定的用戶和電視台一樣,只是收視管道不同。所以我現在等行動平台穩定成長後,再回到電腦,最終希望能達到『網台連動』,我們先從網路角度做劇,成功後再由電視台買入播放。」

這也牽涉到《 HIStory 》及他們正在籌備的下一部《老爸上身》(原名《囧爸練習生》)等劇,為什麼都是以一個完整故事約 60 分鐘長度的規格去製作。雖然現在許多人認為要貼近網路收視習慣的話,長度愈短愈好,但劉于遜表示:「從我們反覆的測試來看,其實網路最適合的長度有兩個,要短的話就是 15-18 分鐘,因為再低很難讓觀眾進入情境;要長的話就是 48-60 分鐘,符合從電視過來的用戶習慣,而網路大電影則是 48-72 分鐘。」藉由數據掌握對長度的精準度,劉于遜進一步解釋:「所以我們網路劇做 60 分鐘的話,既有可能賣給電視台,剛好又可以拆成 15 分鐘 4 集,又符合網路習慣,所以這就是《 HIStory 》的策略。」

謝祖武編劇製作的《我們是歐爸》也是 CHOCO TV 作品。

即使做自製劇時有許多策略,但投資自製劇的未來回收是否能讓這個模式長期經營下去,仍是最核心的問題。劉于遜直言:「確實現在投資戲劇,很難直接算出獲利,絕不是投 1 塊錢就能收 1 塊錢這麼明確的模式。但我自己領導公司先思考的是,公司要有獲利,必然是創造了某些重要的價值,解決了產業困擾的問題。而台灣影視目前的核心問題,就是大家不敢投資內容,我們又明明知道,有一群年輕人每天拿著手機在等待有價值的內容。我們既然有用戶基礎,每天在研究他們的行為,應該要去發揮更大的力量,盡可能讓影視產業回到好的循環,而不是只用外來劇留住用戶。」

劉于遜自信地說:「我們目前是唯一一個不間斷在做自製劇的平台,也已經證明自己有集結優質團隊的能力。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在投資的過程裡面,持續發展並堅持做對的事情,希望在做六到八部劇之後,能夠看到確切的成長。身為本土 OTT,我們非常不希望台灣觀眾接收的內容,最後只能由外來平台決定,這也是我們要奮力一搏的最大動力!」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