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越編劇的牆:揭秘編劇工作與生活 ——《2016 泛知識節》

0

文/Ann Chen

這一系列文章為 2016 泛 · 知識節「翻牆吧!知識」的活動紀實,我們將當下求知求真地感動盡力留下,想與世界某個角落正在努力翻牆的你分享。

知識不只在學校的黑板、不只在安靜的圖書館,當然 更不只在名為「學校」那棟被牆包圍的建築。2016 泛 · 知識節「翻牆吧!知識」承襲著泛科學年會的精神與架構,變的是讓更多的知識在這裏碰撞,不變的是那渴求知識的靈魂。如果知識是一道牆,現在就讓我們用求知慾翻牆吧!

關於本場次【除了期待交稿,編劇的生活就像無間道一樣?】的活動介紹,請參考這裡

2016 泛知識節與植劇場聯合策劃一系列專題講座,以職位區分,邀請多位影視幕後從業人員前來分享,為聽眾構築完整的影視幕後生態圈。眾所皆知,一部好的電視劇,除了演員與導演外,還有一大功臣「編劇」,所有的故事起點、美好想像都是從編劇開始。這場講座有幸邀請到溫郁芳編劇前來對談,帶大家一起深入認識編劇工作。

想當編劇,開始寫就對了

溫郁芳過去作品題材豐富,有以警界為主題的《波麗士大人》、醫界生活的《大醫院醫師》等職人劇,還有偶像劇《轉角遇到愛》,以及多部替公視、大愛劇場編寫的戲劇,最近手上則是在忙植劇場系列的「五味八珍的歲月」。被問到當初怎麼進入編劇行業,她用「陰錯陽差、因緣際會」來形容,當初世新畢業後,因為喜歡劇場環境,陰錯陽差考上台大戲劇所,但入學前跟拍了兩部電影卻被王小棣注意到,因此研究所期間就一直在稻田工作是擔任行政助理,也跟著王小棣寫 《大醫院醫師》,開始自由編劇的生活。

溫郁芳將連續負責兩部植劇場作品的編劇任務。

許多人都好奇編劇的一天都在做什麼,溫郁芳笑著回答:「覺得自己每天都呈現雙腳萎縮自我隔離狀態」。過去壓力大時,曾經每天早上七點才睡覺,還要外加兩包菸。現在懂得要規律,五點多起床,服侍完貓同事後開始上班,內心會有個打卡鐘,五點下班,但有時候還是會加班。但除了規律生活外,要怎麼當好一個編劇呢?她給出兩個建議:多認識人、常寫,前者可以透過編劇班、表演班等活動,其他也有很多管道可以認識導演和製作人;至於後者就是開始寫,可以寫一齣十分鐘的短劇,或是從自己的生活紀錄開始,只要靜下心來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想法都行。

編劇必須喜歡你的主角

編劇在寫作上可以分成自由創作及接收指令兩種狀態,像《戀愛沙塵暴》就比較自由,王小棣只說了這是關於戀愛成長故事,其他部分可以自由發揮,因此溫郁芳就從最喜歡的歐巴桑角色下手,寫了一個中年人的荒謬愛情故事;加上平常和朋友、媽媽聊天時聽到很多抱怨,因此選擇家庭作為故事基底,整個規劃就慢慢成形了。另外接收指令,因為有侷限有置入,所以會照著上頭的想法走。不管是自己想寫的故事或是別人的故事,經過前面的溝通討論,回到書桌前步驟都是一樣的,「必須喜歡你的主角」溫郁芳特別強調,這樣才能讓他變成故事的一部份。」

《大醫院小醫師》是溫郁芳的出道作。

至於要從哪裡取材?溫郁芳分享自己的經驗,主要分成兩部分:生活與學習。生活又分成過去、現在、未來,過去就是以前的事,求學過程、家庭、成長背景等;現在則是目前碰到的事情、台灣社會現況等,例如陳國富就會特別從壹週刊取材;而未來的夢想或渴望也會變成劇本的一部分;現在、過去、未來的交織是劇本的重點。在學習方面,編劇好像會患有資訊焦慮症,害怕自己沒有跟上腳步,因此會多看書、電影、電視,像最近重看了「生命中的鹽」,重啟了生活的感知,這些都是創作的泉源。

另外她也改編過真人真事,只是在寫劇本時必須隱惡揚善,找出戲好看的邏輯外,還要把主角寫得有趣。還有傳記改編,必須顧忌真實人物的想法,還需要跟主角做很多溝通討論,例如她著手處理的傅培梅傳記,因為本人已經過世,兒子及女兒的想法就必須考慮進去,很多細節也只能就現有資料發展。溫郁芳說:「改編劇本會有很多真實和虛構之間需要拿捏的部分,不過回歸劇本專業,還是有起承轉合、情節鋪展等問題要解決。」

在批評當中尋找下次進步的動力

在劇本開展階段或是播出後,會陸陸續續接收到許多評價與建議,可能有好也有壞,編劇該如何調適?溫郁芳用自身經驗建議,「不管收到稱讚或批評都應該開心,畢竟編劇面臨別人的質疑是家常便飯,甚至為此還需要一直修改劇本,必須自己做好調整並保持信念,一味附和別人的劇本一定不好看,反而要在建議中找到進步的動力。」不過她認為編劇最好能參加劇組的前置會議,因為每個人對主角的服裝或想像不太一樣,對於文字表達的理解也不一樣,經過溝通討論後,可以把每個人對角色的想像放在最接近的位置。

《太陽的後裔》是最近先拍後播的討論案例。

近來關於「邊拍邊寫」與「寫完再拍」兩種不同製作模式有許多討論,但關鍵點卻是在編劇身上,溫郁芳認為「寫完再拍」對編劇是相對較好的模式,雖然「邊拍邊寫」比較偏民意導向,但對編劇來說相對辛苦,結構上容易不完整;不過「寫完再拍」也會擔心跟不上現實,例如最近在動筆的一個故事加入了華航抗爭,但擔心播出時,觀眾早已淡忘這件事。

最後,我們談論到交稿後應該做些什麼事,溫郁芳的回答令人相當意外:「看一部電影放鬆一下,順便思考這幾個月來得到什麼。」漫長的編劇生涯讓她很注重「反省」,每天都會想一下今天到底寫了什麼、還有什麼不足之處。不過當問她最近有有沒有醞釀什麼故事時,她也不改搞笑本色:「最近是空的,可能要花點時間躺在家裡地板好好想一下。」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