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在一起,就好》曾沛慈:從選秀歌手到演員,體會當一個演員要沒有極限

0

撰文/Maple;攝影/黃詠靖

dsc_8791-1000x664

《在一起,就好》女主角曾沛慈,接受娛樂重擊專訪。

訪問的那天外頭下著不小的雨,一片陰冷潮濕的氣氛,在這樣的天氣工作不免令人感到些許沮喪。但一和曾沛慈同時坐定在桌子的兩端,溫暖爽朗的氣息,就毫不掩飾地從她的眼神、表情和肢體一波波地撲面而來。她爽朗的笑聲和直接真誠的話語,讓這場訪談頓時不像是單純的工作往來,更像是面對一個好久不見的好友,好不容易可以一起坐下來喝一杯咖啡,迫不及待地打開話閘子,一件件傾倒出久未相互傾談的經歷與心事。

充滿意外的星光之旅 曾沛慈:「我的人生就是場意外」

問起她從《超級星光大道》的高人氣選手轉向在戲劇耕耘,怎麼去面對陌生的戲劇和演員身分,她霹靂啪啦地從她參加星光大道的「意外」開始說起,並且非常認真地先告訴我:「其實直到現在,我還是不覺得自己可以被用『演員』來稱呼。尤其是在我拍『終極』系列的過程中,遇到超多厲害的前輩演員,看見他們真的是把演員這兩個字當成使命跟志業。說實話我覺得自己還有些包袱拿不掉。我覺得當一個演員要沒有極限,對我來說演員是個很崇高的詞,我頂多只是個在演戲的人,而我之所以變成在演戲的人也是很奇妙的緣分。」

「其實,我最近剛好放了個假,在整理自己過去的資料,就看了一些過去在星光大道參賽的影片,然後發現當時居然有很多人認為我會奪冠,真的是連自己都嚇到。」她這麼驚訝是因為,當初會參加星光大道,純粹是因為有個非常熱愛唱歌、一心想成為歌手的朋友很想參加,希望她能陪她報名。只是「陪朋友」的她,其實光是接到進百人初選的電話就已經愣住了,她笑說:「我接到電話之後跟我爸媽說,結果大家都以為是詐騙集團!」

也許就是因為完全沒有得失心,也沒有想過自己是不是一定要唱歌、在星光大道能走到哪裡,曾沛慈在眾強雲集的星光大道第 2 季,反而常常唱出自然不做作的歌聲,讓大家印象深刻。

「其實直到參賽完,我也還沒有立刻覺得非當歌手不可。我花了一點時間思考了一下,後來就覺得,好,既然有這個機會,那我就試著在演藝圈努力看看。」就在她這樣想的時候,《終極三國》的戲劇邀約就找上門,她立刻點頭答應,「其實我想得很簡單,因為可以發展演藝事業,也可以跟唱歌沾上邊,所以沒什麼不可以的。如果當時來的第一個工作是要我主持或什麼的,我應該也會答應!」

0ehpqdp2di

在《終極三國》中飾演孫尚香。

直線條的曾沛慈,就在沒有想太多的狀況開始進入拍戲人生,她笑說:「當時我根本還不知道這件事多辛苦多可怕,結果第 1 場戲因為我走路姿勢太醜,光是拍個走路的鏡頭,就拍了 20 幾個 TAKE,然後我第 2 場就拍騎馬吊鋼絲。其實直到現在我都還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要繼續演?像《在一起,就好》跟鍾承翰合作,我看到他對演戲這麼執著又這麼有熱情,更覺得自己在演戲這方面一直都不夠好,如果要努力專心發展其實又會有壓力。」

不過影迷們也別擔心,充滿正能量的曾沛慈自己講完後又說:「但這次拍攝《在一起,就好》後很確定一件事,就是在快要殺青前一場很難演的戲,再次讓我感受到對表演很渴望、很深層的慾望。」目前開播不久的《在一起,就好》,曾沛慈飾演的韓曉琪幾乎跟她本人的樣貌如出一轍,充滿了正能量和勇往直前的勇氣,但曾沛慈透露:「我們劇本是邊拍邊寫,到後面我才發現韓曉琪的人生會有極大的轉折,開始有很多黑暗面出來。」當時曾媽媽比一邊忙著拍攝的曾沛慈先看完劇本,還特地飄過她書房,說了一句:「後面很難演喔!」

img_2610

曾沛慈(左)希望以《在一起,就好》帶來不一樣的感覺。(右為同劇演員,也是歌手的陳彥允。)

曾沛慈面對劇本後面的轉折,雖然笑說自己有點被騙的感覺,但正因為演出角色韓曉琪後半段的情緒反差跟前面非常大,而且是她還沒有嘗試過的類型,反而激發出她的表演慾望。曾沛慈坦言:「每個人一定會自己有想呈現在別人面前的樣子,也會有下意識隱藏自己的部分,但演戲就是逼你把可能不想被看見的那一面拿出來。雖然挑戰很大,但演的過程中我又覺得很過癮,我非常喜歡並享受自己能把隱藏的黑暗面釋放出來的勇氣。」在後面的重頭戲裡,她真的完全投入了角色和情緒,「我在片場真的被打了三四次,但完全沒感覺,因為整個在情緒裡面。」

這場戲於是不但是戲中角色一夕之間的重大轉折,似乎也成為「演員」曾沛慈戲劇人生的重大轉折,把本來她還模糊的表演慾望都逼了出來。相信這分油然而生的「過癮感」,應該會讓曾沛慈繼續演下去。

dsc_8766-1000x664

《在一起,就好》的一場情緒轉折戲,逼出曾沛慈的表演欲。

她同時也向觀眾預告:「《在一起,就好》不管是針對電視媒體跟角色背景內心,都是層層剝洋蔥般一層一層展開。發展到後面,大家才會愈來愈清楚,為什麼每件事會這樣發展,沒有任何事件是單一存在的。而且這部戲到後面,不管是感情戲或電視台的鬥爭都越來越激烈好看。整部戲最吸引我的地方,還是在它的故事核心,要我們每個人都不能騙自己,總有一天我們都要面對自己的內心,這是最難但也是每個人都最需要的。」

星光幫的演員之路 面對未來惶惑也要為彼此打氣

今年林柏宏以《六弄咖啡館》拿下堂堂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已經是繼李千娜的金馬獎最佳新演員後,「星光幫」演員拿下的第 2 座金馬獎,再度讓大家注意到這群星勢力。

p7491111a671187419

林柏宏才剛以《六弄咖啡館》拿下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直率的曾沛慈非常勇敢地坦言:「說真的,星光幫去演戲,以歌手的身分轉到演戲,其實是因為唱片市場整個大環境在萎縮。大家本來都是想唱歌的,所以過程中每個人都有辛苦跟心路歷程。像我自己即使第 1 部戲就接到不錯的角色,後面還有一系列演出,但自己也曾經面臨收入青黃不接、月薪比一般人還低的低潮。」

滿眼開朗的曾沛慈,說起自己的低潮其實看得頗開,她直說:「但我平常沒事不會拿這些來重新檢視,我雖然也曾經痛苦過,鬼剃頭、失眠、皮膚爛、被瞧不起…其實都有,但過了就過了。我會去想的是,我要怎麼樣真正好好喜歡自己、怎麼繼續變好。同時我也希望自己在不牴觸工作的狀況下,怎麼讓自己越來越真實,不要人前人後變成兩個樣子,那總有一天會出事的。」說到這裡我不禁開始佩服起眼前的曾沛慈,原來她並不只是直率天真,而是背負著人生的重量後,仍然滿懷勇氣與能量地往前衝,盡力地讓自己快樂、也讓別人開心。

雖然星光幫演員面對不同狀況,但曾沛慈非常期待彼此有機會合作,「我覺得如果大家可以一起演戲的話,應該會很有趣。像去年魏如昀演《舞吧舞吧在一起》時壓力非常大,其實每次首播大家都會一起看。千娜也一直鼓勵她告訴她演得很好,還會給一些專業的建議,像是『呼吸再放輕鬆一點』等等,大家彼此打氣感覺真的很好。」

面對未來演戲的發展,曾沛慈也認為:「其實我覺得自己演的類型還不夠多,像最近在微電影裡挑戰小媽的角色,就覺得很有意思。也有想過要嘗試使壞的角色,就像《在一起,就好》裡面艾熙演的角色。她笑說:「因為真的跟我太不一樣了,我反而會很想去進入那樣的內心試試看。」

曾沛慈曾多次透露,自己小時候最想當的職業前 3 名是醫生、空姐、老師。這次因為宣傳新戲也常講起這些夢想,她才赫然發現,其實剛好這三種職業她都已經在戲劇中演過了,覺得是個神奇的意外。相信曾沛慈的能量和勇氣,會讓這場奇幻旅程不停地搬演下去,也許有天她會在戲中演出選秀比賽的冠軍也不一定!

延伸閱讀:
我的毒藥你的菜?從《終極X宿舍》談談兩岸觀眾口味大不同
從《在一起,就好》看 TVBS 自製劇的新走向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

siki
mobile porn
frei porno
hd sex
hd porn tube
mmf po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