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競爭下的「限韓令」,港台影視產業反而是得利者?

1

文/Annie

2016 年下半年,中國傳出「禁韓令」,讓韓星大舉進軍中國的淘金大計遭受嚴重打擊,雖然從無官方宣佈及正式公文,但卻有越演越烈的趨勢。從禁止中韓合拍片、禁止萬人以上大型演出、禁止播放韓國藝人演出電視劇,到近期連廣告代言、模特兒、網路動畫、幕後工作人員,都在受限範圍,看來「限韓令」鬆綁之日還有得等,至於如何解套?這已不僅是單純的娛樂商業層面,而是牽涉風雲詭譎的大國博弈。

「限韓令」起因與時序

2016 年 7 月 8 日,美韓雙方召開記者會,宣佈將在韓國部署「終端高空防禦系統」( 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THAAD,簡稱「薩德」) ,這是美軍研發的攔阻導彈地域防禦系統,用以阻擋北韓導彈威脅,但由於薩德的雷達觀測範圍達 1500 公里,涵蓋到中國本土,無論在實際或政治意義上,都影響中方的「戰略安全利益」。接著,「限韓令」就從 7 月底起開始在小道流傳,內容包括:禁止對韓國文化產業公司新的投資;禁止 BIGBANG、EXO 等團體在中國演出;禁止韓國偶像團體一萬名觀眾以上的演出;禁止韓國電視劇、綜藝節目合作;禁止韓國演員出演的電視劇在電視台播放等等,並有傳廣電總局下達指令,要求在 9 月 1 日開始實施。

韓國人氣團體 BIGBANG

BIGBANG 今年五月才在中國追加 9 場、共計 11 萬名粉絲的見面會,如今已傳遭禁韓令封殺演出。

「禁韓令」一直未經官方證實,只稱將「收緊針對韓國明星的審批」,但根據韓國《中央日報》報導,7 月中以來「韓中文化合作項目接連中斷」,韓星到中國出席活動的簽證受阻、韓劇在中國播映無法通過審查。

到了 11 月 18 日,微博有爆料指,限韓令已經傳達給各衛視負責人,要求電視不可播出韓明星代言的廣告。也有媒體報導,電視台和網絡平台都不可宣傳韓國元素,也不可以引用韓國製作模式及工作人員。11 月 21 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回應:「沒聽說所謂的『限韓令』」,但強調「有關方面」應該要注意,中國民眾對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系統的不滿情緒。韓國外交部公共外交大使趙賢東,28 日出席第 4 屆中韓公共外交論壇時表示,中國限韓令在韓國引起憂慮。

換角、停播、馬賽克  韓星受災慘重

「憂慮」這外交辭令說得保守,事實上是韓國娛樂界一片哀嚎,身中第一槍的是憑《我是歌手 4 》在中國爆紅的韓國歌手黃致列,他在 8 月初浙江衛視的真人秀節目《挑戰者聯盟》中慘變「AV 男優」!出演的鏡頭全被打上馬賽克,成了只見側臉、笑聲的詭異藏鏡人。

鏡頭被剪走的還有 PSY、韓國組合 iKON、VIXX、monsta X,他們被江蘇衞視花大錢邀請參與電音比賽節目《蓋世音雄》,結果電音變靜音,英雄變空氣。還有當時正在中國拍攝電視劇《相愛穿梭千年 2 》的劉仁娜,第一時間被叫回韓國,已拍鏡頭全部由替換而上的郭雪芙重演。

已拍畢、拍攝中、即將開鏡的中韓合拍片當然不只一部,有傳受影響名單高達 53 部電視劇,隨便舉幾個例子:李鐘碩主演的《翡翠戀人》原定檔 8 月 25 日在浙江衛視播映,拖延到近日有新聞指將在 12 月 1 日播映,結果依然落空。還有 Rain 主演的《八月未央》,同樣播映遙遙無期,更別說 2014 年早就殺青,金泰熙主演的《書聖王羲之》,根本已經完全沒消沒息了。籌備中的電影《蜀山劍俠傳》原本打算邀請當紅炸子雞宋仲基擔綱,也因為限韓令,正好省下外傳的億元天價酬勞,改找小鮮肉陳偉霆演出。

q13

《太陽的後裔》劇照。

其中影響最巨的,應該要數韓劇在中國的播映,從《來自星星的你》《太陽的後裔》爆紅以降,中國資金大舉贊助韓劇拍攝、搶同步播映權,但一道限韓令,讓《師任堂,光的日記》《花郎》在韓國也要延後播映;《藍色海洋的傳說》影響力和話題度遠不及《來自星星的你》,被認為正是少了中國網絡平台的大力宣傳。少了中國投資,韓劇還能不能有大筆製作費拍出大器的作品,戲劇生態會引發怎樣的質變,後續效應值得觀察。

表演方面,根據中國文化部涉外營業性演出信息公告中得知,7 月份獲批演出的韓國藝人和團體有兩組,8 月份 4 組,9 月份 3 組,10 月份以後就沒有任何韓星獲得活動審批許可。近日因為限韓令上綱至廣告,曾以 2280 萬人民幣酬勞接下中國品牌手機 VIVO 代言的宋仲基,也被換成彭于晏,另外多個中國化妝品牌,包括滋源(宋慧喬)、韓后(金秀賢)、活泉(安宰賢)等,皆表示考慮換代言人。

禁令標準不一  部分節目照常播

83476-452862

《步步驚心:麗》倒是不受此次風波影響。

有限韓卻沒標準, 造成了有人被換角,有人卻照播的亂象,舉例來說,還是能同步播映的韓劇有《W-兩個世界》《任意依戀》《步步驚心:麗》,網絡劇《評價女王》。仍能上映的電影有李準基《謊言西西里》、Jessica《那件瘋狂的小事叫愛情》、金荷娜《非常父子檔》。綜藝方面,《如果愛 3 》的希澈直到 11 月還是正常露臉,也沒聽說電視台因此受罰。而大舉購買韓國人氣綜藝版權的中國版《蒙面唱將》《我去上學啦》《真正男子漢》《爸爸去哪兒》 等等卻似乎完全沒受影響,有的順利播完,有得還要製作新一季。

韓流正盛的時候,買韓國版權、用韓國團隊是蜜糖,現在卻是砒霜,目前連幕後工作人員都在限制範圍,自我審查勢必越演越烈,例如湖南衛視邀請韓國團隊製作的《來吧說做就做》批文沒過必須延播;浙江衛視《 24 小時》明明有韓國製作團隊,卻大分貝撇清。原本的宣傳賣點,現在全成了不能說的秘密,低調再低調。

「禁韓令」動搖國本?

影視娛樂產業,為韓國帶來 6.42% 的 GDP,增長最快,而最主要的出口市場便是中國,去年達 379 億人民幣,佔 4 成比率。除了影視節目的購入,根據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 (KOCCA) 的統計,目前中國對韓國文化娛樂產業的總投資額高達 3 兆韓元,部分舉例:

%e9%99%90%e9%9f%93%e4%bb%a4

除了直接入股,投資層面從電視劇故事製作、網絡遊戲設計、搖滾與電音活動、網絡漫畫等等越來越廣,因此「限韓令」足以造成經濟面重大影響,可證明的實例便是「限韓令」消息一傳到韓國,8 月 2 日 SM 和 YG 的股價應聲下跌 6%,韓國四大娛樂公司 JYP、CJ、SM、YG,在限韓令傳出後三日內,市值共蒸發 3615 億韓元(約 98.7 億台幣)。中國市場對韓國來說沒有可取代性,韓國恐怕會繼「獨島爭議」失去經營十年的日本市場後,再度因政治問題在中國市場跌大跤。

港台「漁翁得利」?中國自作自受?

「限韓令」一出,有遠見的藝人應該趕緊去卡韓星空出來的位子,前文提過的郭雪芙、彭于晏補上了缺,中國一票小鮮肉機會也多了。還有即將到來的跨年活動,大咖韓星不能來,港台歌手大舉被邀去對岸,間接害台灣今年跨年找不到大牌壓軸,竟也成「限韓」受災戶!

彭于晏 Vivo X9 廣告

韓星沒了,中國本土藝人會有更多演出機會,錢也不會讓韓國人賺走,站在保護本國利益的立場,其實是好事,但歸根究底,為何當初韓星能輕易打進中國市場? 不就是因為中港台明星的片酬高得驚人,製作單位和廣告商才會找能帶動話題、相對便宜又性價比高的韓星嗎?如果藝人酬勞沒有規範化,只會一再推高製作成本,限了韓星卻也沒省到錢。

另外,目前限韓令擴大到幕後製作團隊也不可以有韓國人,除了已引進的之外,短期內應該不會有購買韓國綜藝節目版權的動作。但中國的節目製作團隊,正是借助韓方先進成熟的製作經驗,得以迅速累積實力,如今限韓,節目製作水準可能會受到影響。

態度反覆  又傳鬆綁?  大國博弈小民當災

607890_cae177e4962ba9e4_o

韓國兄妹檔組合「樂童音樂家」將在上海舉辦演唱會。(圖截自新浪網)

近幾天連續傳出,樂童音樂家在上海開唱過關,EXO 南京演唱會延期。到底官方政策尺寸如何拿捏,外界依舊霧裡看花。今年的「限韓令」,不得不回想起 2011 年的「限娛令」,當時受災的港台明星,像是也曾經被馬賽克的歐漢聲,現在不但解禁,個個都比之前彈得更高,因此可以預期,「限韓令」應該也只是一時,關鍵在於中、韓、美這三國的博弈。奧巴馬、朴槿惠主導的薩德系統,會不會因為朴槿惠總統位置可能不保、川普新官上任,中國要重新摸清兩邊立場,而出現新的變數,這才是影響限韓令後續發展的根本要素。

常被認為不入流、被看低一線的娛樂產業,竟可以成為大國間政治博弈的籌碼,所以怎能不好好扶植推動呢?

延伸閱讀:
全智賢+李敏鎬=韓劇成功方程式?奇幻韓劇《藍色海洋的傳說》能否帶起新風潮?
韓國最火的有線電視台 tvN是怎麼辦到的?
韓劇版權暴漲 500 倍 KKTV 韓劇顧問金永源:成功造星是第一要素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