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雖可恥但是有用》:早就演歌雙棲,加上全身「演技魂」的星野源!

0

文/費雯麗

0mz8sp6

星野源因《逃避雖可恥但是有用》再次創造話題。

害羞時,他就會不自覺地推眼鏡,那兩片小玻璃窗像是盾牌,豎起防衛,鎖住他深邃的眼眸,保護自己不被別人看清。不被身邊這個越來越可愛(雖然本來就很可愛)的女孩,看見他眼底的倉皇、羞澀、愛戀與慾望。

逃避雖可恥但是有用》(又譯作《月薪嬌妻》)中木訥卻討喜,有時候卻想揍一拳打醒他的平匡先生,是觀眾又羨慕又嫉妒、又溺愛、又想翻白眼的有趣存在。能讓觀眾一次擁有那麼多情緒,不只劇本甜、不只 Gakki 美,星野源的詮釋,當然居功至偉。

但在《逃避雖可恥但是有用》之前,你對星野源的印象是什麼呢?

星野源其實有三個身份—–上過紅白歌合戰的暢銷歌手,「音樂」這塊這是一般人對他最熟悉的領域;而他同時也是出過 5 本書、擁有多項連載專欄的作家;身為演員,他也與宮藤官九郎、阿部貞夫等同樣隸屬在劇團「大人計畫」之中。也許是因為作為歌手的光芒太過閃耀,他其它的長才總被忽視。但被宮藤官九郎稱為「才能の塊」的星野源,其實從國一開始,就是音樂、戲劇二刀流。

201609171248152_0

片尾曲〈戀〉是星野源作詞作曲兼演唱。

讓我們話說從頭吧。老家開蔬果店的星野源,父親的興趣是爵士鋼琴、母親過去則以爵士歌手為目標,因此從小到大,音樂就慣性地流淌在他的日常之中。同時,他也非常喜歡麥可傑克森。從音樂到舞蹈,表演形式的整體呈現,充滿著娛樂性的流行樂之王,在他小時候就如同神一般地存在,這也影響到他日後的表演方式,總是融入著各種元素。

進入小學後,星野源首次進入到一個陌生的團體,被不相干的「他人」所包圍著,讓他莫名地感到壓迫,變得內向而內斂。國一時,他開始練習吉他,並且在朋友的邀約下,參與一場戲劇表演。雖然是只有一句台詞的角色,卻讓平時沉默不想出眾的星野源,突然發現演戲的有趣之處—–彷彿置換成另一個身份,「表演」。讓他似乎能自然地站在眾人面前了,而當他大聲地將台詞念出來時,猶如演奏音樂一般讓他覺得心情舒暢。音樂、戲劇,就此都成為他表達自己、放鬆心情的暢言管道。

高中時,他對「大人計畫」製作的舞台劇《マシーン日記》一見鍾情,喜歡就融入其中,似乎是星野源的個性,於是他也加入了大人計畫的陣容之中。直到現在,他仍隸屬兩家事務所—–音樂事務交給 Amuse,演員工作就交給「大人計畫」。

非典型帥哥  魅力照樣打中女性

星野源並非典型帥哥,他的「昭和臉」與文靜男子形象,讓他很容易接到類似的角色—–不擅言詞、不苟言笑、不善於異性互動。比如 2013 年他首度主演的電影《宅男之戀》(箱入り息子の恋),就與《逃避雖可恥但是有用》的平匡先生,有著相似的人物設定。

top_slpt_6

星野源《宅男之戀》在當中的角色,是個已經 35 歲,卻從來沒談過戀愛的宅男。

《宅男之戀》描述著恐懼人群、缺乏社交能力、內向至極的天雫健太郎(星野源 飾),雖然已經 35 歲、有個市政府的穩定工作,卻完全與「女性」無緣,擔心的父母為他安排了相親,來赴約的漂亮女孩奈穂子(夏帆 飾)是個富家千金,卻在小時候因病盲眼,奈穂子的社長父親認為健太郎沒有照顧女兒的能力,阻止兩人來往,但兩人在因緣際會之下,越走越近,最後走進對方心裡。

健太郎的設定,比平匡要再更「極端」、更「封閉」一些,但在表現手法上,反而可以利用劇情起伏的張力,做出較誇張的演出—–大哭大笑、狂奔尖叫,甚至還有兩齣親密床戲的突破演出,讓他橫掃該年度各大電影獎項的新人賞,亦包括了第 37 回日本奧斯卡新人獎(同年他在園子溫的作品《地獄開麥拉》(地獄でなぜ悪い)中飾演的角色,也同樣獲得了好評,許多獎項都是兩部作品一同評價,加乘下獲得殊榮)。

original

《地獄開麥拉》是一部動作喜劇電影。

不過筆者想推薦的,還有另一部 NHK 的放送 90 年紀念特別劇《紅白誕生之日》(紅白が生まれた日),內容描述著每年 12 月 31 日播放的「紅白歌唱大賽」的前身—–廣播節目「紅白音樂試合」,是如何在日本瀰漫著敗戰低迷氣氛中,用音樂鼓舞人心的故事。星野源並非主角,也沒有唱歌,他飾演的是一名負責翻譯的日裔美軍 George 馬淵。

沒錯,人物設定依舊是個不苟言笑、將情緒全鎖在心裡的角色。不過這次不是單對女性,而是加上了國籍身份認同、夾在中間兩邊不是人的尷尬,從一開始舉手投足間盡是嚴肅克己,到理解後相知,逐漸軟化立場的轉變,雖然篇幅受限,並沒有太多時間讓星野源發揮,卻仍舊是個吸睛的有趣角色。

《逃避雖可恥但是有用》的話題性,除了片尾的舞蹈紅到成為全民體操,星野源如何詮釋平匡,在日本觀眾間形成了演技評價激戰—–有人認為他的演技根本不是演技,只是平淡的台詞機器;也有人認為他的表現手法又是一大突破,因為那些細微的小動作與眼神流轉之間,內斂中見真情。文中所提到的,2013年的健太郎、2015 年的馬淵、2016 年的平匡,還有那些被筆者割愛的角色,其實都看得出星野源演出的人設一致性,這也許是星野源在演藝之路上的困境,卻也有可能化為優勢。

畢竟拿出來排在一起就知道,平匡先生雖然包含了其他角色的影子,但又再進化了一些,變得更柔軟、綿密、細膩。一個演員當然可以接演著同樣類型,至於會被視為「定型」、或者變成堪稱範本的「典型」,就靠演繹手腕的高低了。而星野源,值得被期待。

延伸閱讀:

用可愛去顛覆!把婚姻建立在資本上的《逃避雖可恥但是有用》
新劇秀舞蹈引風潮,新垣結衣從來不只是可愛而已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