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傳遞娛樂製片人羅佩儀:「只要我拍的東西夠好,絕對有人要買!」

1

撰文/Maple;攝影/莊永鴻

TRO_0016

傳遞娛樂製片人羅佩儀,接受重擊訪問。

台灣在網路、多螢環境及相關科技產業,發展從來不落人後,甚至趨向成熟;但在網路影視業這一塊,卻大幅落後其他國家。始終未能從網路收視獲利的台灣影視,又因電視廣告收益不斷下滑,只能一再節省成本,導致內容劣化,員額、創意萎縮,本土影視內容低落。又惡性循環地逼年輕人才出走,觀眾群只好樂意擁抱國際市場和外國戲劇。

台灣多年來缺乏授權網路平台(直到近兩年才有本土與外來平台開始進駐經營),既有的影視產業結構(如電視台、有線系統頻道商)不夠完整,網路收視也未建立收費概念。如此惡劣的環境中,竟然有一家製作公司「傳遞娛樂」默默在台灣耕耘有成,他們至今已經出品網路綜藝《校花點點名》、網路劇《迷徒 Claire 》(第二季《迷徒 Chloe 》也正要上檔)和《劣人傳之詭計》等,不但作品成績亮眼,更難得的是品質相當整齊,究竟傳遞娛樂的掌舵手羅佩儀,如何以一己之力,完成這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呢?

在中國看見台灣人才 不甘讓年輕人淪為代工

羅佩儀坦言,她過去其實一直在中國工作,待的時間長達 12 年,會著手做網路內容,還是因為受到中國風氣的影響。「從 03、04 年到現在,每年都不斷聽到,某某網劇破多少點擊量、有多熱門。但因為我自己是台灣人,在參與的過程中,發現很多中國網路劇,其實都來台灣找團隊,而且台灣團隊在成本上還比較便宜,我大吃了一驚。過去我們都會直覺認為台灣比較貴,所以到中國製作,但聽到這個消息,先是覺得不舒服,台灣怎麼會淪落到這樣?但轉念一想,既然台灣有更優秀還更划算的人才,自己也有資金了,為什麼不回台灣?我還是想要為台灣做自己的戲,而不是在產業裡替別人代工、打工而已。」

TRO_0085

羅佩儀對於自己的作品很有信心。

雖然起初是受到中國市場影響,但羅佩儀也有自己很明確的目標:「中國做網劇都是搶 IP,我自己則是很早就想要做原創。回台灣開公司,一開始就設定往新的網路市場走,畢竟傳統影視已經很明確地只會繼續縮水,一定要從新媒體出發。因為最困難才最有生機,也才會有最多可能性。」

就羅佩儀的觀察,兩岸網路影音發展,其實有一定落差。中國網劇大概在 2008 年左右開始發展,她自己 2010 年左右開始做網劇,到差不多 2013 年的時候已經全面爆發,不但屢創話題,更捧紅不少明星。當她回到台灣要做網劇的時候,卻發現當時台灣甚至還沒有網路劇的概念,她每次說要做網路劇,都被誤以為是要做微電影。不過她做網劇的決心絲毫沒有改變:「我的策略定得很清楚,就是要做網劇,而且不但是連續劇,還是一做好幾季的系列。因為單一的東西很難去做行銷、去推,也難以創造更大的效益。」所以她的《迷徒》,一開始就已底定前 3 季的大致路線,包括《劣人傳之詭計》也是一開始底定就有 2 季。

1467280060260

《劣人傳之詭計》結合懸疑驚悚與偵探推理。

羅佩儀也表示,台灣網路影音環境的確沒有中國成熟。「一開始做《校花點點名》的時候,都還沒有現在這些影音平台。我們做的節目絕對是有質感的,但為什麼不放到電視上播?主要是因為目標客群不同。而且一旦要在電視台播,受限就非常多,包括長度、議題企劃等等,我們覺得很棒的、電視台不一定覺得很棒。所以不如我們就自己來,自己做覺得好的東西,然後自己上傳,沒有影音平台我們就先做 Youtube 也沒關係。因為我相信,只要我們做出來的是好的東西,一定可以慢慢累積起來、做出口碑。」

策略定位清楚 「要做就要做原創精品,知道自己的市場利基在哪裡」

羅佩儀著手做網劇,除了靠著堅定的信念,還有精準的策略和國際目光。她發現雖然中國資金充裕,但過度迷信 IP,她的原創劇若要走中國市場,勢必要耗費大量的溝通與時間成本,不如自己來。「我設定的目標就是像 Netflix,我絕對不是要快速、低成本、劣質的東西,而是從演員到影像質感都要做起來。相信只要我是精品,朝精品的路線走,我不相信好的劇會賣不掉。」在堅定的信念推動下,這位「聰明的傻子」,在第一部戲劇《迷徒》就把手邊的資源資金全投下去。「反正先做了再說,其實做的時候根本不知道平台在哪,但拍完《迷徒》後 LINE TV 剛好上線,才搭上的。」

claire-cover

由李毓芬、修杰楷主演,《迷徒 Claire》探討愛情與婚姻,事業與野心。

台灣的新媒體平台現在方興未艾,但透過不斷做、不斷試著談的過程,羅佩儀也發現,雖然影音平台都還在草創階段觀眾比較熟悉的也只有 MOD,但只要不設限全部去談,總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像是在《迷徒》初期,蘋果就為我們帶來很大的宣傳力道,Yahoo 也很努力在幫我們推。只要是新媒體,我們全部去試、去談,因為我的劇品質好、所以我有信心,也其實早就著手進行第 2 季。」

所以她誠心給台灣團隊建議,如果想做網路劇,「建議還是先從台灣出發,因為現在新媒體越來越多,像 Yahoo、KKTV 等都很重視原創影音。做網路劇一定要先從平台著手去合作,現在台灣的平台漸漸有經驗,倒不需要一直先想著中國平台如何如何,尤其現在台灣紅的內容跟中國網路劇的東西已經差很多。在中國可能一個有點擊量網路紅星,還比傳統明星來得有力。」

精心選題、提高品質  投遞正確族群

羅佩儀選題的概念也很明確,雖然《迷徒》可能接近她本身的都會女性經驗,但她說「年輕人喜歡什麼我就做什麼,不一定要都會女性。像是警匪等等感官刺激高的類型,目標客群一定是八年級生。接下來還有一部《緝魔》,就是融合警匪辦案劇和邪教的元素。」

14242316_1072176002859315_4783671768123971226_o

《迷徒》系列第二階段,則是找來的金馬獎得主李千娜,延續上一季的角色。

同時也聊起中國現在紅的「網路電影」概念,其實跟羅佩儀的目標一致。「網路電影都是類型明確、感官刺激超強的內容,清一色放在 VIP 付費播出,對製作方來說,也是一個比較大的保障。其實台灣也不是沒有這樣的經驗,只是過去都只放在電視上播,所以我們叫『電視電影』。隨著現在台灣有越來越多網路新平台,未來可能也會朝這目標邁進,像 Line TV 已經打算要做 90 分鐘的網路電影。」

除了網路電影,羅佩儀也認為「網台連動」的概念很重要,所以她不但讓《劣人傳之詭計》推上了緯來電視台播出,《迷徒 Chloe 》也採先網後台的播出方式,在台灣是比較少見的。羅佩儀解釋:「這幾年中國開始有『網台』連動,其實是網路劇先做、再放到電視播。會有這樣的製播邏輯,就是因為傳統電視台也知道,未來年輕族群不會再看電視頻道了,所以製作的能量轉移到網路製作方。不知不覺發展 3 年下來,已經是網路劇為首、電視台跟進的狀況。」

相較起來,台灣的戲劇操作仍然不夠重視網路多螢和年輕觀眾,觀眾也還比較受限在電視台品牌,這些都是對於網路劇發展的不利條件。羅佩儀的理念就是先做出夠好的作品,去說服觀眾,也說服投資方。如此堅定地朝網路劇方向走,背後的關鍵也是羅佩儀相信的:「只要內容口碑好,觀眾一定願意付費觀看。像是《麻醉風暴 2 》,我相信即使是要付費還是會有很多觀眾買單。」只要能與影音平台做付費合作、被放在 VIP 付費內容,製作方就能夠得到更多的資金回饋,做更多後續的操作。

從《迷徒 Claire 》到《迷徒 Chloe 》 獨立故事為了導向電影

提起即將上檔的《迷徒》第 2 季,毅然放棄延續首季《迷徒 Claire 》線中留下的謎團,選擇重新再來。羅佩儀其實有更長遠的終極目標:「原本確實有考慮過要延續,但因為我做這 3 季希望,最終能導向多段式電影,像《北京愛情故事》那樣的操作方式,所以最後定調,直接跳到另一位女主角身上。雖然她們是不同的都會女子,但都是敘述她們在愛情跟職場上面,追逐愛情跟夢想的過程。」提起一手主導的《迷徒》系列,羅佩儀顯然用情很深,她用滿懷同理的口吻說:「Claire 和 Chloe 相似之處在她們的堅持、知道自己要什麼。但又有一個共通點是迷惘,她們在追逐目標的過程中,會一度陷入拉鋸的迷惘,但最終又會重新發現自己真正要的什麼。」說到「堅持、知道自己要什麼」,筆者心裡想的是眼前的羅佩儀必定和劇中的角色有不少共鳴吧!

TRO_9936

傳遞娛樂的團隊大合照!

經過前兩季的嘗試與摸索,羅佩儀也透露,接下來的《迷徒》第 3 季將是能量爆發的一季。她會完全拉到美劇的規格,把每集長度擴展到 45 分鐘,全劇共 8 集的完整性。而且故事會是雙主角線,拍攝兩名閨蜜各自的故事,其中一條線甚至可能會到西雅圖去拍。

明年傳遞娛樂也將正式挑戰大銀幕,一部是與中國合拍的「災難片」,直接顛覆並挑戰「為什麼韓國能拍《屍速列車》我們不能」的現況;另一部純國片則希望拍出不一樣的校園青春片,會更接近美式的 YA 片。「我相信我們不會拍不出《屍速列車》的,只是沒有人做!」羅佩儀彷彿一肩擔起台灣影視的重責大任,她要證明台灣人才很多,能量也很大,只要善用、善於選題,一定可以做出讓人刮目相看的成績。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