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斷進化的韓劇,打亮立體鮮明的女力:《拖著行李箱的女人》

0

文/艾利斯

Woman_With_A_Suitcase-tp22

以律師作為故事背景,卡司找來崔智友、朱鎮模、李準、全慧彬。

全世界有近一半的人口是女性,但總被許多的枷鎖和既定印象綑綁著。今年韓國這波的換季韓劇,從崔智友的《拖行李箱的女人》、孔孝振的《嫉妒的化身》到金荷娜的《通往機場的路》,不約而同地在每個故事裡,強化女性在職場、戀愛和婚姻的過程中,表達自己的權利。

韓劇進化過程中,一般劇中女主角的職業,主要是為了有故事線可以延伸描述,而少有她們為工作努力的過程。轉台看向韓國的「日日劇」會發現,傳統韓國家庭形象還是出現在電視劇中,在環境許可狀況,女角們婚後多會在家相夫教子。但再看向車金珠、表娜麗和崔秀雅,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專業,並努力的在領域當中爭取到大眾的認可。

「對車金珠來說,旅行箱也是自己自信的源泉。」—–《拖著行李箱的女人》製作人

womansuitcase01-00013

崔智友飾演 Golden Tree 律師事務所事務長。

崔智友在《拖行李箱的女人》當中所飾演的車金珠,因為考試前恐懼症導致 5 次應考全落敗,最後目標轉向,在律師事務所中成為事務長。如同《傲骨賢妻》當中的 Nana 一樣,擔任律師獲得勝訴的材料收集者,做出口碑後,成為業界的黃金樹。她雖然沒有律師資格,但物質生活過的比律師還要好。也因此,被陷害後想要東山再起時,有能力的律師不是她的目標,而是需要一個可以扮演傀儡的律師。

過去的她只專注在勝訴率,被害出獄後,隨著與李準飾演的馬鍚宇律師相處,逐漸改變她原本看待訴訟案件的想法。過去所做的努力只因為有助於勝訴,卻忘記她因此更接近真相。令人印象最深的,是在第 6 集的醫療訴訟案件進行中,車金珠告訴朱鎮模所飾演的咸代表:「我不是護理師、醫師也不是律師,但請不要說我一點都不懂這個案子。」因為在這之前,她努力學習全然陌生的醫學領域,只為了更了解事件的發展過程,能為委託人的情感負責。

目前為止劇中選擇的案件,獲得很高的共鳴度,像是離婚、性騷擾、醫療訴訟和家暴後的防衛致死等,都是在生活中常見,且需要纏訟很久的案件。但劇中進行的步調非常快速,不會讓人感到不耐。而每集的固定情節—–離婚案件,更可以說層出不窮在各個社會階層中發生。

「失業、服刑、失戀,人生很順利的女人,她居然一次經歷了全部,她要是正常才奇怪吧,而我們也都是潛在性的患者阿!」—–第 6 集

車金珠因為全心全力在訴訟案件中,最後失去婚姻;加入黃金樹律師事務所的具智賢,是離婚專門律師,同樣因為老公外遇,為自己的婚姻煩惱;後來五星集團媳婦趙藝玲所引介的案子,也都是離婚案居多。這個會拿離婚當主線背景,著實也讓人聯想到現在人們的生活。許多家庭都是雙薪家庭,要在工作和家庭間獲得平衡是件難題,更因為生活物價的飆漲,讓不少人會因為金錢與家庭關係緊繃,成為離婚導火線。

suitcase07-00005

女主角周旋在咸福居與馬鍚宇之間。

在類似這樣的社會環境,近年台灣的離婚率晉升亞洲第一。拿 2015 年數據來看,台灣主要是發生在 30-35 歲區間,韓國近年則出現高齡的黃昏族離婚潮,甚至追過新婚離婚的離婚率。主因除了他們開始對自身幸福更看重,更還有因為韓國老年貧困率高達 5 成。許多人在退休後,因過去退休金制度不完善,又找不到足以支撐家計的收入,導致生活陷入困境,演變成為在當地宣告破產的人當中,有 1/4 是老年人口。

韓國是保守的國家,社會氛圍需要遵守長幼有序,更甚至男尊女卑的概念。在父權為上的社會體制下,原本絕不進入廚房的男性,在近年透過韓劇、韓綜,可以看到正在被翻轉的形象。尤其是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料理節目和自炊生活拍攝,這些的轉變也逐漸改變社會風氣。

看了這麼多年的韓劇,今年特別有感。有越來越多的戲劇,在對於女性的描述上變得更加立體,不再是只能透過人物設定才能夠理解的角色,而是可以透過戲劇的發展過程,了解到她的成長還有多面性,主角的工作也更加多樣化,也因此,更多人可以從中找到自己得以投射的地方。

延伸閱讀:

「外遇」就一定要灑狗血嗎?質感韓劇《通往機場的路》

2016 年秋冬韓劇介紹:「大牌回歸」vs.「改編翻拍」的戰場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