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音樂人系列】專訪舒米恩 Suming /留給下一代什麼?音樂是最無害的方式

0

文/JESSIE C.

5U5A1881

「我覺得音樂是『最無害的』,不管哪一種形式的音樂,這是我擁有的能力,那我當然會想透過音樂去傳遞關於部落、關於文化的訊息。」

許多人或許認為,Suming 在音樂上的用心與不斷突破,是因為將原住民文化的傳遞與傳承視為使命,他卻不完全認同:「講使命有點嚴重啦!但從來沒有懷疑過這件事情。」不過之後,他又搖搖頭無奈地說:「台灣人大概會很關注日本或韓國在發生什麼事情,最近部落發生什麼事情,我看沒有幾個人了解。」因此,他希望透過音樂,重新喚起大家對台灣、對土地的注意力。而因為太認真投入原住民文化相關活動,作品也屢屢獲獎,讓外界對 Suming 的期待越來越高,時常,許多社會運動也期望他的表態與發聲,但他卻寧願透過音樂讓大家多關注與愛護這塊土地,而不是用音樂去抱怨現況與困境。「要抱怨政府,政府其實做得太少了。」他無力地說道。

以「愛」保護土地和太陽的孩子

除了音樂人的身份,Suming 同時是「阿米斯音樂節」與「海邊的孩子演唱會」創辦人、演員以及原住民文化的傳承傳播者,對他而言,其中最困難的角色是演員,那是一個相較於音樂,他太晚才開始接觸的專業。「我最近喜歡看電影,從開始替電影寫歌的時候,突然覺得電影是非常多藝術融在一起的作品。」當問及最近喜歡的一部電影,他笑答:「當然是《太陽的孩子》啊!」今年,Suming 為《太陽的孩子》所譜寫的主題曲〈不要放棄〉分別在金馬與金曲獲獎,劇情講述原住民的農地面臨財團、政府兩方威脅,留在部落的老人家無力捍衛,直到部落女兒 Panay 的歸來,才終於扭轉困境⋯。

「其實看完電影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寫這個歌,很難過。」在外人看來僅是電影畫面的故事,卻是 Suming 親身經歷的事件,他忽然有感而發地分享了主題曲的創作心路歷程:「我不想再重複講抗議、或講土地正義這種事情,很硬啊!不認同你的人可能就變成跟你對立的立場。但事實上我覺得,我才要唱給那些跟我站在不同立場的人聽,或是甚至,最可怕的是無感的人,他為什麼可以這麼無感?他只看到你在生氣,在社會運動裡面生氣。其實不是嘛,生氣總是會有原因嘛!」

他無奈卻也有些不耐地說,「後來我在寫這首歌的時候,決定用另外一個觀點去講這件事情。我覺得裡面那個媽媽( Panay )的角色,還有阿公,其實他們是想要讓下一代能繼續留在這個土地生活,因為愛,所以才不想讓土地受傷,因為如果這個土地受傷了、這個土地被破壞了,那你要給下一代的是什麼?其實是那個愛,那一份對愛很堅持很動人。」

不只台灣,為愛堅持是普世價值

原先因為在錄音室工作一天、錄了一整天音而看來非常疲憊的 Suming,終於在談到《太陽的孩子》時恢復了些許活力。談到「愛」,他的眼神十分堅定,而不像談及社會運動時散發出強烈的無力。「這個電影本身的能量就很強,對我來講其實我只是想要彰顯那份堅持,因為我覺得為愛堅持這件事情,其實不只是原住民,世界各地每一個角落都可能發生,那是一個普世的價值。」對於獲獎一事,他感謝大家對〈不要放棄〉一曲的肯定,也感謝導演讓他有機會為電影寫歌。

問及當初為何選擇錄製國語、阿美族語雙版本的〈不要放棄〉?Suming 笑著說,是當初自己想太多了,原以為國語能讓歌曲意涵傳達給更多知道,後來發現其實母語就足夠了。真誠的音樂,本來就不受語言所限。

台灣絕對值得更多元的音樂節

談到時常受邀參與國外音樂節的觀察與經驗,Suming 認為,相較於國外的音樂節,台灣仍不夠多元:「台灣其實多元的條件很充足,這麼小一個島有湖、有高山、有海邊、有沙灘、有平原、有縱谷,太神奇了這個地形,我們每個族群都有每個族群的特色,然後台灣又是華語圈的指標,所以其實走在很前面,很適合做各式各樣的音樂節,非常有條件。」

但他卻疑惑,不知道是音樂人太期待?還是有什麼其他因素?讓邁向多元止步不前。他鼓勵年輕人:「希望更多的人可以一起來做這件事情,我覺得年輕人比較有行動力。我希望你也是比較有行動力的人,因為只有透過有行動力的人,這些(文化多元的)元素才有辦法應用。」無論希望透過自身的努力改變什麼,或能不能真的改變什麼,年輕人啊,不要放棄!Suming 即使未說出口,透過音樂,也已直接向我們傳達了這樣的感動。

與音樂人的快問快答

  • 是什麼讓你確定想認真走「音樂」這條路,靠創作吃飯?

其實一直都很喜歡音樂這條路,那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一條路,能走多遠其實也沒有那麼有把握,但喜歡的事情你就會很認真地越來越投入,而且只會越來越喜歡,好像沒有結束的時候,至少現在不會感覺到,而且還正覺得他越來越旺,還要做更多的嘗試。

  •  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作品被很多人聽到,產生影響力是何時?

在部落的時候。大家都會唱我的歌其實滿爽的。那時候沒有什麼表不表演,你自己拿一把吉他在唱的時候,就會有人過來一起加入。

  • 目前身為「 Artist 」碰到的最大瓶頸是什麼?

貸款吧,我想要學魏德聖導演一樣,先貸個兩百萬,拍一個賽德克巴萊的前導,然後再想辦法募更多的錢。我覺得有夢想的人應該都會很希望有很多的資源,當然你要很確定你的夢想。當你有能力而且想要嘗試的時候,你會發覺錢其實是最大的問題,卻又是最小的問題。我覺得台灣的環境裡好像很難遇得到任何一個有資源的單位,願意支持有夢想的人。我感覺啦。所以那些有偉大夢想的人,尤其是拍電影的人,不是就很慘嗎?更何況像我們這些從創作音樂開始起家的,不管是個人還是樂團,應該都會面臨到沒有資源的情況。

貸款很複雜,你要怎麼貸?要貸多少?要怎麼還?計算這些東西好辛苦,創作的人其實對這些東西不熟悉,所以一定要有一個很厲害的經紀人或公司。但就算有厲害的經紀人或公司,藝術創作者、創作人可能又會害怕,害怕跟他一起工作的這群人,到底支不支持他的夢想。我想很多獨立樂團或者創作歌手,在自己踏出第一步的時候,應該都會很害怕。我這幾年深刻感覺到,有一群好夥伴真的很重要,努努啊、寶哥啊,他們才可以幫你更順利完成這些夢想,不然我一個人也不可能完成阿米斯音樂節,太可怕了,光是想就覺得好可怕!

  • 音樂之路至今,覺得自己最大的貴人是誰?

應該就是阿斌吧,彎的音樂的老闆,我的前老闆,在圖騰樂團的時候,就認識阿斌,他幫我製作了前面的兩張專輯。我覺得有一點他對我的影響很重要,像其實我原本不懂弦樂、也很不熟悉電音,可是他會鼓勵我去學習,邊學邊創作,而且要能在裡面自得其樂,作品才會好。他一直保持非常開放的想法,在音樂創作上面,給我機會去試很多種可能性,所以說我做電音、搖滾、民謠,他都覺得很合理,沒有反對我去做任何嘗試。

  • 下個階段想學習的事情或突破是?

拍電影(當演員),看鄭有傑導演給不給機會啊。我覺得演員是最難的,但我其實應該也可以有一些新的嘗試。


【活動資訊】

>> “泛・知識節” 早鳥票只到 10/27<<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到 2017 泛知識節官網臉書專頁 報到。(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