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自殺突擊隊》:影迷期待與商業考量的零和衝撞

3
14424

《自殺突擊隊》不只延續《蝙蝠俠對超人》宇宙觀,也延續如潮的負評。

經過年初《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的慘烈口碑(爛番茄 27%)與不如預期的票房收益(最終不到十億美金),主打全反派角色的《自殺突擊隊》莫名成為華納旗下 DC 電影宇宙的最新希望,背負著影迷與影評近乎狂熱的期待。單就成品來說,比起沈悶嚴肅又自以為有深度的《蝙蝠俠對超人》,《自殺突擊隊》無論在個別動作場面或角色個性上都要來得出色許多;但做為一個整體,混亂接近精神分裂的調性,以及倉促打造電影宇宙所出現的破綻,電影帶來的情緒依舊是失望大過滿足,顯示出又一次影迷與片商考量的衝突,苦了買票進場的觀眾。

或許是源自於《黑暗騎士》三部曲當時所嚐到的甜頭,華納在 DC 電影宇宙上強調以個別電影創作者為導向,與漫威製片獨大下集體創作的拍攝方式大相逕庭,也造成每部電影之間,除了風格和好壞有明顯落差之外,死忠影迷與影評,和一般觀眾間的強烈爭執與角力(看這次《自殺突擊隊》粉絲連署關閉爛番茄評分,和個人影評下熱心留言的民眾——便可略知一二)。

123123123

前陣子剛推出的《蝙蝠俠對超人》終極剪接版,又成為粉絲與一般觀眾的最新戰場。

到了《自殺突擊隊》,這樣的爭執角力直接滲透進電影裡頭,電影的調性成為影迷與片商之間最明顯的戰場。導演兼編劇大衛艾亞,在本片之前以拍攝「硬蕊」黑幫犯罪電影為主,對暴力與男子氣概接近病態的迷戀、對底層犯罪的鮮明捕捉,以及強調寫實與衝擊力道的拍攝手法,是其過往的正字標記。《自殺突擊隊》裡一段冷酷的槍決、小丑一閃而過的幫派老大路線、街頭巷戰式的掃射,皆可看出其過往歷練,概念上與《自殺突擊隊》裡頭這些瘋子、殺手、原始人、縱火犯等的黑暗面不謀而合。

但當一部電影背負著一億五千萬美金的預算,幾十億美金的未來,以及大眾對於黑暗且憤世嫉俗超級英雄的反彈,傳說中的片商干預瞬間不是那麼不可信(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找 THR 近期針對此一主題做的幕後分析),斧鑿痕跡明顯的笑點、沒頭沒尾且帶出更多問題的客串、以及越到電影後段越光明磊落的正邪對決,搭配為了票房選擇的保護級( PG – 13 )尺度,再再與艾亞本身的個人特質大相逕庭,就像電影永遠無法決定這些反派究竟是「窮兇惡極」還是「可愛迷人」一樣,拆開來看皆有可觀,放在一起讓人混亂。

879797

小丑女是個瘋子性格分裂可以理解成「壞」,但死亡射手卻讓人疑惑到底「壞」在哪裡?

不過,雖有期待的衝突在先,大衛艾亞自己也難辭其咎。就如同前面所說,艾亞的真愛是「街頭」,超級「英雄」絕對不是其強項。《自殺突擊隊》試圖把故事架構在都市戰上,零星槍戰也看得出艾亞功力,但一到大場面調度瞬間便看破手腳,打起英雄群架笨拙得可笑。紊亂的剪接導致原本已經相當讓人混淆的故事更是語焉不詳,陰暗單調的攝影也讓人懷念起《蝙蝠俠對超人》的 Instagram 濾鏡風調色。

演員雖然幫電影加了不少分,但角色間戲份分配有明顯落差,有些單純就是無聊(如喬爾金納曼負責帶隊的瑞克佛萊格),有些欠缺存在感(如艾德瓦利亞肯努耶阿嘉巴傑的殺手鱷),有些如威爾史密斯的死亡射手則是光明良善到莫名其妙(這應該是史上人最好也最友善的職業殺手了),無論劇本或執行都有不少改進空間。

646456

導演大衛艾亞在魅惑女巫的處理可能是全片最大敗筆。

最讓人惋惜的是,《自殺突擊隊》裡頭有太多小地方,隱約點出一部水準之作的可能性。不管電影好壞,瑪格羅比演出的小丑女都是今年大銀幕至今最搶眼的女性角色,時而癲狂時而溫柔,時而故作正經的收放自如,加上與小丑之間扭曲但浪漫的愛情故事,展現出千萬巨星的強大氣勢。

傑瑞德雷托的小丑雖然出場時間不多也不若前輩所詮釋的那樣工於心計,做為一個徹底外放的反社會瘋子也是一種新的路線。角色間所展現的友誼、悔恨與善心,偶爾一兩段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動作戲(死亡射手一夫當關的掃射便相當有震撼力),要不是電影詮釋的理論上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敗類,還叫人有些感動。

4646464564

倘若把《自殺突擊隊》看成一部非典型愛情故事,應該會有趣不少。

但重點便在於,《自殺突擊隊》始終無法確定這些角色到底是殺人不眨眼的敗類,還是個性瘋癲但內心溫柔的反英雄(如年初上映的《死侍》),就像電影無法決定這是一部黑暗另類的動作電影(只是剛好主角有超能力),或是一個超級英雄電影宇宙的最新基石。如果單純做為一部電影,《自殺突擊隊》雖不到出色,仍稱得上及格,只可惜,無論對一般觀眾、對粉絲、對片商、對影評來說,一部「還可以」的電影,不足以撐起整個超級英雄系列、整個片商未來,以及無限制疲勞轟炸下所建構的期待。

延伸閱讀:
《自殺突擊隊》只有31%讚?粉絲連署抵制爛番茄
院線影評/《自殺突擊隊》:一連串啟動未來DC 宇宙的精彩短打
小丑女不是壞蛋嗎?DC 野心之作《自殺突擊隊》5 大看前須知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