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街頭表演到主流樂壇 10 首歌見證日本民謠二人組「柚子」的音樂路

0

文/費雯麗

yuzu_2

柚子(ゆず)為晨間劇《ごちそうさん スピンオフ》(多謝款待)製作的主題曲〈雨のち晴レルヤ〉(雨過天晴),成為日本國民每天早上都能聽見的歌聲。(圖片來源:http://www.ninamika.com/)

日本雙人組合柚子(ゆず)於 7 月 16、17 日來台開唱,前一夜居然要在西門紅樓舉行免費露天演唱?!這個佛心又瘋狂,讓人興奮不已的「前夜祭」,擺在柚子身上似乎一點也不突兀,畢竟他們可是從路上起家,立下街頭演唱頭號旗幟的傳說人物。

先不多說,來聽歌吧。


〈からっぽ〉(空蕩蕩)(1998 年)

「喜歡誰這件事,是理所當然的,如果我可以更多瞭解一些的話,也許就不會是這樣的結果了吧。至今仍尋找不到答案,踏不出重蹈覆轍的漩渦。所以別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那樣太哀傷了,也許你已經不會映照在我的心中。遺忘談何容易,至今我仍停佇原地,尋找著你的身影。」

這是柚子成員之一的岩澤厚治所作的曲子。他以自身經驗出發,描寫著他曾經拒絕一個女孩的告白,但後來反而喜歡上對方的傷情故事。旋律簡單,歌詞也僅描繪著自身反覆的心理活動,只是個格局很「小」的故事,卻因為唱出了很多人生活篇章中的愛情插曲,自然地觸動聽者心弦,這也是街頭表演中,容易牽動人心的表現方式。

試想你拖著一身疲憊走在回家的路上,街頭邊拿著吉他的那個人高喊政治敗壞世界紛亂,你恐怕會覺得他很不合時宜,因為你已沒有多餘的精力。但一個被雲遮住的月夜,涼風吹過,有人輕吟起你記憶中的某段酸澀往事,讓你心頭一刺,但卻不會尖銳到滲出血,而是「啊,你也跟我一樣」的共感,你會不會心動?會不會駐足呢?


〈雨と泪〉 (雨與淚)(收錄於 1998 年專輯《柚子一家》)

光是被激起脆弱的感情並不夠呀,你得往前才行。明天太陽還是會升起,你還是得上班上課,而錯過了那個不會再回頭的人,也許下一個對的人,還在遠方等著你到來,等著你們以最恰當的時機與狀態相愛。「不需要如此哭泣呀,我會在你身邊的。你的眼淚總有一天幻化為豐沛的雨水,讓大地變得更扎實。」柚子如是說。

當我們想要了解某位歌手的作品,上網瀏覽時,總是希望能夠發掘畫質好一點的紀錄,但在挖掘柚子歷史的過程中,不需要太講究「保眼」,發跡於街頭演唱,粗粒子、手持晃動的樸質感,更能讓我們穿梭時光,盡可能地貼近當時的現場近一些。而柚子的表演在於,你覺得它很簡單,卻又能從這些樸實中探索出更多情緒,在他們唱的歌曲、你過的生活中探索到共鳴點,成為一種治癒的安定力量。


〈ところで〉(是說)(1998 年,影片為 2006 年時的表演)

〈桜木町〉(櫻木町)( 2004 年)

〈ところで〉(是說)歌詞只有 208 字,這是岩澤厚治心血來潮福至心靈的旋律,在街頭演唱時受到好評,因此就再認真地微調過後產出的作品。而「桜木町」是橫濱的地名,歌詞中提到「摩天輪『就像煙火一樣呢』,如此笑著說的你的側顏,多希望時間停下來」,這句「摩天輪如煙火」的形容,其實是出自北川某位前女友之口。高真實性與直白的情感描繪,會讓人心跳加速,也會有種安心的被信賴感。

柚子的歌曲一大特色也在於「城市書寫」。誕生於日本神奈川縣橫濱市,兩人在此相識、唸書、發跡,他們的私人時間和音樂人生,都和這個地方緊密地結合,擅寫日常風景的他們,自然很容易將所見景物、自身經歷入詞入曲。

北川悠仁和岩澤厚治,其實小學時代就認識彼此了,但要成為好朋友得到國中同班時,兩人隨後到不同高中,情分也沒斷,畢業後,他們和另外兩個國中同學一起組了樂團,但是卻和另外兩個人鬧不和,最後不歡而散。岩澤厚治後來自己一個人持續在街頭唱著,他唱歌的姿態,也許又觸動了北川心中的音弦吧,打工完回家,北川緊張得心臟砰砰跳,像求婚一樣慎重地問:「一起組樂團吧?」岩澤則是輕巧地回了一句:「好啊。」然後一唱就是 20 年。只是因為恰巧吃了「柚子口味」的雪糕,樂團名字就取作「柚子」,柚子的直率姿態,從走上這條路的起點就定調了。


〈夏色〉(1998 年)

柚子於 1996 年組成,每個星期天晚間 10 點,他們都會在橫浜市伊勢佐木町的一家百貨公司松阪屋前做路上表演。和每個街頭起家的音樂夢想家一樣,當初當然沒什麼人,但他們持續地唱、拼命地唱,把看見的景致、少年般的心性譜成曲,漸漸開始有人佇足,有人會點播歌曲,聚集起固定的粉絲群。一年後,他們發行了一張地下迷你專輯《ゆずの素》(柚子之源),1998 年 2 月以專輯《ゆずマン》(Yuzuman)主流出道,開始進行全國六地區七公演的路上 live,6 月 3 日發行了歌迷心中不動的神曲〈夏色〉;,成為夏之樂曲的代名詞,隨著名氣逐漸高漲,為了不造成街頭的混亂,他們決定從這塊孕育他們的舞台畢業。


〈シュビドゥバー〉(咻比嘟華)(1998年)

1998 年 8 月 30 日,是充滿著樂聲、雨聲和心跳聲的傳說之夜。柚子於風雨交加的颱風夜,在老地盤松阪屋前進行了最後一場街頭表演,現場塞滿了 7500 名歌迷,只為聽他們歌唱,只為送他們往最寬廣的舞台前進。現場音響設備不佳,但兩個人、兩把吉他(有時還有口琴、鈴鼓或口風琴),仍滿足了在場所有人的耳朵與心靈,沸騰的熱氣與豪邁的直率。

這首〈シュビドゥバー〉(咻比嘟華),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詞彙,就唸作「咻比嘟華」,是初期 live 時常拿來當作結束曲。當然,在最後一夜,以全場的合唱作結再適合不過了。柚子所締造的街頭傳說,是讓人激動的,也是溫暖的,他們帶給無數街頭表演的人,無限的夢想與動力。


〈 栄光の架橋〉(光榮之橋)(2004 年)

〈雨のち晴レルヤ〉(雨過天晴)(2013 年)

〈表裏一体〉(表裡一致)(2013 年)

如今,在日本已是家喻戶曉的柚子,憑著和諧的默契、爽朗的旋律,走過 20 年歲月。他們一路從街頭表演,走到主流樂壇,擔綱奧運應援歌曲、在弦樂團的襯托下顯得恢宏而壯闊的〈栄光の架橋〉(光榮之橋),還有製作了晨間劇《ごちそうさん スピンオフ》(多謝款待)主題曲〈雨のち晴レルヤ〉(雨過天晴),成為日本國民每天早上都能聽見的歌聲,到動畫《Hunter×Hunter》的動畫主題曲〈表裏一体〉(表裡一致),從清新民謠風再擴展到更寬闊的音樂視野,創作不懈。

無論柚子的新歌、老歌,獨立時期或主流出道後的作品,無論站在哪種舞台上高歌,他們都能跨越時空,用音符溫柔地佔據你的耳朵與心靈。最後來一首〈もうすぐ 30 才〉(馬上就要30歲)來作結。柚子兩人永遠掛在臉上的爽朗笑容,散發著如日光般的溫暖,那源自於街頭活動時吸取的熱氣與能量,是當你聽著柚子的歌時,永遠都不該遺忘的起點。


〈もうすぐ 30 才〉(馬上就要 30 歲)(2006 年)

【活動資訊】

>> “泛・知識節” 早鳥票只到 10/27<<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到 2017 泛知識節官網臉書專頁 報到。(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