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信長協奏曲》:宿命論卻不凡無悔的青春樂章

0

文/費雯麗

nobunaga-concerto3

電影中,小栗旬挑起飾演兩名角色的重責大任,飾演高中男孩三郎和織田信長。

警告!內有劇情大雷,請斟酌閱讀!

「穿越」題材在近年來達到一大高峰,對於喜愛歷史、擅長改寫文本的日本來說也不少見。以被史書拍板定案的歷史為本,憑著一些痕跡、古物、鄉間傳說,甚至是作者本身的天馬行空,創造另一種觀看歷史的視角,既危險又迷人,尤其人氣越高的風雲人物、越廣為人知的歷史事件,被改編的次數就越多,如何拿捏抓放實在需要智慧。2014 年日劇《信長協奏曲》在最終結局留了一個懸念,2016 年總算推出電影版,要把故事說完,說一個關於高中男孩穿越成戰國英傑「織田信長」,充滿趣味又惆悵的成長故事。

新しい靴を履いた日は それだけで世界が違って見えた
昨日までと違った 自分の足音が どこか嬉しくて
あてもなく隣の町まで 何も考えずしばらく歩いて
「こんなことも最近はしてなかったな」ってぼんやり思った

穿上新鞋的日子 總感覺世界變得有些不同
就連自己的腳步聲 都和昨天不一樣 覺得有些開心
不加思索漫步著 朝著隔壁小鎮前進
「最近好像不常做這種事呢」 心不在焉地恍然想起

這個故事架構還不夠狂嗎?「織田信長」的名字誰人不知?提起他,腦海裡會浮現的是充滿一統天下的野心、冷酷殘暴、戰鬥力十足的戰國風雲人物,不管誰來演繹,就算沒留個兩撇威嚴鬍子,肯定都得要霸氣十足,但這次卻是個才剛告白失敗的高中男孩三郎(小栗旬 飾)上演穿越戲碼,他在修學旅行時意外穿越到戰國時代,和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織田信長(小栗旬分飾兩角)相遇,對方要求三郎代替他以「織田信長」的身分活下去,接著就揚長而去。

舗装された道を選んで歩いていくだけ
そんな日々だけど もうやめたいんだ
今日はそんな気がしてる

單純選擇了正在整修鋪裝的道路前進
這樣死沈的日復一日 已經不想再繼續下去了
今天我如此打算著

不管是後來頂替的三郎,還是落跑的本人,實在都和過去的形象差太多,被歷史控挑毛病翻白眼是可預見的,普通高中生被丟進了殺戮無常的戰場,嚇得腿軟尖叫逃走,一票家臣覺得主公跟以前不太一樣,卻又無條件接受的各種愚忠,日劇前幾集大概就是如此這般的循環,但觀眾就像是透過了最基本入門款的 RPG 遊戲一般,和三郎一起角色扮演,慢慢探索戰國風景,去衝撞那些被視為榮耀負責實則輕忽生命的種種行為。

夢見てた未来は それほど離れちゃいない
また一歩 次の一歩 足音を踏み鳴らせ
時には灯りのない 寂しい夜が来たって
この足音を聞いてる 誰かがきっといる

夢想中的未來 並沒有這麼遙遠
只要一步 接著一步 踏出腳步聲來
儘管會有毫無燈光的時刻 孤獨的夜晚總會來臨
聽見了腳步聲 絕對有誰會來到身邊的

三郎完全不了解歷史,對織田信長的認知也僅停留在聽過名字,所以他反而未消極地讓歷史決定自己,而是讓「第六天魔王」轉身成倡導「 love & peace 」的 leader,和普通的高中男孩一樣,看重友情、學會努力、才能抓住通往勝利道路的契機,一路上跌跌撞撞,卻又一一收服身邊人,也在打鬧之間,和傲嬌而堅毅的知心妻子歸蝶(柴咲幸 飾)建立了真正的感情。

疲れて歩けないんなら 立ち止まってしがみついていれば
地球は回っていてきっといい方向へ僕らを運んでくれる

累到無法繼續走下去的時候 停下來緊抓住目標
地球持續自轉著 就必會把我們帶回正確的道路

p7472531a52674438

《信長協奏曲》讓小栗旬飾演的三郎仍保留少年本性。

從見血就發抖,到坐鎮沙場、浴血奮戰,甚至在熊熊烈火中,流著淚親手送自己的好友兼妹婿淺井長政(高橋一生 飾)最後一程,他拿著劍的手不再顫抖,但仍富有更多同理心,並確立了自己心中名為「天下」的藍圖。日劇用 11 集的時間交代了三郎的性格、變化,以及他與周遭人物們的情感交流,讓觀眾不知不覺喜歡上這個原本的小屁孩,時不時被他的現代哏逗笑,有時雖然不免覺得他太理想化唱高調,不過少年心性,才是這個人物的魅力所在,他用最直白的話語點出最簡單的道理,他不清楚歷史反而更無拘無束。

以一個完美的身分開創新世界,聽起來多麼積極而豐盈,但回到「歷史」身上,這是穿越劇的原罪,實際事件必須處理,讓織田信長殞落的「本能寺之變」,就留到電影來解決了。

どんな人にだって心折れそうな日はある
「もうダメだ」って思えてきても大丈夫
もっと強くなっていける

不管是誰 都會有心情沮喪的日子
「已經不行了」就算這麼想也沒關係
一定會變得更堅強

我們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天正十年,1582 年 6 月 1 日,織田家臣明智光秀向 1 萬 3 千名士兵高喊「敵人就在本能寺」,6 月 2 日便全面包圍本能寺,前一天還在舉辦茶會的織田信長被殺得措手不及,頑強抵抗,身邊近侍隨從遭全數殲滅,寡不敵眾的他最後選擇自盡,混戰時寺內發生火災,讓織田信長的屍首灰飛煙滅,再也找不到痕跡。

電影中,三郎當時已獲知自己會死,但並不知道細節,為了要積極地過好每一天,他選擇把想做、該做的事一件一件做完,其中一件就是和歸蝶舉辦婚禮,最後將舉辦地點選在本能寺。

1508151054311750-600x401

由柴崎幸飾演歸蝶夫人。

今という時代は 言うほど悪くはない
また一歩 次の一歩 靴ひもを結び直して
喜びを分かち合い 弱さを補い合い
大切な誰かと歩いていけるなら

現在的時代 其實也沒嘴上說的那麼糟
只要一步 接著一步 重新綁好鞋帶
彼此分享喜悅 互相補足缺點
如果能跟最重要的那個人一起走下去的話

這也是編劇最「虐心」的地方,他讓知道歷史的觀眾懸著,看著三郎一步一步走向死亡陷阱而不可得,但總不會就這麼死了吧?故事要怎麼演下去呢?從日劇第一集就開始鋪陳的哏——有著同樣臉龐的人,用新的身分去拓展各自新的未來,但就算沒拿著教科書,三郎仍像模板一樣印上跟正確歷史一樣的道路——一樣的歷史發展、一樣的政策律令。

而正牌的信長、日劇中的光秀,就算重開新帳號投入戰世,仍無法成為一等一的「天地人」,即使光秀最後終於理解自己的處境與能耐,願意用犧牲來成就想望的延續,但每個人依舊像棋子一般走完該有的每一步。

もう怖がらないで 怯まないで 失敗なんてしたっていい
拒まないで 歪めないで 巻き起こっている
すべてのことを 真っ直ぐに 受け止めたい

無須害怕 不必畏懼 儘管失敗也不要緊
別去拒絕 不要扭曲 發生過的種種
所有的一切 都正面迎擊認真接受

他的逃避造就了他的盛世,他的背叛造成了他的逃亡,他的犧牲終究也無助於他的命運。運用開頭的鋪陳來詮釋三郎與正牌信長兩人之間的關係,將中間在脫軌邊緣的歷史詮釋又拉回了該有的位置,呈現出既巧妙又消極的宿命論——在滔滔洪流之下,最後什麼都不會改變。

夢見てた未来は それほど離れちゃいない
また一歩 次の一歩 足音を踏み鳴らせ
例えば雨雲が 目の前を覆ったって
また日差しを探して歩き出そう

夢一般的未來 並沒有離得這麼遙遠
只要一步 接著一步 踏出腳步聲來
像是烏雲飄來 眼前下起傾盆大雨
邁開步伐去尋找陽光吧

1508151054291750-600x400

山田孝之扮演豐臣秀吉。

將故事悲傷的成分拉到高點的功臣,莫過於黑暗版的豐臣秀吉(山田孝之 飾)了。《信長協奏曲》的「猴子」(秀吉的暱稱),不同於其他戲劇中的陳述,沒有對織田信長畢恭畢敬的鞠躬作揖,也沒有舌燦蓮花開朗清爽的性情,他沉靜而冷漠,每一抹笑都帶著城府,他的暗地操作、挑撥離間,都溯源自他的幼年時代,織田信長的初戰就是將秀吉家鄉屠殺殆盡,他親眼見到母親被殺,自己則是慘遭火吻,身心都受重創的他,憑藉著對織田信長的恨,咬著牙在亂世中生存。

復仇是動力,但他的奪天下大計是否是因為心中也有著一份理想的天下雛型呢?他是如何在知道三郎的真實身分下,審視觀察著這個冒牌的主子呢?那些掏心剖腹的真心話,是否曾有過感動他的片刻呢?毫無容赦的刀落下,後面的發展我們也都知道了,但那些藏在眼底的心事,啞然而止而沒有答案,卻能在銀幕黯淡之後讓我們感受到更多憂傷的餘韻。

時には灯りのない 孤独な夜が来たって
この足音を聞いてる 誰かがきっといる

儘管會有毫無燈光的時刻 孤獨的夜晚總會來臨
聽見了腳步聲 絕對有誰會來到身邊的

(以上黑體字標題出自《信長協奏曲》主題曲、Mr.Children作品〈足音〉歌詞。)

穿越者總會回家的,在異空間度過的時光像是一場華麗的冒險,回歸後就如夢一般遙遠,必須「站回正常崗位」才得以讓日常繼續延續,被現實所「馴化」是令人遺憾的,但一紙訊息、一次轉身、一片熟悉的場景、一聲如幻想般的呼喚,只要有過曾經扎實存在過的記憶,就能繼續往未來邁進,「回憶」是誰也奪不走的。這是一部宏大又微小的故事,關於一個平凡的男孩曾經不凡的歷程,短暫而燦爛,令人悵然卻回味無窮的青春協奏曲。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