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駿唯一指定合作!動畫沒有台詞就夠讓人哭慘!

1

文/龍貓大王

1024358-look-new-images-micha-l-dudok-de-wits-red-turtle

麥可杜德威特的動畫作品《紅龜》醞釀九年,即將要在坎城影展首映,是眾多影評人的必看片單。

2007 年,麥可杜德威特( Michael Dudok de Wit )收到了一則 e-mail,是來自遙遠的島國日本,他認得上頭的署名:吉卜力工作室( Ghibli Studio )。

他當然認得吉卜力,因為杜德威特是一位動畫界老兵,畢業後就持續不斷製作著商業性電視/電影動畫,其中許多精彩作品更讓他在這個圈子裡立下名聲。而像這樣擁有技術與想法的創作人才,通常在他們的早期職涯就勇於製作屬於自己的作品,似乎想要為自己的青春留下痕跡,但杜德威特不是這樣的人。事實上,讓他真正被列入「歐洲注目動畫創作者」名單的契機,是他在 1994 年創作的短篇動畫《僧人與魚》( The Monk and the Fish ),而這是在他踏入職業圈子 16 年之後的作品。

杜德威特慢條斯理的創作態度反應在這部作品上:六分鐘的短片裡,只有音樂沒有任何台詞,講述一位修道院僧人與池中魚似乎無窮盡的搏鬥,不管僧人軟硬兼施,就是抓不住那尾滑溜的魚,最後這場搏鬥甚至離開了修道院,臻至形而上的境界。很難想像這是一部由荷蘭人(杜德威特出生於荷蘭阿布考得)與法國團隊製作的短篇動畫,《僧人與魚》沉浸在一股悠然的日式風格裡,最終結局更有禪學味道。而不只是故事富有禪機,連製作方式都極其復古:這是全賽璐璐動畫,沒有使用電腦動畫的修飾,而全是透過手工逐格製作,這也正是日本打響「Anime」名號的主要素材。

《僧人與魚》入圍奧斯卡獎與英國影劇學院獎( BAFTA ),雖沒拿獎,但已是極大肯定;直到杜德威特下一部作品——《父與女》( Father and Daughter,2000 )(是的,又過了六年),他終於獲得最高榮耀:拿下了 20 個獎座,包含美國奧斯卡與英國「奧斯卡」( BAFTA )。

《父與女》一樣沒有台詞,甚至不應該有台詞,它是一個悲傷地令人無語的父女故事:爸爸離開了小女兒駕船遠去,小女兒常常回到岸邊看看父親回來了沒,不管刮風下雪,她持續地回到這裡,希望爸爸有天能回來,像當年一般把她高高舉起。她慢慢地長大、談了戀愛、有了孩子,她仍然不懈地在岸邊遠眺,終於有一天,她看到了⋯⋯

整個業界都為《父與女》而瘋狂——包括剛從短暫退休中復出,再次出擊獲得全球影壇盛譽的宮崎駿。經過代理海外吉卜力作品法國版權的製片公司 Wild Bunch 社長 Vincent Maraval 介紹下,宮崎駿非常喜歡這部作品,甚至想請社長協助接洽杜德威特,邀他大展身手,這次不是短篇動畫,而是拍一部長篇動畫( feature animation )。

最終,杜德威特的首部長篇動畫《紅龜》( Red Turtle )就要在坎城影展首映。這部片被列為許多影評的十大坎城必看片單之一,備受矚目。

但等等,故事的開頭是 2007 年啊,今年電影才要上映,這九年間發生了什麼事呢?這可是一段漫長的時間,充滿了各路人馬的心路歷程、一個動畫帝國的決斷、與杜德威特的藝術堅持。《紅龜》維持杜德威特電影一貫的無台詞風格,但談起這部影片的製作過程,可是能講很久很久很久⋯⋯

回到杜德威特接到信的那時,他自然是喜不自勝備感光榮,那可是宮崎駿啊!那可是吉卜力啊!但合拍一部動畫長片?事情可還不到綠燈階段:杜德威特不認為自己有能力擔當這項重任。

正如一開始所提到的,杜德威特在電視電影圈裡的工作,主要是商業廣告或短片,會維持這樣短小的影片形式,是因為他的動畫風格並不適用於長篇影片:他堅持全手工打造動畫,他會嘗試水彩、油彩、甚至拼貼與雕刻來製作動畫,但相對於多樣的創作風格,他堅持手工完成的原則卻從來不變,使得他在製作上需要大量時間與精力,而他也不喜歡當年迪士尼所謂「動畫工廠」的大量人工製作方式,導致他在小團隊(20 人左右)的製作規模下,可能得花上數月才能完成數十秒的成績。這也是杜德威特的作品間期比一般動畫導演作品來得長的原因,慢工出細活是他的驕傲,也讓要求杜德威特完成一部一小時以上的動畫電影,變得比徒步走到月球還要困難。

但這還不算是真正的困難,在杜德威特回絕之後,吉卜力正遇上了企業的最大難關:人才流失。

2000 年的宮崎駿已過花甲之年,當時正因與吉卜力明日之星細田守的嫌隙而焦頭爛額,雖然接下原本該由細田執導的《霍爾的移動城堡》,並且作品也得到了極高的票房與好評,但代表年輕接棒一代的細田守離開了吉卜力,頓時社內有了極大的執導空缺。隨後宮崎的長子,毫無動畫製作經驗而僅有企業經營經驗的宮崎吾郎,製作了不受好評的《地海戰記》,更加暴露了吉卜力後繼無人的狀況。一個偉大的動畫帝國就要崩壞,而最後的答案竟然是期待老稀的帝王再度披掛上陣,看在一路走來、實際經營吉卜力工作室的鈴木敏夫眼裡,可比《李爾王》還要不堪。

howls-1772-959-wallpaper

原為細田守執導的《霍爾的移動城堡》,最終還是由宮崎駿出馬。

吸納新血是必然的,但吉卜力既然已經站在日本動畫的頂峰,各路年輕才俊要來的早來了,還沒來的多半也都有自己的藝術理念,或根本就反對吉卜力那種宮崎駿式的霸權體制。若不期待能有即戰力加入,一時間也無法培育新秀成材(更何況吉卜力也是公認很難培養人才的職場)。那還有什麼辦法呢?麥可杜德威特的作品巧妙地敲開宮崎與鈴木的心,使用傳統素材或是手工製作動畫都不是重點,而是作品風格意外地符合吉卜力的調性,這位堅持走自己路的荷蘭動畫人才所製作的成品,遠比 2000 年左右的日本動畫導演們,更能抓住日本傳統文化含蓄的精髓。

如果吉卜力不能吸收杜德威特,那麼我們就合作吧。鈴木敏夫可能是這樣想的。根據與 Wild Bunch 的多番討論,吉卜力決定與 Wild Bunch 合資,以海外投資的方式製作這部電影,這不但破了吉卜力完全自製的規則,而且投資的還是一位作品不及等身、背後也沒有任何大型動畫公司的創作者,等於吉卜力扛上自己二十年的招牌,全力支持一部不是由日本人主導的動畫電影。對於所有吉卜力的粉絲,和吉卜力本身來說,這都是一件大膽的商業決斷。但對宮崎與鈴木來說,這不但是開啟吉卜力新世代的關鍵,也是他們認可杜德威特能力的證據。

1024358-theredturtle-02

《紅龜》延續杜德威特一貫風格,沒有任何對白,試圖用最原始的手法去感動觀眾。

接下來就是一場漫長的溝通與交涉:Wild Bunch 的 Maraval 極力說服杜德威特,吉卜力不會對你的作品指指點點,他想拍什麼就拍什麼,他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要維持手工繪製,沒有問題;需要動畫團隊,沒有問題;甚至(以製作日期與完成日期來看,我們大膽地推斷)你要做多久,都沒有問題。你需要有人給予意見?沒問題,當時高齡七十餘歲的高畑勳便親自來做本片的藝術指導;你對日本不熟?沒問題,我們幫你在東京小金井市安排了一個完美的工作環境,讓你能專心完成分鏡與大綱,高畑勳會跟你確認整部分鏡的完整與合理性;你需要回到法國與自己的團隊製作影片?當然沒問題!

一路說來簡單,但也花上了數年光陰,加上製作的時間(這次杜德威特的團隊擴增到了 30 人!),事實上,過幾天就要在坎城公映的《紅龜》也是幾周前才完成的。九年過去了,滄海桑田,宮崎駿正式退休了,電腦動畫成為動畫界的主流,迪士尼的《動物方城市》剛剛成為史上最賣座的動畫電影。杜德威特閉關歷年的精心傑作,沒有一句台詞,背負著吉卜力的期望。一間傳統的動畫公司,一位堅持傳統的動畫職人,一部沒有超級英雄與賣萌的傳統動畫,試著向世界展示我們遺忘已久的感動。


【活動資訊】

>> “泛・知識節” 早鳥票只到 10/27<<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到 2017 泛知識節官網臉書專頁 報到。(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