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反擊》:孤獨弱者的樂與悲

0

文/橘貓

在美國一座偏遠的林業小鎮中,回鄉展開新生活的單身女子莉莉安,被地方惡霸布雷威騷擾。她試圖求助於地方警長,卻發現布雷威的地方勢力紮根極深,不但警察不願出手援助,當地居民只要一聽到布雷威的名號就避之唯恐不及。在莉莉安陷入絕望之際,鎮上卻有兩個伐木工人願意伸出援手:蒼老的萊斯特與具有表達障礙的奈特。

在最孤立無援的情境,弱者們決定團結求生。懸疑驚悚電影《反擊》( Blackway,又名 Go with Me )改編自美國作家  Castle Freeman, Jr.  同名作品,由瑞典導演丹尼爾艾佛瑞德森( Daniel Alfredson )執導,男女主角則分別由奧斯卡影帝安東尼霍普金斯( Anthony Hopkins )和以《神鬼認證》系列女探員角色聞名的茱莉亞史緹兒( Julia Stiles )主演。

《反擊》格局不大,整部電影的恩恩怨怨都發生在小鎮,故事主軸就是兩個伐木工與一位受害女子自力救濟,循線挑戰地方惡霸的勢力。既沒有驚人劇情發展,也沒有刺激的視覺衝擊,《反擊》只能以氣氛為重,老牌影星雷李歐塔( Ray Liotta )在電影中飾演反派角色布雷威,如鬼魅般主宰小鎮,成為每個鎮民絕口不提的禁忌人物。《反擊》也從居民的懦弱表現,強化了惡霸淫威無孔不入的沮喪氣息。

vff-go-with-me-650

《反擊》女主角是由《神鬼認證》系列女探員角色聞名的茱莉亞史緹兒(右)飾演。

電影從警長、伐木場老闆到快餐店廚師,每一個小人物都對「反抗惡霸」感到畏懼,甚至轉化成強烈的敵意。恐懼感在民眾心中生根,讓他們成為惡霸掌控小鎮的一顆顆棋子,受害者在無意間被同化成加害者。《反擊》刻意讓三位主角伸張正義的舉動在小鎮中孤立無援,更顯其中諷刺。

有趣的是,安東尼霍普金斯與雷李歐塔在《反擊》中互相對立,其實,兩人也曾經在 2001 年的驚悚電影《人魔》( Hannibal )有過一次精彩對戲。在《人魔》裡頭,飾演連環殺人魔漢尼拔醫生的安東尼霍普金斯,將飾演政府官員的雷李歐塔「開腦」,一個優雅一個痴愚,隔了十五年再次在大銀幕上對決,正邪對調,卻是一個徬徨一個蠻橫,多了幾分異樣趣味。

19662-go_with_me_7

男主角是曾以《沈默的羔羊》獲奧斯卡影帝的安東尼霍普金斯。

電影中,蒼老的林業工人萊斯特為何願意伸出援手,是最大的懸念,隨著故事向前推進,觀眾也可以慢慢感受到,電影的聚焦燈不只打在單一的女性受害者,而是藉由老伐木工的家庭往事,反映出整個小鎮沉淪於犯罪之中而無法自拔的慘狀。更進一步看,被支配的弱者個個反過頭來為虎作倀,更讓小鎮的排外氣息多了一分悲哀的不寒而慄。

tumblr_nuseksDJVF1u3wveao1_1280

偌大的小鎮,只有兩個人願意挺身而出幫助受害的女主角。

可惜的是,劇本按部就班,一步步往前走,沒有轉折,反而缺乏驚喜。觀眾雖然可以從演員的精采表演中,享受摸索角色心境的樂趣,但除了幾段閃回解釋過往故事,銀幕上的情節大體上平鋪直敘,不夠引人入勝。懸疑電影缺乏懸疑,仍然是個敗筆。

在一片陰沉的冷冽空氣中,微弱的希望試圖掙扎著飄向天空,電影尾段在營火前的情感交流,再到最後兩個方向的對比,其實能看出《反擊》試圖不放棄樂觀與悲觀的兩個角度。黯淡的老者與擦出火花的新人,仍然得繼續把生活過下去,而褪色的人生是否還有補救的可能,也在電影的最後一望中迷失,沒有答案。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