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展搶先看/《枝繁葉茂》《老石》:體現導演內觀,或許空靈,或許踏實

0

文/謝璇

枝繁葉茂1

名導賈樟柯提攜的新銳導演張撼依處女作《枝繁葉茂》,敘述母親的魂魄附在兒子身上,希望丈夫移植婚嫁之時栽下的一棵老樹。

中國新銳導演張撼依和馬楠分別以《枝繁葉茂》和《老石》入圍本屆柏林影展青年導演論壇單元。《枝繁葉茂》由賈樟柯監製,為「添翼計劃」中推出的第七部作品,並由長期與賈樟柯合作的馬修( Matthieu Laclau )擔任剪接;《老石》則邀請多次與賈樟柯導演合作,在《小武》( 1997 )、《站台》( 2000 )、《三峽好人》( 2006 )等電影的男主角王宏偉,以及導演婁燁多部作品的製作人耐安擔任女主角。兩部皆為新銳導演的第一部劇情長片,製作支援更成為這兩部處女作的堅強後盾,同時也展現出中國電影的傳承與提攜。

縱使兩部作品的敘事核心不盡類似:《枝繁葉茂》以母親的魂魄突然附身在兒子身上為主軸,探討輪迴與生死,富含哲思與抽象表現;《老石》則紮實地將眼光放進現實社會事件,跟著計程車司機(陳剛 飾),藉由一場車禍意外捲動人性環節,反映人性,展現寫實批判力道。但張撼依以及馬楠,都選擇回到故鄉拍攝自己的第一部劇情片,《枝繁葉茂》在劇本中帶入老家習俗;《老石》則順勢讓製片人的故鄉安徽廣德的親朋好友們都加入演出。

枝繁葉茂2

兒子的肉身、母親的靈魂和父親,《枝繁葉茂》以樹為象徵,探討生命輪迴;荒涼的農村景象與題名「枝繁葉茂」產生強烈對比。

魂魄為了一棵老樹歸來,因附身在兒子身上彷彿重生的亡母,心心念念出嫁之時種下的老樹,但家鄉卻荒蕪一片無處向榮。「枝繁葉茂」四字意味的繁盛與生命力,和灰濛冷淡的影像,產生意味深長的對比。枝枒落盡如同逐漸邁入老朽等著枯死的人們,樹成為生命的象徵。而人死後到了哪裡?母親說他將成為林中鳥,是千千萬萬鳥群中無法辨識的渺小一隻;生前花心蠢動的先父,則墮入畜生道成為一隻欲望蓬勃的黑狗,反而逍遙。

在這個將死的村莊,人、動物、植物都只是輪迴裡的一環。《枝繁葉茂》拋出對生死輪迴的討論,以人和動物、人和植物之間的互動拉出層次,交互關照。樹木反映生命的蓬勃與枯朽,隨著四季開放與凋零的基本巡迴,而人墮落為動物、動物轉生為人,彷彿是沿著年輪,反覆重演的命定。影片順著地形,或者跟著父子移動的長鏡頭,像靈魂一樣迴盪在空洞的村莊裡。

老石1

《老石》男主角由陳剛飾演性情老實溫厚的計程車司機「老石」。

相較於《枝繁葉茂》的哲思意涵與抽象表現,《老石》則找到了一個踏實且寫實的路線,靈感取自常見的社會事件。原本不至於致人於死地的車禍意外,卻因人性歪曲想要「省事」,索性碾壓奪命的荒謬案例屢見不鮮。《老石》以計程車司機意外車禍使一青年昏迷為起點,帶出人性的荒唐。

天性老實的計程車司機「老石」,幾乎可說是教科書等級的實在和憨厚,卻因這場小意外而捲動無數危機,再再挑戰他的價值觀。故事起點很簡單,卻聰明地以明確幾個支線,例如在家經營托兒所的妻子如何為生活苦惱、造成事件的真正起因,或是為賺取保險金而裝病的受傷青年等,來反映真實社會裡的糾結人性,以及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利益當先,人性善良無謂。

老石2

《老石》選擇回鄉拍攝,驚喜地記錄下當地居民面對劇情中事件的真實反應,為電影再度增添寫實性。

本片因回鄉拍攝,而有許多親友加入,更加深《老石》要求寫實的前提:非職業演員的真實反應,也使故事本身更有說服力。《老石》中較為意向式表達的,反而是出現幾次《臥虎藏龍》拍攝的那片山林空景,轟隆風聲震撼樹木,雖然是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卻掀起龐大爭端逐漸失控。《老石》恰巧與《刺客聶隱娘》英雄所見略同地,選用同一首片尾曲作結,幾個細節呼應,意外增添趣味性與驚喜。

身為創作者/導演的張撼依與馬楠推出第一部長片,選擇與自己親近、真正有感的題材,絕不眼高手低,而是踏實地在精巧樸實的故事中,以自己的電影語言,講述自身經驗或對社會的觀察,從內在觀照延伸至影像中的立體體現,成為在《枝繁葉茂》中看見的空靈,或者《老石》裡的真實力道。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