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 熱潮兩岸大不同?盤點近期台灣 IP 電影

1

就在 IP(intellectual property),這個中國人用起來跟英文原義完全不同的詞風生水起之時,中國電影一部一部大片,幾乎都是有原著的改編電影。舉幾個台灣觀眾可能相對熟悉的例子:《小時代》系列、彭于晏主演的《匆匆那年》、暢銷小說《鬼吹燈》系列改編的《九層妖塔》和《尋龍訣》,都是這幾年火熱的案例,甚至曾被改編為兩岸合拍偶像劇的《泡沫之夏》,在 2016 年也要推出電影版。

其實中國電影的 IP 熱,跟近年好萊塢頻被提及的缺乏原創劇本問題是同一趨勢。片商傾向砸大錢在已有群眾基礎的大片上,希望做穩賺不賠的生意,對於優秀的原創劇本,即使成本較低也往往不予採納,只剩下少數極知名暢銷導演有能力啟動原創作品,諾蘭的《星際效應》便是一例。近期好萊塢除了無戰不克的漫威外,亦有《飢餓遊戲》、《分歧者》、《移動迷宮》等,由青少年小說改編的案例,以及過去題材的重開機如《侏羅記世界》。

螢幕快照 2016-02-18 下午12.46.47

《小時代》小說(左)和《小時代》電影。

雖然不管中外,IP 改編作品都證明仍然有成有敗(除了漫威的無敵傳奇目前尚未遭遇真正敗績);但對製片方而言,有過去已經被證明有人氣的好故事,仍是能穩定軍心的重要磐石。

不過台灣電影市場對於 IP 熱潮似乎置身事外,目前整體產出仍以原創劇本為主。本篇就先盤點近年台灣重要的 IP 改編案例,也展望未來 IP 作品的合作可能。

九把刀到藤井樹 網路小說是否能進一步殺出生路?

2016 年,台灣最重要也最受矚目的兩部改編電影,非九把刀《樓下的房客》與藤井樹《六弄咖啡館》莫屬。兩人不但是前、後代的知名網路小說家,曾經人氣不下九把刀的藤井樹《六弄咖啡館》票房成敗,更可能影響後續一系列的改編可能,重要性不能說不高。

螢幕快照 2016-02-18 下午12.35.33

《六弄咖啡館》(左)和《樓下的房客》電影海報。

如同中國一個接一個改編的 IP 大多是網路人氣小說,台灣的暢銷網路小說也很早就被片商看中,最早聲名鵲起,並且紅遍兩岸的痞子蔡作品《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堪稱首例。

很不幸的,2000 年上映的「第一次」,也成為第一個改編失敗的案例,電影雖然有陳小春、張震、舒淇等大卡司,但號稱海選、實際內定的女主角卻與小說形象相去甚遠,電影劇本也跟原著幾無關聯,自然無法動員小說讀者,也徹底失去原著小說擁有的趣味與魅力。隨即痞子蔡的短篇小說集《7-ELEVEN之戀》也在 2002 年改編成電影劇本,包括同名短篇與最受歡迎的〈雨衣〉都在電影中再現,但也許大環境時不我予,也許呈現不盡人意,總之票房再次失利,這也讓網路小說改編之路蒙上一層灰,變成吃力不討好、又無法保證成功的任務。

直到近十年後的 2011 年,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改編成電影大賣,台灣網路小說改編再度出現生機。從《那些年》到《等一個人咖啡》,九把刀小說改編的電影絲毫不受大環境(甚至部分負評)影響,總是成功動員粉絲而大賣,似乎再度印證 IP 威力。

17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電影宣傳海報。

然而,目前成功的台灣作家案例只有九把刀。操作 IP 成功、擔任《那些年》執行製片的柴智屏,隨即挑中中國作家郭敬明《小時代》系列小說,以同樣模式進行操作,而不是開發其他的台灣網路小說家。就這個角度來看,同樣請來《那些年》執行導演廖明毅、由藤井樹本人親自執導的《六弄咖啡館》,究竟能否複製《那些年》模式(如同它的海報視覺⋯⋯)獲得成功,可能會很大幅度影響未來其他台灣人氣網路小說改編的可能性。

去年大動作宣布自製拍片計畫的華聯國際,也篤信 IP 教,改編作品包括香港人氣小說家張小嫻的《我的愛如此麻辣》,和台灣網路小說家 Div 的《虎姑婆》(非常原生的網路小說,甚至沒有出版),也是企圖改編人氣小說的嘗試,華聯這系列作品能否有正面迴響,也值得關注。

從新電影延續至今 文學小說改編不輟

除網路小說外,台灣的文學小說從新電影時期,便一直是導演們汲取靈感、反映社會現實的來源。白先勇、黃春明、李昂、廖輝英、蕭颯等知名作家作品,都曾是兼具商業與藝術的好材料。

不過,台灣文學小說歷經現代主義與後現代主義的洗禮後,現在不管是鄉土題材小說或都會題材小說,都偏重於文字與形式的追求,以及個人內心情感的捕捉,像白先勇、黃春明這樣既直指人心狀態,又兼具歷史背景及情節的作品,在主流文學小說裡並不常見。所以,雖然台灣知名的純文學小說家不少,他們的作品卻通常較難改編成影像,也較不具商業基礎。近年只有公視改編一系列的台灣文學名著成電視電影,從朱天文〈世紀末的華麗〉、駱以軍〈降生十二星座〉、張惠菁〈蛾〉等名篇,都成為改編來源,但確實沒有太多商業能見度與市場。

螢幕快照 2016-02-18 下午1.03.06

紀蔚然《私家偵探》和王家祥《倒風內海》長篇文學小說,目前皆在籌拍階段。

近年還有幾部兼具商業與藝術的長篇文學小說要被改編,包括劇場大師紀蔚然的《私家偵探》,目前已被買下版權,正在籌拍階段;以及魏德聖導演的大計畫:欲改編王家祥《倒風內海》為《大航海時代》三部曲,以鄭成功時代的台灣歷史為題材,規模據說超越《賽德克巴萊》,目前也正在籌資改本階段。從這兩例來看,具有一定評價或學界地位、又兼具商業可能的小說,被看見的可能性仍然很高,畢竟這是台灣從八○年代開始,就證明可行的一條路。

其他(曾)據聞有計畫要進行文學小說改編——包括房慧真的《單向街》、劉克襄的《十五顆小行星》、劉大任兩部作品改編成的《晚風細雨》,和馬華小說家張貴興的《賽蓮之歌》等——都和公視計畫較為相類,以藝術成就為主要考量,而非市場面,確實延續了新電影文學改編的傳統。不過這部分的電影計畫,似乎都還只聞樓梯響,有些可能已經胎死腹中,有些可能還在籌備,目前尚未有較明朗的消息。

電影小說與偶像劇改編 SP  還有沒有更多新路?

就大環境來看,台灣主流文學小說適合改編的例子不多,網路小說改編又有失敗前例,導致台灣電影即使有苦尋 IP 的製片商,能成功找到合適作品的機會也不高。 BenQ 幾年前成立「電影小說獎」,希望多產出適合電影改編的商業小說。該獎項路線明確,獲獎作品也確實多有不錯的商業可能;成立幾年間,已有成功被改編為電影的《共犯》。雖然獎項立意與成效都算不錯,但票房卻都失利,這似乎也再讓「台灣小說改編」這件事更像票房毒藥。

20140926083012ea1

小說改編成電影的《共犯》,票房不如預期。

2012 年,台灣倒是意想不到地出現一次 IP 改編的成功案例,就是偶像劇《犀利人妻》電影版:《犀利人妻最終回:幸福男,不難》。人氣偶像劇完結後,出 SP 電影上映,在日本已是行之有年的作法,但在台灣沒有人想過要這樣玩。過去三立即使有紅遍兩岸三地的《命中注定我愛你》或《敗犬女王》,當時的製作人陳玉珊、蘇麗媚或三立電視台,都不曾想過要跨界電影。直到三立出品、資深製作人王珮華的《犀利人妻》大紅後,才打鐵趁熱直接推出電影版。不管電影版評價多差、置入多誇張都沒關係,因為它證明偶像劇的人氣可以被帶進電影院,即使劇情被罵到爆,它仍成功地動員了偶像劇觀眾,成為票房的基礎,輕鬆破億。

也因為《犀利人妻》的成功,後來台灣人氣偶像劇如《我可能不會愛你》、《我的自由年代》等,都有傳聞要拍電影 SP,尤其後者的開放式結局更像一開始就在為電影版舖哏,但現在看來兩個計畫都沒下文。兒童電視劇《萌學園》亦在 2014 年計畫開拍電影版,但目前仍未有進一步消息。另外,去年大動作宣布開拍電影 SP 的,則是長期經營的人氣偶像劇《終極》系列,原本預計在 2016 暑期上檔,但目前看來似乎還沒排檔期,粉絲們可能要再等等。

123

《犀利人妻》電影版《犀利人妻最終回:幸福男,不難》,狹帶偶像劇高人氣,票房破億。

媒體多元化的時代,IP 來源自然也不須受限於既有小說或偶像劇,像今年台灣首部改編自本土手機遊戲的動畫電影《聚爆∶第零日》,就是全新嘗試。《聚爆》為台灣本土雷亞遊戲原創的手機遊戲,自行透過國內外募資製作動畫電影,不但開創新的電影 IP 改編可能來源(台灣不少過去的電腦遊戲也曾改編成電視劇,但尚未有改編電影前例),手機遊戲改編電影的概念直追好萊塢;另一方面,更符應科技業跨界進軍影視的潮流。這個新模式——科技業自行募資、製作,而非與電影業界合作,直接從外而內打入影視市場——是否能夠成功,也決定未來台灣電影市場有無可能加入更多意想不到的參與者。

20151218075126290

《聚爆∶第零日》為台灣首部由手機遊戲改編而成的動畫電影。(圖片來源:魔方網

除小說、遊戲以外,曾在 90 年代紅極一時的台灣漫畫家游素蘭林政德的代表作:《火王》及《Young Guns》,也都傳出改編消息,但尚在籌備初期;另一個比《終極》更加長壽的台灣知名 IP 「霹靂布袋戲」,在 2000 年便曾推出 IP 改編電影《聖石傳說》,而在去年放棄 IP,直接原創的偶動漫電影《奇人密碼》慘敗後,新聞消息指出,霹靂布袋戲將回歸 IP ,以史艷文、素還真等角色再度改編電影,從 3D 電影到真人版都有討論,但目前尚未有確切方向。

前面談了過去、現在和未來改編 IP 的台灣電影,但放眼在 2016 年已確定檔期的台灣電影,不難發現仍以原創劇本掛帥,背後原因可能包括 IP 來源不易、台灣電影業內習慣等因素,除華聯開拍的一系列電影都有 IP 撐腰外,目前似乎還沒有要追隨 IP 的風向。即將於 2016 年上檔的 IP 電影《樓下的房客》、《六弄咖啡館》是否能同時取得成功;以及由科技業跨界的新生兒《聚爆》,作為首部由手遊改編的動畫電影,能否成功做出口碑,可能都是台灣未來是否會進一步向 IP 風潮靠攏的關鍵。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