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事件改編的恐怖片(一) 】快鎖好門窗,小心溫暖的家一夕變成殘酷刑場!

0

文/龍貓大王

家就像堅固的堡壘,當我們經歷風吹雨打,回到溫暖的家裡,拋下工作重擔、休息、互相取暖。但在窗外,在夜黑風高的安靜夜晚,有人正默默地觀察你們,他們不懷好意,甚至可能沒有理由;他們侵門踏戶、不經你的允許破壞了這片難得的寧靜,這是每個家庭的夢魘。 2008 年的《 陌路狂殺》(the Strangers),就把這種戰慄搬上銀光幕。

凱迪謀殺案

電影《 陌路狂殺》

片中男女主角在林中小屋暫住一宿,半夜卻遇到一連串怪事:陌生人敲門尋找沒聽過的人、電話不通、有人入侵家中。主角們與沉默的神秘客在小屋中進行貓捉老鼠的殘酷追逐,過程中我們完全不知道兇手們的意圖,他們明顯不是為錢,似乎也不是私人恩仇,片中甚至讓被害人有機會詰問凶手為何下此毒手,而兇手的回答令人心冷,「因為你們在家。」

在歷史上,無動機殺人(或隨機殺人)大多被歸為精神病導致的偏差行為,這種行為已經很嚇人,但發生在原本應當安全無慮的家中更令人髮指。像《陌路狂殺》這樣的電影讓人坐立難安,不只因為無法理解兇手的所作所為,更因為信賴的家庭變成他們殘虐的遊樂場,讓我們看完電影後,在回家的路上不禁思索,有沒有什麼令人恐懼的事物正在家裡等著自己。

凱迪謀殺案1

「因為你們在家。」

也許有觀眾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拍這樣讓人不安的電影,其實這部電影並不完全虛構,故事很明顯地取材自 1981 年的加州「凱迪謀殺案」(Keddie Murder,或稱 28 號木屋事件),此事件錯綜離奇,比電影劇情更令人難以想像。這起事件徹底毀壞了一個小小單親家庭,並讓凱迪這地方從乏人問津到全國聞名,至今仍是熱門的鬧鬼地點。

1981 年 4 月 12 日(週日)清晨 7 點半左右,雪拉夏普起床了。因為一早要跟鄰居去教堂參加禮拜,所以她昨晚睡在鄰居西伯特家──這片樹林裡的 27 號小屋──沒有回家,儘管她家就在隔壁的28 號小木屋,相距不到 5 公尺。她的母親蘇夏普是一位堅強的單親媽媽,帶著五個小孩勇敢地脫離家暴的軍人父親,從康乃狄克州橫跨了整個美國,來到加州普盧默斯郡的首府昆西,住在蘇的兄弟以前承租的拖車裡。但孩子們漸漸長大,需要更多成長空間,狹窄的拖車只是權宜之計,因此蘇決定找尋更大的住處,離開熱鬧的昆西,搬到北方窮山僻壤的凱迪森林裡。

凱迪以前也曾短暫風光過,是個典型的美國鐵路小鎮,來自鹽湖城或是奧克蘭的遊客,可坐火車到此欣賞群山茂林的美景,許多樵夫則在山裡忙著捆包樹材上火車。但隨著時代演進,伐木業離開了,遊客也漸漸淡忘這個年華老去的景點,村子不知不覺萎縮衰退,彷彿時鐘也停止轉動。原本森林裡還有為遊客精心打造的小木屋度假村,也轉變為專門承租給中低收入戶的便宜租屋,蘇正是看準小木屋的物廉價美搬遷至此。

凱迪謀殺案2

當時凱迪度假村裡的小木屋

蘇帶著五個小孩離鄉背井生活,不向環境低頭,她拿著前夫每月給付的 250 塊美金軍方支票、剪下報紙上的食物優惠券跟一些社福補助過活。她鮮少參加社交活動,不買漂亮衣服和化妝品,不碰任何違法勾當,這樣令人敬佩的好母親還勉力參加政府的就業課程,想學貿易工作知識來換取一份較有品質的工作。

而很明顯地,她清貧的生活裡,五個子女就是她的全部:長子約翰 15 歲,父母離婚時他已知曉人事,毫無怨言地跟著媽媽,是一個溫和的男孩,他在學校裡有個好哥兒們,17 歲的戴納,是個壯碩又活力十足的孩子,兩人常常在學校裡搞些小破壞;長女雪拉 14 歲,剛生了個寶寶,好在有家庭願意領養,2 月中她也搬回凱迪與家人團聚;二女蒂娜 12 歲,笑起來像是盛開的花朵;二男瑞克 10 歲最小的葛瑞格才 5 歲。這一家六口一起住在 28 號小屋裡,兩廳兩房有衛浴,還有個小地下室,空間夠大,房租差不多是那張支票可支付的份額,比起平地市區的高租金,也沒啥好抱怨了。

凱迪謀殺案3

夏普一家:前排由左至右為(左)蒂娜、瑞克;後排由左至右為約翰、抱著葛瑞格的蘇、雪拉

這是個貧窮但美好的單親家庭,但在 4 月 12 日雪拉推開家門的那一刻,什麼都變了。

雪拉一推開門,看見一把從未見過的折疊刀放在地上,刀鋒似乎是深黑色的;雪拉才覺得奇怪,緩緩地抬頭看見更駭人的景象:約翰與戴納的屍體躺在刀子不遠處,稍遠是她母親的屍體,身上還蓋著毛毯,他們的軀體滿是傷口,流出的鮮血已滲入地毯裡,形成深黑的斑點,門框和牆壁上也有飛濺的血漬;雪拉與鄰居瘋狂地尋找其他的家人,但蒂娜消失無蹤。詭異的是,就在三名死者被發現的客廳隔壁房間,最小的兄弟瑞克、葛瑞格還有前晚來作客的鄰居賈斯汀(12歲)還待在裡面,毫髮無傷,他們說昨夜都在睡覺,沒聽到什麼異常動靜。

約翰跟戴納過去常常在不遠的昆西街頭混,到了黃昏,兩個人就步行回到山裡的凱迪去,我們不知道兇手是何時盯上他們的,亦或許是等到他們回到家,才進入殺害他們與當時在家的蘇。事實上,「殺害」這個詞太過省略他們所受到的苦痛,三人都被醫療膠布與電線綁住手腳,蘇被綑綁地特別緊;三人身上都有無數被鐵鎚擊打與被刀刃刺入的痕跡,而雪拉開門時看到的黑色折疊刀,其實是家中一把不算鋒利的牛排刀,它被兇手用來猛力地刺進她家人的身體裡,一次又一次,直到刀刃沾滿鮮血、彎曲近 25 度,被發現時已被黑色血漬包覆,宛如一把ㄑ字形的黑色折疊刀。

凱迪謀殺案5

案件發生後的 28 號小木屋

多年以後,悠悠眾口都指責普盧默斯郡警長辦公室的輕忽,他們沒有在司法部團隊抵達案發現場前封鎖木屋,導致現場遭到破壞,許多重要的證據無法被保存下來。但最不堪、最讓人無法理解與原諒的是,他們當天竟然無視倖存的賈斯汀在辦公室苦苦哀求,聲稱他看到蒂娜被人帶走,請他們立刻封鎖周遭地區搜索,反而還質疑夏普一家是不是真有蒂娜這個小女孩,沒有立即展開任何搜救行動。而在三年後,在距離凱迪 46 公里外的露營地,發現了蒂娜的頭顱,身軀被分成數塊,化為白骨散落在周圍,檢驗報告顯示,她被綁架後不久即被殺害,並無情地被分屍。

這宗刑案有太多謎點,為何交往單純又與人無仇的蘇夏普一家會遇害?為何會被彷彿有深仇大恨的方式凌虐致死?而這塊區域裡的小木屋比鄰而居,每間相隔僅幾英尺,怎麼會沒人聽到 28 號小木屋裡的慘叫聲?甚至連住在隔壁的長女雪拉也沒發現異常?另外三個孩子為何會倖免於難?又為何絲毫未聞?為何蒂娜會被單獨綁架帶走?

凱迪謀殺案6

警方模擬的兇手畫像

謎團還不只如此,警長辦公室怠惰的辦案態度也令人費解,沒有保護現場、延遲搜救原本可能救回的被害人、拒絕其他地區與部門警力協助、某些重點物證因為辦公室漏水而毀損、身為重要嫌疑犯的鄰居傳聞是警長的好友⋯⋯還沒完,連司法部幹員的報告都錯誤百出,標註嫌疑犯過去擔任過警察(事實根本沒有)。

三十年過去了,至今普盧默斯郡警長辦公室仍堅稱調查中,而凱迪的小木屋變成全國知名的神秘地點,大家已經忘記凱迪過去的榮景,僅記得有一家可憐四口無故地死在這裡,死在他們溫暖的家裡。也有些人想透過其他方式刺激官方重啟調查,像是 2002 年紀錄片導演喬許漢考克(Josh Hancock)根據此案拍攝的《 28 號小屋:凱迪謀殺案》(Cabin 28: The Keddie Murders),他直指警方才是本案中最大的嫌疑犯

當然,包括我們前述提到的《陌路狂殺》,這種陌生人把甜蜜家庭變成冰冷屠場的類型電影多不勝數,觀眾在戲院裡驚聲尖叫,回家後仍餘悸猶存。而凱迪的 28 號小屋因為惡名遠播,就算有鐵齒者短暫舉家入住過,到了2004 年還是被官方完全剷平,試著讓大家不再想起這件慘案。但恐怖永遠不會退去,至今仍有好事者專門造訪這寧靜的山區,試圖找尋新的證據。

凱迪謀殺案4

案件發生後的 28 號小木屋

恐怖永遠不會退去,因為這已成為每個成家之人終身的夢魘:當你與家人快樂地待在家裡,不速之客堂而皇之地走進來,殘酷傷害你與你最愛的人,打破你多年來建立的天倫之樂,而這一切罪行毫無任何理由,甚至沒有人聽到你的呼喊。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泛讀」Android 版於 2016 年 11 月上架,在幾乎沒宣傳的狀態下,就有超過 7 萬夥伴主動下載,感謝各位伙伴一路上的鼓勵與嚴格鞭策。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終於上架啦!

你的手機是 iOS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你的手機是 Android 系統的下載泛讀點這裡
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