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拍一部熱血動感的運動電影?《破風》導演林超賢:「艱難得超乎你的想像」

0
《破風》三位男主角彭于晏、崔始源、竇驍

今夏最動感熱血的運動電影《破風》

今年夏天,華語電影市場大概沒有任何一部片,比《破風》更擔得起「動感熱血」這四個字了。它的動感不僅在於彭于晏崔始源竇驍的激情演繹,還有電影背後製作團隊燃燒生命的付出。

故事描述幾個熱血的年輕人,如何在一路征戰的自行車賽事上,從愛情、友情和事業的抉擇中成長。在自行車運動中,衝在最前面,為隊友隔離風阻,保存體力的「破風」,意味著果敢堅韌,一往無前;對導演林超賢來說,拍出這樣一部熱血沸騰的競技自行車電影,也是一次跌跌撞撞的破風之旅。

下面這組數據也許能幫助我們對《破風》多一點認識:劇組工作人員約 200~400人,動用了400 多台單車,17 台攝影機,橫跨 10 個城市取景,主角騎行 117900 公里,相當於繞赤道三圈。這個過程中,共磨損了200 多雙手套,300 多套單車服,150 多雙運動鞋,消耗 2000 多條毛巾、12000 多瓶飲料,光是腿毛就刮掉了1 斤,受傷 80 多人。

而在這些冰冷的數字背後,究竟藏著多少動人的故事?

◎ 整個東南亞,只有高雄會給我 13 公里

CJ2B4555

香港導演林超賢(右)很早就有來台拍電影的念頭

林超賢與台灣結緣很早,曾在台灣上過兩年高中,他笑言「之前宣傳《逆戰》的時候,我就很想來台灣拍電影了。」

《破風》在台灣拍攝了 38 天,談起來台拍攝的緣由,林超賢首先提到曾引起一片讚譽的《看見台灣》,「我覺得台灣很美」,在他看來,台灣擁有多變的地形,美不勝收的風光,地理位置上的親近,讓他感覺在此拍片是十分有把握的事。更重要的是,台灣擁有整個東南亞地區最強盛的自行車文化,他笑著表示,「在自行車界,武嶺就是一個指標,一個高手的指標,一定要來騎一下。」更遑論台灣還擁有傲人的自行車工業,在拍攝過程中,美利達給予劇組大力支持,他們不僅贊助了所有車子,拍攝期間義大利車隊的加入,也由他們一手促成。

回憶起輾轉各地拍攝的過程,高雄影視協拍組的支持讓他念念不忘。

《破風》在高雄封路13公里拍攝 場面浩大2

《破風》在高雄封路13公里拍攝 ,場面浩大

電影開頭便是在高雄夢時代的一場比賽,與影視協拍組溝通時,林超賢在地圖上畫了長達 13 公里的拍攝路線,當時他覺得能達成一半目標就很好了,讓他意外的是,劇組得到了當地政府完全的支持。這條長達 13 公里的路線共有 300 多個路口,劇組請了五百多個學生協助封鎖,從早上 7 點拍到 9 點半,連續拍了五天。

可不可以在攝影棚內拍?當然可以,但林超賢追求真實的速度和動感,「當時拍完之後,我可以大膽地說,全東南亞就只有高雄會給你 13 公里!

◎ 颱風其實是來幫我的

_55T0236

颱風讓林超賢既難忘又沮喪

戶外拍攝最變幻莫測的因素,莫過於天氣。在拍攝過程中,遭遇颱風是林超賢極為難忘也極其沮喪的時刻。

當時劇組正準備在太魯閣拍攝,突來的颱風打亂了劇組的規劃,不得不轉戰台中武陵。颱風造成土石流塌方,前往太魯閣的公路悉數封閉,儘管在武陵拍攝即將結束之際颱風已離境,政府也開始清理公路,但依舊緩不濟急。

「劇組的實習生說拿了掃把去掃,我說你們十幾個人弄多久才弄一公里,怎麼辦啊!當時我有想過放棄。」 但也正是這十幾名實習生,拿著掃把一點點清理出道路,讓後續拍攝得以順利進行;而恰好因為颱風過境,原先每天擁有一萬多客流量的太魯閣空無一人。

最後還是覺得,雖然碰上颱風,但颱風其實是來幫我的。」說到最後林超賢有些俏皮的得意,「我相信很難看到沒有人的太魯閣。

◎ 拍攝時曾後悔到想放棄

_55T7906

拍攝自行車運動連一個特寫鏡頭都很難

如果你看過《破風》,或許會被片中車手間激烈的比拼、風馳電掣的追趕畫面所打動,但是該如何把自行車這個重複踩踏動作的運動拍得好看,一度讓林超賢頭疼。

公路自行車賽的部分,拍一條就要騎上幾公里,每次拍攝,林超賢就騎著摩托車追著演員,攝影師扛著攝影機坐在後座拍。林超賢一邊騎摩托車追趕,一邊兼顧攝影機,看到自己認可的畫面,就趕緊騎得近一些,拍近景。演員騎幾公里,林超賢就得跟著跑多遠。

但讓他最崩潰的還是拍高雄夢時代的那場比賽,儘管擁有許多拍片經驗,但初次拍攝自行車運動,林超賢發現過去積攢的經驗竟毫無幫助。

連拍一個特寫都很難,因為我不能把機器放在自行車上,用摩托車跟拍又很難對焦。

他忍不住搖頭問我:「你說會不會後悔。」

在這部電影的拍攝過程中,因為自行車運動的激烈和不可控制因素,有 80 多個演員先後受傷。提起這件事,林超賢還心有餘悸,「我沒辦法估計,沒辦法做安全上的幫忙,眼睜睜看著他們出意外。我每天開拍前都拜拜,希望今天不要出大事。

《破風》在高雄封路13公里拍攝 場面浩大3

拍攝期間有 80 多個演員先後受傷,讓林超賢心有餘悸

◎ 剪輯是另一個悲慘的開始

拍攝的過程歷盡艱辛,但電影的剪輯工作對林超賢而言「又是另一個悲慘的故事。」

影片的素材極其豐富,對於導演和攝影師而言,得面臨痛苦的取捨。

光是高雄夢時代的比賽,林超賢就用了七台攝影機拍了五天,拍回來的素材要連續四天才能看完,剪輯師剪到最後幾近麻木。

那一場戲,就換了四個剪輯師。成片的第一個版本,電影長達三小時,一剪再剪,最後才剪出現在的 124 分鐘版本。

在林超賢看來,《破風》是《激戰》的姊妹片,《激戰》講述中年人如何打破中年危機,《破風》則描繪年輕人如何在受挫後依然堅持追夢。

《破風》就像他職業生涯中的變奏曲,接下來他將投入新片《湄公河大案》的拍攝,讓我們一起期待他下一次會帶來什麼樣的驚喜。



電影是一個由眾多人一起合力完成的夢想,需要攝影、編劇、製片、導演、燈光、場記、配樂、剪接……。然而,拍出好作品之後,才是另一項挑戰、也是目前許多電影人的困擾:如何把好的作品推到大眾面前。

在這次「基礎知能課程」中,我們誠摯地邀請電影及新媒體從業人員,一起透過兩天的扎實課程,了解新工具、學會新工具,甚至,一起來想想「是否在製作前就可以加入新的工具思維?」幫助電影產業更往上一層。

關於作者

harpsichord

keep calm & carry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