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擊一談/蕭力修談當救火隊:「也不算真的救火啦,是友情相挺。」

1

重擊一談600x200

你可能對這個名字一知半解,知道他好像是導演,是《阿嬤的夢中情人》和《想飛》裡其中一半的導演。

他安靜時看起來嚴肅,開口卻誠懇帶喜感;自稱生活散漫,拍片時又像慣老闆。學設計出身的他,出道執導的兩部作品都是奇幻故事,這次卻導了連醫生都稱讚寫實的醫療劇(據說下次想拍的主題是玄奘)。漫畫、動畫、短片、長片到電視劇,不同形式試過一輪,他說人生不一定要拍片,但對影像的敏感或許注定要繼續捧這碗飯。

他謙稱自己運氣不錯,拿到好故事,碰上一群能量很強的演員才玩出這部《麻醉風暴》,如果最近你也有看,也許會想多認識這個名字,他是蕭力修。

過去兩部電影《阿嬤的夢中情人》、《想飛》都是雙導演創作,有網友戲稱是去幫忙救火,可以分享一下當時狀況嗎?

蕭力修(以下簡稱蕭):救火嗎?(笑)可以說是啦,但其實也還好,只是他們剛好都需要我幫忙,會去也都是友情關係。我和北村豐晴認識十年了,那時候拍《阿嬤的夢中情人》,雖然他聽得懂台語,但他沒有50年代台語片的生活經驗,所以這個部分需要有人來幫忙他;李崗大哥的話,因為他的身分還負責《想飛》的監製,也是投資人,所以快拍的時候還要邊找資金,製作執行上他需要有個人來幫忙,但接到電話時我自己也很興奮啦,因為很久沒在國片大螢幕上看到戰鬥機了,所以我就來了。

那這兩部片在執行時,是怎麼分工呢?

蕭:其實這兩部片的分工沒那麼傳統,像《阿嬤的夢中情人》本來是想說我負責影像,北村負責表演,但像剛才說的,因為語言和生活經驗的關係,所以表演的部分我還是需要幫一點忙。崗哥的話我覺得他有一個老靈魂,比較像八零年代的人,比較注重在角色情緒上的表現,所以合作上我會用他的角度去思考,但基本上還是以他的意見為主。

在拍片現場時,表演這個部分我都會退比較後面一點,除非是調整上遇到什麼問題,我才比較會主動加入討論。因為在現場有太多聲音對演員是不利的,所以通常是我和另一個導演討論完之後,再由其中一個人去跟演員溝通,這樣演員也不會覺得無所適從,想說到底要聽誰的。至於拍完一顆鏡頭決定OK不OK,我的習慣是只要對方覺得不OK,通常都不會過問為什麼,因為在現場重拍一次是最快最方便的,不用再花時間停下來討論,等討論完可能就浪費很多時間。

如果說完全由我負責的部分,《想飛》的話就是特效;《阿嬤的夢中情人》比較特別,後製期間完全是由我處理,因為北村拍完之後他就要去接連續劇了,所以後製的部分由我全權負責,然後再定期和他開會討論。

IMG_4162

你覺得雙導演有什麼優缺點?

蕭:雙導演最大的優點就是可以「正當的推卸責任」(笑)。譬如說拍《阿嬤的夢中情人》時,假設有一顆鏡頭已經拍到第五個take了,但還是需要再來一次,我就會走過去對演員說:「那個⋯⋯北村他想要再來一次。」但我自己沒那麼享受的部分,就是當爭執真正出現的時候,我們必須要協調,但互相退讓的結果,是不是對這個故事最好?我覺得這是最困難、最需要學習的地方。

如果有機會,會想找誰再來雙導演一下?

蕭:老實一點的答案是不想再有雙導演。(大笑)

國外有些雙導演組合是因為原本就是兄弟姊妹,或是已經找出固定的創作模式,所以可以一直合作下去,但我認為大部分的雙導演合作都是機緣啦,電影這個產業很需要導演的ego,需要個人的想法和創意,但是雙導演這件事必須要放下自我,放下堅持,這又回到上一個問題,在這種彼此退讓、妥協的狀況下,成果真的是最好的嗎?所以我認為可以不要就最好不要。

我覺得自己資歷也還淺,不敢說要找誰來雙導演啦,但如果要再拍喜劇的話,我會想再找北村,因為我覺得我們對喜劇的節奏滿一致的,不會為了搞笑而搞笑,而是會盡量跟著劇情加入有趣的點。而且北村滿會跟演員炒熱氣氛的,會讓演員的情緒比較集中在拍攝上。後來我常跟北村開玩笑說自己拍片好寂寞喔,不管是實質的還是精神上的,都覺得現場少了一個人陪。

覺得一個人拍片寂寞,但《麻醉風暴》也自己拍完了,如果有機會重來,想找誰一起來導?

蕭:如果有機會喔……(陷入沉思)……我不會找導演耶,我應該會找黃健瑋

這一次很幸運能和一些能量很強的演員合作。我自己有個心得,就是如果演員很有想法,很投入這個故事,那可以釋放很多空間給他,我覺得這是一個新的創作模式,導演不一定要像個專制君主一樣,告訴演員怎麼演才是對的。

雖然我一開始很不習慣健瑋,我們在創作過程有衝撞,但也愈來愈了解對方。我記得有一場戲,需要有一首配樂來讓健瑋那個角色釋放情緒,所以我就問他有沒有什麼想法,但其實我心裡已經先挑好了,隔天他把他的MP3拿給我,說音樂挑好了放在裡面,我打開聽發現是同一首巴哈的曲子,就想說:「哇也太有默契了吧!」最後整個戲拍下來我們很開心,所以我會想找他一起導《麻醉風暴》。

如果他願意不領薪水的話。(大笑)

19001_1593812280870080_7785085446906644915_n

黃健瑋(右):領一份薪水做兩份工,有這麼屎的缺?(設計對白,圖片取自《麻醉風暴》FB粉絲頁)

最後有點離題但還是好奇,短片、長片和電視劇你都拍過了,有比較喜歡哪一種嗎?還想挑戰什麼形式?

蕭:我覺得我比較偏向長片和電視劇之間,因為我說故事的方式好像沒那麼快。最近看好萊塢的片,都覺得時間被壓縮,不能多享受角色的故事。美劇這種稍微有點長度的比較剛好,但又不能太長,因為我是那種生活節奏很散漫的人,但工作時又會太過投入忘了放飯或是不睡覺,加上我有點偏執狂,像調光啊、聲音啊我都會自己去盯,只要有一點點偏差都不行,這次麻醉風暴只有六集,我自己是覺得還OK,但我有點懷疑如果是30集的電視劇,自己還有沒有辦法處理,用想的就覺得有點可怕。

延伸閱讀:
重擊一談/黃健瑋談男人的型:「不用替自己定型啊,表演沒有絕對的類型。」
重擊一談/吳慷仁談演員的心:「當個演員,需要誠意。」
重擊一談/許瑋甯談美麗的負擔:「我不能控制別人怎麼看我,但我能控制自己的心態。」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Ken

菜味很重的新登場角色,有密集恐懼症(尤其人群),生性假鬼假怪有點懶爛,最大的夢想是開火車和當包租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