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履奇緣》:你相信魔法嗎?我相信(在看了這部片之後)

0

仙履奇緣0

「你相信魔法嗎(Do You Believe In Magic)?」

每個人對魔法的定義不同:對電影公司來說,魔法意味著闔家觀賞且毋須擔心版權費用的賣座巨片;對某些導演如《魔鏡夢遊》提姆波頓,或《傑克:巨人戰紀》布萊恩辛格來說,魔法意味著華麗怪奇的視覺盛事,充滿了現代濾鏡下的流行元素。但對最早說出上述這句話的小飛俠彼得潘來說,魔法意味著保有赤子之心,相信眼前夢幻美好的事物,準備好踏上一次不可思議的旅程。

幸運的是,《仙履奇緣》的製作團隊顯然也如彼得潘一般相信童話的純真魔法,在將近兩小時的片長裡,這部真人版灰姑娘童話改編作品充滿了難得的赤子之心,用全然驚嘆與期待的態度,面對一個早已被述說過無數次的故事;讓平凡蛻變為不凡,成就了一部不可思議的神奇作品。

《仙履奇緣》成功的關鍵,在於無論是編劇克里斯魏茲或導演肯尼斯布萊納,皆願意擁抱灰姑娘背後的童話本質,不刻意合理化、解釋或解構夢幻綺想的邏輯,反而用最真摯溫暖的態度突顯故事甜美的調性。一面以故事本身的純真巧妙,迴避相對過時或突兀的成分(既然是童話,王子與公主第一次約會跑去盪鞦韆也是很合理的);一面強化本片與傳統卡通間的連結性(假如把所有畫面改以2D動畫呈現,應該也不會有人覺得突兀),使其跳脫類似電影在保守與開創間的兩難局面。

《仙履奇緣》的開創,在於它全然吸收了題材的保守成分,在無論何種角色類型電影都講求黑暗寫實風的時代,本片明亮正面的氣質反而顯得清新可貴、獨樹一格。

仙履奇緣

但若說電影只是單純拍給小孩看的糖衣童話,又小覷了布萊納的貢獻。這位莎士比亞名家在經歷數次商業電影摸索(包含去年純粹打工賺錢順便練習俄國口音的《傑克萊恩︰詭影任務》)後,終於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完美題材。劇本或許確立了電影的夢幻基調,但布萊納賦予《仙履奇緣》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高貴典雅,一種典範在夙昔的古風。在布萊納手下,每場宮廷戲皆拍得莊嚴隆重又不致死版,戶外戲飛揚活潑,全片高潮的舞會更是驚豔的感官饗宴,布萊納洗鍊的調度配上剪接給人純粹的愉快感受,公主獨舞時鏡頭優雅的滑動,本身即是一種學不來的舞姿。

本片帶給人的快樂,就算花上千萬字也難以完整描述。除了宮廷與馬車無數精緻細節外,曾三度贏得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的珊迪包威爾,再一次交出美到讓人忘記呼吸的作品;灰姑娘第一次穿上禮服的瞬間,絕對具有讓人感動落淚的力量。布萊納長期合作的配樂家派屈克道爾則譜出生涯最完美的樂章,同時捕捉到甜美、浪漫、貴氣三種基調,賦予電影另一層看不見的耀眼光芒。

仙履奇緣2

禮服出現的瞬間,配上音樂真的很好哭阿…

至於演員,灰姑娘莉莉詹姆斯的演技不能說完美,但本身氣質與角色在高水平製作支撐下仍算得上可圈可點。其他配角如德雷克雅可比飾演病重但睿智的國王、海倫娜寶漢卡特詮釋幽默的神仙教母,或男主角理察麥登扮演瀟灑善良的王子,皆在發揮有限下有著不錯表現。荷莉黛葛蘭格蘇菲麥席拉演出的壞心兩姊妹,也適時扮演了討喜的甘草人物。唯一不那麼確定的反倒是凱特布蘭琪的後母:儘管演技不錯,使壞也使得很過癮,努力賦予這個壞心繼母角色深度與層次,但劇本缺乏讓她深掘的空間,有時反而顯露出兩相衝突的矛盾,是唯一的美中不足。

《仙履奇緣》是一部傳統到不能再傳統、標準到不能再標準的童話故事。它的魅力在於重申這一切價值,電影一再強調的善良與勇敢自然顯得太過熟悉。至於那些聽見《冰雪奇緣》裡艾爾莎質問一見鍾情便拍手叫好、為迪士尼的成長感到欣慰的觀眾,若將本片視為老梗到長滿蛀蟲的退步作品,實話也是意料之中。但就像多數觀眾喜愛《冰雪奇緣》是因為動聽的音樂、精緻的動畫以及逗趣的故事一樣,《仙履奇緣》成功結合了電影科技與純真敘事的魔法,揉合成一種「反反傳統」的新力量。至於你願不願意在高潮時拍手,端看你願不願意相信了。

仙履奇緣3

p.s. 本片片頭有《冰雪奇緣》的新短片。如果有人特別為了這七分鐘進戲院,只能說看完後應該會對《冰雪奇緣》續集的品質感到非常擔憂吧。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