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師》3D:讓我們期待「真正的」導演版吧

0

101

文/夜郎

我們都已經熟知王家衛的習慣:邊拍邊改之後的交出來的作業,總有許多計畫之外橫生枝節的驚喜,但一樣也有許多計畫之外不盡如人意的缺憾。《2046》的橫生枝節變成了《花樣年華》,《東邪西毒》的缺憾變成了《東邪西毒終極版》。而《一代宗師3D》倒是第一次有人把這種缺憾變成一種商業模式:重新剪輯再加上3D,僅僅兩年之後,變成另外一部電影再賣一次。

總結這個一代宗師2.0版,可以說是更接近原始構想的版本,但藝術上也是較不可行的版本。許多更動都讓我們有機會想像2013年在剪接室裡的困難抉擇 (或者從剪接師的角度來說,就是每一次接王家衛工作的酷刑),也更有機會想像王家衛為什麼每每難以割捨這些橫生枝節、恣意綻放的番外篇。

舊的版本將宮二與葉問並列為敘事主角,交錯進行。新的版本捨棄宮二小姐的時序,只講葉問觀點下的事件。電影因此變回「葉問編年史」的原始構想,講述那些在葉問一生中跟他較勁的朋友們的故事。趙本山的丁連山、張震的一線天因此都有了比較清楚的交代(但不知是否為了控制放映長度,兩個角色全是一場戲換一場戲,為了後面的交代反而刪了前面的鋪陳,倒楣的張震戲份甚至變成更少了)。

捨棄宮二小姐的時序之後,電影把宮二離開佛山之後的枝節整併,放到香港和葉問重聚後一口氣倒敘講完(簡直變成《花樣年華》那樣的番外編了)。

但這個決定變成這個版本最大的缺憾,因為宮二報父仇的支線失去了時間感,沒有時間的要素讓宮二支線變成了暢快的復仇劇,而非漫長的個人史詩悲劇。更重大的損失是喪失了宮二、葉問的性格和性格所導致結果的對比:老猿掛印之後,一個懂得回頭,一個不懂。

「葉裡藏花一度,夢裡踏雪幾回」是兩個主角關係的總結。在舊的版本裡頭這句話是個抽象的意象,而且一直拖到電影結尾才向觀眾揭露葉問心裡沒說的事實:他其實去了東北,卻在宮家門口選擇了「回頭」。

這個揭露的時間點選得極佳,因為原先電影的結論是讓我們認為宮二的「不懂回頭」的性格導致她的悲劇,但在電影結束前的臨門一腳卻暗示著葉問的「太懂回頭」也有他自己的悲劇。令人遺憾的是新的版本硬是把 「葉裡藏花一度,夢裡踏雪幾回」具象化,反覆出現葉問「夢裡」夢見去東北見宮二小姐的場面,甚至乾脆在片尾字幕時把「夢裡」宮二教葉問六十四手的場景全演出來了。這個畫面出來的時候我心裡滿是驚叫哀嚎,堪稱過去一年在戲院看過最髒的畫面。所有美好的事物,全被這多餘的一幕給摧毀殆盡。

另外一個讓人驚叫哀嚎而且完全不明所以的是宮二死後的一連串回顧,包括宮二小時候如何偷看父親練八卦拳以及長大後的她如何在雪地中練拳。這一段無論是在敘事邏輯、台詞語感、章子怡念白方式以及錄音質地上都突兀到不行,簡直像是放錯拷貝、跑錯棚,把別的電影接到這部電影上一樣。

新的剪接版本出現另外一個重大技術問題是「配樂」。因為片段更動幅度過大,所以一直重複使用相同音樂素材。這點本來只對那些反覆聆聽電影原聲帶的宅男有差別,但偏偏有段誰都聽得出來的引用配樂:Ennio Morricone四海兄弟》(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的Deborah’s Theme。

一代宗師的這段Morricone配樂是我所看過引用其他電影配樂的最成功案例之一。原因是王家衛不只是引用這段音樂,同時也引用了 Sergio Leone 電影中那種對時間流逝的強烈鄉愁。舊版之中兩度引用都是在交代時間流逝(尤其在拍攝大合照的場景更顯精確),但新版卻反覆濫用這段音樂到了令人惱怒的地步。四次!用了整整四次!!!!

我估計這個一代宗師2.0或是3.0版(北美版也算上一個版本的話),仍然受到各種財務投資和市場因素的主導,還稱不上是真正的導演版。姑且讓我們默默期待下一個版本 (Redux?)會更好吧。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