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鮮亮麗的災難:《太平輪》

0

the-crossing-800x450

自《英雄》開啟華語大片時代以來,結合歷史題材、超大卡司的華語大片,每每成為輿論激烈批判的對象。奇爛無比的《無極》、《刺陵》、《富春山居圖》等,或差強人意的《十面埋伏》、《赤壁》、《十月圍城》,被罵自然無可厚非,但不管是成就一般的《英雄》、《夜宴》、《黃金甲》、《南京南京》,甚至是頗有可觀之處的《通天神探狄仁傑》、《集結號》、《投名狀》等,亦往往難逃罵聲。華語商業片彷彿帶有原罪,一沾歷史便容易被冠上華而不實、大而無當、缺乏時代感與靈魂、徒具大場面排場等帽子。

所以儘管看完全片,我的吐槽魂確實蠢蠢欲動,但我希望能先持平地說,《太平輪》的劇本和選角都算得上頗為用心(尤其是台灣部分的選角),劇情試圖透過不同主線帶出中國人、台灣人、由中渡台從此與故鄉天人永隔的親國民黨人(也是現在所謂的外省人)之不同立場與心路歷程。而雖然看得出導演和編劇參考了不少《悲情城市》和《海角七號》,但整部電影詮釋歷史的角度,其實比較接近《天馬茶房》,它的核心不在亂世衝突與政治歷史對錯,而在於最尋常、最卑微的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不管是愛情、親情或友情,如何支撐小人物們苟活並抱持對未來的希望,又如何無情地被時代裂變所踐踏磨滅。「亂世浮生」這個副標下得切題,而不同主線又帶出不同族群歷史,可說野心與誠意兼俱。

由於編劇是台灣出身的王蕙玲和蘇照彬,此亦為何本片對台灣本省外省的歷史背景描繪還算頗為用功,有幾個細節安排更是細膩,比如身為國民黨權貴的將軍夫人來台自然要撥出最好的眷舍給她,而當時台灣最好的眷舍便是日式木造之日本官舍,這反映了一整代「高級外省人」對台灣日式木造房舍的時代記憶。台灣部分的選角,由高捷楊貴媚承續起《悲情城市》的基隆家族前身再適合不過,其他選角亦不過不失。

從上面的敘述可看出,劇本雖然有王蕙玲慣有的文藝腔,亦有蘇照彬一貫的畫蛇添足,但其實不失其出色獨到之處。但問題在於,這因此是個以情感衝突轉折為核心的故事,交給李安來拍,當能透過演員出色的情感演技表現與影像細節,低調突顯出戲本中的細膩情感並打動人心;交給陳可辛來拍,當能將衝突與浪漫拍得有聲有色;甚至交給馮小剛來拍,都當能拍得可歌可泣。偏偏,這電影撞到了吳宇森手裡,以動作片見長的他根本不擅長感情戲,連戲份最多最能好好舖陳的黃曉明宋慧喬,都只有俊男美女華麗場面,缺乏情感火花,遑論要妥善處理電影中理應輕輕帶過又該令人印象深刻的、金城武與長澤雅美無可挽回的初戀遺憾,以及佟大為章子怡似有還無的假戲真情了。

而就一部以情感為主的電影來說,除了導演功力外,演員也是核心。黃曉明一直是個演技卡在微妙位置的演員,不是說他演得差,但他總愛挑戰超過自己能力的角色,相較於《風聲》裡令人驚艷的日本軍人,這回他的雷將軍只顧耍帥把妹,缺乏戰場上生死磨難的風霜感,片尾應當以他絕望中的希望,襯托全軍覆沒的慘烈,也因為他始終光鮮亮麗的帥氣憂鬱,而完全失去張力。當冒死救他的子弟兵佟大慶(佟大為飾)精準演出戰場生死間掙扎的惶惑無助,理應已知此役無望的軍部,卻仍帥氣地準備去拯救一張照片⋯⋯這時代感自然是錯亂得亂七八糟。敢情吳宇森導演是把雷將軍當小馬哥來拍,跛了也要帥才是重點是嗎?

上集的核心主軸雷將軍既已被搞成小馬哥,歷史無奈感自然不剩幾分,而台灣軍醫嚴澤坤(金城武飾)除了戰場上無語問蒼天的一幕外,戲份頗為薄弱,主要只交代了他與初戀雅子(長澤雅美飾)的台日苦戀,在歷史巨輪轉動下只能成為回憶封存。意外地,金城武和長澤雅美的對戲火花,比黃曉明宋慧喬來得好一些(也許演員本身語言相不相通還是有差),但金城武家中光鮮亮麗的模樣,也讓人很難聯想這是1947年的台灣。台灣歷史背景的付之闕如,使得這段線只剩下感情互動,沒有時代背景悲劇感的映襯(愛情的衝突居然只安排了鄰居閒言閒語,要他不要被日本女人騙,簡直是鄉土劇等級),作為愛情電影或偶像劇也許尚稱及格,但要作為史詩電影的一角,顯然失衡。

第三條線,就是上集中最平民的于真(章子怡飾)和佟大慶(佟大為飾)。他們是亂世中苟活的善良百姓,沒有什麼大志,只希望能平安活下來與愛的人廝守,為此他們傻傻地拼命。和于真假作的結婚照,和兩人雖少卻印象深刻的互動,給了佟大慶似有還無的希望:戰爭打完就能娶個媳婦好好過日子。而于真也是為此不惜一切爭取能搭上通往和平彼岸的太平輪。

這兩人應當是以堅毅與傻氣於底層打滾拚命的小老百姓,佟大為演出精彩,除了超無意義的戰場握手橋段,基本上還算四平八穩。章子怡收回宮二小姐的霸氣,重新演出「謀女郎」時期的平凡村姑,尚稱有說服力,卻被劇情和造型細節害死。不但整齣戲下來,我們看這不識字、沒讀過什麼書的于小姐換了不知幾套剪裁得宜花色講究的旗袍,連她決定出賣美色的時候,還能從精美的皮箱中立刻拿出口紅,完成精美的妝容;生離死別的場景後,為了打起精神,居然選擇去貴婦沙龍做頭髮,真是沒有一個地方感覺得出來她為了生活吃盡苦頭、拚命攢錢只為了搭上太平輪的心思啊!兩相對比,《浮世傷痕》中孑然一身的女主角,必須想盡辦法留給人好印象的時候,只能立刻咬破手指將血塗上脣當口紅用,再拚命搧自己巴掌讓兩頰緋紅,我只能說于真小姐妳真的過太爽了,我很難受到妳的掙扎啊!

1

所謂「魔鬼藏在細節」裡,《太平輪》的魔鬼真的充滿在細節裡,于真小姐的口紅只是冰山一角,雷將軍帥氣軍服袖子上竟然有潮到爆炸的假補丁那也真的只是剛好而已!

電影裡大大小小角色衣服、場景、道具,全都如此光鮮亮麗,港口邊推擠想上船的百姓全都穿得整齊乾淨,連戰場上理應狼狽不堪的國民黨軍,都穿得全副武裝,完全缺乏時代的緊迫感,自然無法讓人感受到片中的角色受時代壓迫的窒息與無助。相較於《色戒》即使在處理樂觀的大學生活時都有惘惘的威脅,《太平輪》則是從外而內都光鮮亮麗地訴說一個充滿無奈與絕望的故事,只讓人覺得格格不入,對於時代氛圍的掌握完全不及格。

這似乎是近年華語大片的通病,從《赤壁》、《黃金時代》到《太平輪》,似乎因為軍容日漸壯盛,一切都要呈顯的是此代蒸蒸日上的工業實力、光鮮亮麗的華麗場面,而放棄了時代氣氛的梳理。電影內外的差異與斷層,讓一個個絕佳的歷史題材空轉,接下來的「受害者」,恐怕不在少數。

 

 

關於作者

Maple

唸過台大外文、台大台文,都成了逃兵,現為自由寫手,從企劃編劇、影劇評論到採訪紀錄,只要是喜歡的東西無一不能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