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星際大戰8:最後的絕地武士》:剝除掉故弄玄虛遮掩的真本事

0

文/半瓶醋

星際大戰8:最後的絕地武士》(以下簡稱《最後的絕地武士》)是迪士尼影業接掌喬治盧卡斯的《星際大戰》系列後,第二部正傳作品。在這之前,由 JJ.亞伯拉罕執導的《原力覺醒》雖然獲得極佳的票房與初期評價,然而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卻仍舊面對了一些批評——該片的故事架構太過接近 1977 年的《新希望》,以及節奏過快、人物關係的處理過於草率等問題。這使得《最後的絕地武士》上映前有些雜音,輿論擔心這部電影不知道是否也有可能成為《帝國大反擊》的複刻版本。的確,《最後的絕地武士》某些地方仍有《帝國大反擊》與《絕地大反攻》的影子,但是這一次真的不一樣。

《最後的絕地武士》的編導全都由雷恩強生擔綱,這位曾以《迴路殺手》獲得好評的導演,不像 JJ.亞伯拉罕那樣熱衷於吊觀眾的胃口,賣了無數的關子,到頭來卻什麼都不肯說。就像凱羅忍在電梯當中把平常掩飾自己真實面目的頭盔砸掉一般,這一次的《最後的絕地武士》盡可能剝除掉故弄玄虛的遮掩,電影不再用「黑暗面」、「光明面」等魔法術語粉飾裝扮角色的行為與動機,「原力」不再是讓觀眾自動省略的魔法名詞,相反的,它還變成了一個工具,讓角色可以跨越空間交流、互相理解。雖說過去的星戰電影當中就曾經出現過相同的描寫,但在《最後的絕地武士》被展現的更加淋漓盡致——故事雖然峰迴路轉,最後卻都會給予解答,大部份的懸念與問題都在電影中得以解決。(除了史諾克的來歷之外)

而既然不再賣關子,《最後的絕地武士》就成了一部純靠著劇情與角色魅力與觀眾正面決戰的電影,它不再像《原力覺醒》那樣,依賴危機當中建立起來的情感來迅速拉近角色的關連,電影用不疾不徐的敘事來建立角色之間的關係。芮花了一段時間才讓路克願意跟她說話,波更是花了整部電影的時間才理解了莉亞的想法,就連凱羅忍與路克過往的恩怨,路克對凱羅忍與莉亞的歉疚,都醞釀了許久,這些鋪陳則讓角色們的動機與決斷更具說服力,也讓人對局勢的發展更感到無可奈何。這一次,觀眾不再有機會說反派「就只是邪惡的壞人」,也不再能說「好人就都是對的」,角色會變成正派與反派都有充足的原因與理由,也因此,這些角色間的誤會與偏執、頑固與不諒解,都讓《最後的絕地武士》比過往的星戰電影都還要現實及黑暗得多。

「我們的信念,不是為了擊敗贈恨的人,而是拯救所愛的人」這句台詞做為整部電影的主旨,在黑暗險惡的星戰世界當中,顯得溫暖又警世,但也帶有些批判,急進逞英雄的行為造就犧牲與仇恨,在壓迫中保持著信念的平凡人們才是最終的希望。

《最後的絕地武士》是一段令人刻骨銘心的星戰體驗,與《原力覺醒》相比,它的故事不再藏頭露尾,製作群選擇鉅細靡遺的把故事說的清清楚楚,卻又不致流於《威脅潛伏》、《複製人戰爭》與《西斯大帝的復仇》那樣的流水帳。角色動人,故事發展出人意料,劇力萬鈞感人肺腑,同時卻又令人感慨萬千。

延伸閱讀:


【訂閱每週觀影指南】

你所訂閱的這份電子報,由娛樂重擊編輯團隊呈現!

請留下您的 E-mail,立即訂閱 娛樂重擊 精選文章/當周觀影/追劇指南!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訂閱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