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牠》:不只是恐怖片的全方面享受

0

《牠》感覺可以和《怪奇物語》來玩一下穿越。

極度恐怖,極度緊繃,極度好笑,極度感人,安迪馬希提執導的《牠》彷彿將《站在我這邊》與《鬼店》融為一體(也可以說成更黑暗尺度更大的《怪奇物語》),不僅有著無所不在恐懼感,本身也在恐怖片的前提下,創造出一部全方位的商業電影,離場時雖被嚇到腿軟,但胸口的悸動絕不只是害怕而已。

改編自史蒂芬金同名小說,《》的故事發生在 80 年代緬因州的德利鎮,鎮上除了有著遠超過全國平均的死亡率,更有著無數起小孩失蹤的神秘事件。當青少年比爾發現自己弟弟離奇失蹤,調查後卻發現一切似乎與某個居住在鎮上下水道裡頭的恐怖小丑有關聯,而當他試圖找出真相,他與自己的朋友們也必須面對內心深處最巨大的恐懼。

同樣的浴室戲,新版比舊版恐怖好幾倍,請做好心理準備。

《牠》之所以出色,在於本片雖然恐怖,但把它用恐怖片這個標籤打發,卻又實在小看了這部電影。絕大多數時候,凱瑞福永與柴斯帕爾默的劇本是難得地細膩且真誠,透過一樁接著一樁的悲劇和衝突,緩緩建立每個角色的陰暗面與恐懼,再將其轉換為推動每次驚嚇的燃料,讓電影雖然沒有傳統恐怖片那份突如其來的衝擊感,效果卻更持久也更深刻。

不可否認,角色之間的立體感還是存在有一定落差(比爾或班就遠比邁克或史丹利來得完整),但當眾人齊聚一堂,不管是在盛夏的水邊嬉戲,或一面彼此打氣一面對抗「牠」,都有著類型鮮有的情緒張力,搭配那份瞬間又深刻的友誼,以及時不時的笑點(一群戀愛中小朋友的表情特別讓人回味),效果是更加淵遠流長。演員們也幾乎是一致性地出色,有種真正的團體感,無時無刻在搶戲的傑若米雷泰勒,以及演技不俗的蘇菲亞莉莉斯,未來發展皆是不可限量。

80 年代風格營造很成功外,本片攝影也相當出色。

同時,雖然個人對於一度預定要執導本片的凱瑞福永終究未能接掌感到遺憾,但安迪馬希提的表現對比前作《母侵》有著長足成長,比起廣受讚譽的西語恐怖片如《靈異孤兒院》或《惡魔的脊椎骨》亦不遜色。

電影雖然超過兩個小時,但馬希提充分利用片長所帶來的空間,加上劇本裡的角色故事,營造出無所不在的恐懼感,以各式各樣的形式向觀眾襲來,(美國的)限制級尺度只是如虎添翼,除了讓故事更加逼真,也讓電影夠恐怖也夠噁心。電影裡雖然有不少驚嚇,但在馬希提反而在第一次驚嚇後持續壓迫觀眾神經,透過精緻的道具強化真實感,直到觀眾難以承受為止。特別是片中一場浴室戲,幾乎讓人想尖叫著衝出戲院。

另外,本片的製作水準也是首屈一指。《牠》的強烈氣氛一方面要歸功於馬希提的調度,一方面克勞德帕雷的藝術指導也讓觀眾瞬間回到 80 年代,韓國大導朴贊郁慣常合作的攝影師丁正勳,更在精雕細琢的畫面中,營造出一個彷彿扭曲版安培林娛樂的美國小鎮(想像一部小孩會不停罵髒話,大人會亂倫或自相殘殺的《E.T. 外星人》),一段國慶日遊行無論光影或色彩,皆讓電影有如一場絕美的惡夢──以一部恐怖片來說,可說是最好的讚美。

當然,本片並非毫無缺點,前面提到角色的重量分配不均便是其一,電影最後讓演員們重新團聚的心境轉折亦略顯刻意,只是當其他部分是如此出色,少數的毛邊也不會是多大的問題。若只憑片中嚇人的部分,《牠》是一部相當出色的恐怖片,但再加上裡頭動人的友誼和創傷,《牠》更進一步,成為一部讓人久難忘懷的電影。若說這只是德利鎮恐怖故事的第一章,那就廢話不要多說,趕快拍續集讓人期待吧!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