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紅衣小女孩2》:混種恐怖片實驗

0

挾著首集的高票房與高人氣,《紅衣小女孩 2》成為台灣電影少數中的少數:不僅是商業恐怖片,還是商業恐怖片正宗續集,更是試圖納入更多元素,打造電影世界觀的恐怖片續集,讓人很難不抱期待。只可惜《紅衣小女孩 2》個別段落表現不俗,但缺乏優秀的整體下彼此衝突,再加上執行面資源有限,最終期待與結果之間有一定落差。

經過首集的事件,《紅衣小女孩 2》主角換成了楊丞琳所飾演的社工師李淑芬。當女兒在山裡神秘失蹤,搜救行動卻無意間救出首集女主角沈怡君。為了女兒,李淑芬必須和身心飽受打擊的沈怡君,以及神秘女子美華,聯手查出紅衣小女孩的真相,卻捲入人、神、魔之間的角力…

就個別元素來說,《紅衣小女孩 2》有不少可觀之處。年初的《目擊者》已證明導演程偉豪對於驚悚片語彙知之甚詳,本片的前半小時亦玩弄恐怖片元素於股掌間,成功營造濃烈的詭譎氣氛,加強了電影無孔不入的恐懼感。一段走訪廢棄醫院的橋段讓人著實坐立不安。在演員裡頭,新人吳念軒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出色的外型與螢幕魅力從登場的第一時間便牢牢抓住觀眾注意力,與向來穩健可靠的龍劭華對戲絲毫不見生澀,若能針對口條再加以調整,未來發展是不可限量。在 3 位女星的部分,高慧君還是一如往常地誠摯可親,成功捕捉到角色的不安與悔恨;許瑋甯的出現或許略顯牽強,但開場與接近片尾皆有發揮,可惜理論上是第一女主角的楊丞琳沒有太多發揮空間,有的時候充其量只能說是不過不失,演員與角色也有些格格不入,讓人三不五時有些出戲。

評價《紅衣小女孩 2》最大的困難,莫過於定義此時此刻眼前看的,究竟是哪一部電影。《紅衣小女孩 2》基本上是 3 部電影合而為一:30 分鐘是恐怖片、30 分鐘是靈異驚悚片,再加上 40 分鐘(帶有家庭溫情色彩的)奇幻動作片,三者時不時會有所重疊,但基本上隨時間經過依上述順序轉變,就連主角也隨時間經過有所轉換(邏輯上楊丞琳是貫穿全片的女主角,但實質上僅開場與結尾較有存在感,其他時候多半是看另外兩位表演)。當然,標籤上寫恐怖片,電影本身不是不能調和各種風格或類型,舉凡山姆雷米的《地獄魔咒》、陳可辛的《三更之回家》,乃至《羊男的迷宮》或《靈異孤兒院》,皆是在恐怖片的包裝下,有著多重樂趣和層次的作品。《紅衣小女孩 2》真正的問題,乃是類型之間彼此抵銷的效果,以及構思與執行上的落差。

在多種風格彼此壓縮空間下,《紅衣小女孩 2》前 30 分鐘建立起的強烈恐怖氛圍,到中段逐漸煙消雲散,更隨著電影後半段的奇幻元素變成莫名的惡趣味,與整部電影一開始所設定的風格有所衝突。驚悚推理的過程理論上可以增添故事血肉,但過於簡略粗糙的前因後果,相對平鋪直述的核心謎團,以及稍嫌僵硬的轉折,皆未能達到預期效果。不同類型的混合有其難度,絕非只是將各種截然不同的類型元素排列組合,然後用同樣方法拍攝而已。

而提到拍攝,就執行面來說《紅衣小女孩 2》也時不時落入續集電影數大便是美的陷阱。隨著電影納入更多元素,執行上的侷限也更加明顯。一段理應重要的悲劇草草帶過,多數時候電影的昏暗光線與霧氣皆讓人難以辨別畫面內容,片尾大戰的動畫與設計更是讓人出戲(當然,如果未來的續集想要打造台灣民間故事版超級英雄,又是另外一回事…)。電影的幕後團隊可能花了無數時間進行田野調查,只是畫面上的內容就是不具說服力。這恐怕不是是否貼近現實的問題,而是電影美學與現實是否需要相同的問題。《紅衣小女孩 2》的前段相當出色,中段的靈異驚悚與推理相當有潛力,後段相當有企圖心,只是比起潛力或企圖心,相信多數觀眾買票進場,只是想看一部出色的電影。

延伸閱讀:


立即下載泛讀 APP 優質知識不漏接

泛讀 Android 版 (點圖下載)

泛讀 iOS 版(點圖下載)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的娛樂資訊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名人八卦、血腥暴力、花邊新聞,過濾出值得花時間閱讀的文章越來越難了嗎?

為了讓和我們一樣重視娛樂產業的你們,有更好的內容與體驗,「泛讀」閱讀器 Android 版 iOS 版也上架啦!他讓你的閱讀負擔更輕巧、更舒服,它不只是一個 APP,它更是你知識的能量補充品。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