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神鬼奇航 5:死無對證》:除了懷舊之外還剩下什麼?

0

在《神鬼奇航 5:死無對證》(以下簡稱《神鬼奇航 5》)裡頭,眾所期待的史傑克船長第一次出場,是在一群荷槍實彈的軍人面前,醉醺醺又搞不清楚狀況地突然冒出頭來,用含糊的語調確認自己的處境,同時準備完成一項看似大膽的犯案。某種程度上,這場戲也是全片的寫照:熟悉的環境(不管是已經不知道多少次被槍指著的史船長,或者像是從《玩命關頭 5》借來的場面)、沒頭沒尾的邏輯(整個犯案的執行以及背景,說邏輯零分基本上是侮辱了邏輯 2 字)、半吊子的執行(不管強尼戴普的演出或整體發展都是),以及一個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那裡,但塞滿財富的寶箱:如果不是為了滿山滿谷的鈔票,戲裡戲外這一切都完全沒有存在的意義或必要。

大致上,《神鬼奇航 5》的故事如下:某個恨史傑克入骨的惡靈再次回到海上,誓言要他血債血償。為此,史傑克被迫與一心想靠他找到傳說中神器的亨利、以及試圖找到神器但理由不明的科琳娜搭擋(其實不是理由不明,只是不管你從哪個角度想,都覺得好像還是理由不明比較說得通),3 個人加上一群熟面孔,一起踏上危機四伏的尋寶之旅。

特效一百分,演技先算了。

是,本系列從來都不是以邏輯或劇情取勝。但以一部電影而言,基本邏輯與劇情(或物理常識)仍是基本需求,然而本片無論新加入角色的背景故事,既有人物的愛恨糾葛,或者整個故事的走向,皆讓基本上不知所云的《神鬼奇航 4》,相形之下簡直如《異星入境》一般玄妙。當然,如果編劇是曾經以《捍衛戰警 2》和《尖峰時刻 3》,先後殲滅 2 個電影系列的的傑夫內桑森,這樣的失敗似乎也是意料之中。從頭到尾,本片的故事基本上就只為了—— 一、拖時間;二、 講冷笑話而存在,但當向來口若懸河的史傑克船長也說不出半句稍微有趣點的台詞,不禁讓人好奇本片片長與創作本片劇本的時間,究竟何者較長。

就像前面所說,本系列重點從來都不是邏輯或劇情,只是當喬奇姆羅寧與艾斯班山柏格這對導演檔的動作調度遠不如前 3 集,處理演員演出又顯得老態龍鍾,除了懷舊(或更精確地說,發懷舊財)之外,實在不知道本片有什麼可取之處。或許許多人會抱怨《神鬼奇航 2》與《神鬼奇航 3》同樣大而無當,但相信多數觀眾還是記得第 2 集那精彩的磨坊水車擊劍,以及第 3 集壯闊的漩渦旁海戰。反觀本片扣除片頭的街頭追逐,到最後只有…水槍(?)撐場面,就連特效也是每況愈下,以福隆海邊的淨灘計畫作結。

另外,就算第 4 集荒腔走板,至少伊恩麥可夏恩是名充滿威脅性的反派,對比被特效吃乾抹淨的奧斯卡得主哈維爾巴登(最西班牙的地方還是一直 hombre hombre 地喊),落差之大真是讓人不忍卒睹。不要說新加入的凱亞絲柯黛蘭莉歐布蘭頓思懷茲,讓綺拉奈特莉與奧蘭多布魯有種演技巨星的錯覺,強尼戴普本人感覺也意興闌珊,失去了過去捉摸不定的火花,以一種慵懶的微笑取而代之,也難怪重返系列的傑佛瑞洛許會顯得如此無助且無奈了。

當然,本片不是《漫威鐵拳俠》,片中少數如某個刀片在空中擺盪的橋段,或者謎底揭曉的地面倒影,還是有一絲想像力(以及 2 億預算該有的畫面)。只是就像那不斷回收舊旋律,卻一再消失在背景裡讓人不耐的配樂,《神鬼奇航 5》的存在似乎只為了榨出觀眾對這個系列的僅存思念,而非有任何新的冒險或熱情好期待。似乎,當強尼戴普本人跑到迪士尼樂園裡的遊樂設施給觀眾驚喜,已經成為本片戲裡戲外最有誠意的瞬間。

延伸閱讀:


【活動資訊】

 

第三年的 Taiwan Beats 國際論壇,我們希望再度邀請所有關心音樂的人,與我們一起交流探討與國際接軌。繼 2015 年的 App 與數據應用、直播演唱會與跨界、2016 年的線上內容專題之後,今年繼續禮聘國內外音樂產業專家齊聚一堂,討論各種世界矚目的音樂科技與新創議題。我們不收取任何費用,只願這樣的活動能為台灣音樂的推進注入能量。

在 8 月 24 日這一天,讓我們暫且放下手邊工作,一起來聽聽這些專家怎麼說,幫助我們──預見音樂未來!

關於作者

Philip

生活環繞電影、影集、古典樂與吃喝存在的不務正業上班族。努力做一個假文青,但每每淪為不甚好笑的脫口秀藝人。經營有 P is for Pictu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