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影評/《鋼鐵英雄》:重溫古典史詩方法的硬漢電影

1

文/半瓶醋

對於台灣的民眾而言,梅爾吉勃遜所導演的電影除了《受難記》《阿波卡獵逃》之外,就是 1995 年那部獲得過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而多年沒有導演新作的梅爾吉勃遜,終於在 2016 年交出了這部《鋼鐵英雄》。

安德魯加菲所飾演的戴斯蒙杜斯,從小生長在酗酒父親的暴力環境之下,但性格善良的他,在二戰爆發之後毅然選擇從軍,只是他堅持一個原則:「只想當醫務兵救助人命,不願碰槍」,這個決定讓他在入伍之後遭受到強大的壓力與刁難。戰事發生之後,戴斯蒙在沖繩的鋼鋸山嶺遇到了人生所面對最慘烈的煉獄。也許本身也是演員的緣故,梅爾吉勃遜的導演作品,總能看到讓演員發揮表演能力的片段,像是安德魯加菲,看得出來他用了很大的工夫,試圖讓自己成為一個住在維吉尼亞州鄉下,話少又拘憬的純樸青年。

160727_gma_hacksaw_ridge_trailer2_16x9_992

安德魯加菲飾演戴斯蒙杜斯。

至於由文斯范恩飾演的士官長,也有幾幕表演優異的片段,像是一場他進宿舍試圖刁難戴斯蒙,想讓他知難而退,卻目睹戴斯蒙遭受同儕霸凌鼻青臉腫的片段,原本嚴厲的表情瞬間緩和,溫和的問戴斯蒙為何要繼續堅持,以及當得知戴斯蒙不願放棄之時,表情瞬間又回復嚴厲。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另一場表演,來自於飾演酗酒父親的雨果威明,一場兒子告知父親從軍的戲,父親的表情從頑固嚴肅的不屑,瞬間籠罩了一層深刻的悲傷。

上述的兩場情緒,都是透過表情特寫的表演來呈現的,我其實並不清楚這是否是梅爾吉勃遜的電影特色,然而這幾場表演,卻都不由得讓我回想起 30 年前,梅爾吉勃遜在《英雄本色》所扮演的威廉華勒在太太過世之後,面對岳父時的那場戲。那個時刻,威廉華勒的表情瞬間從一個英勇剛毅的戰士,變得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表情的變化雖然細微,卻充滿了情緒張力。

雨果威明飾演戴蒙斯杜斯的父親。

雨果威明飾演戴蒙斯杜斯的父親。

除了演員的情感張力之外,很明顯的,梅爾吉勃遜也知道觀眾想看什麼,比起同為演員兼導演的老一輩克林伊斯威特,梅爾吉勃遜的電影顯然更樂於加入除了表演之外的其他元素,以讓電影更具有煽情度與娛樂性。所以《鋼鐵英雄》戰爭的場面被拍的殘暴血腥又慘烈,戰鬥的場面,在某些時刻還充滿了刺激感,山姆沃辛頓與文斯范恩、路克布萊西等人手上一有槍,就立刻會出現大量的英勇戰鬥欺凌日軍畫面。

hacksaw-ridge

想當好一名醫務兵非常不容易。

不時還刻意穿插了恐怖片式的驚嚇場景,而一些象徵性極強的鏡頭──像是美軍與日軍的屍體在槍火下交疊、或是安德魯加菲在魯伯特葛瑞森威廉斯的配樂底下,以慢動作奔進充滿砲火的戰場,乃至於主角扛起傷兵時,那近似背著十字架的動作,或是在獲救後那彷彿聖水洗禮般的沖澡等。

很多畫面,都已經是以接近明喻的方式,直白的透露了電影作者想傳遞的價值觀,這是一部用古典史詩電影的方法與概念拍出來的電影,梅爾吉勃遜的調度功力與操作煽情度的手法相當的熟練,在看完後,沒被戰場畫面衝擊、或是主角大義的行為所打動的觀眾,恐怕都是相對的少數。

整體而言,《鋼鐵英雄》是一部完成度相當高的史詩戰爭電影。愛情戲浪漫動人,訓練戲時而幽默、時而心酸,但在進入戰爭場面之後又張力十足,在某些時刻甚至還有驚悚戲,雖然格局上並沒有達到《英雄本色》的大氣豪闊,戰場也只是縮限在一個鋼鋸山脊上,然而電影的整體表現極佳,梅爾吉勃遜證明了自己的導演實力,仍舊寶刀未老。

延伸閱讀:

讓梅爾吉勃遜邊看邊哭的劇本:金獎大導為了《鋼鐵英雄》重拾導筒!

關於作者

Punch

娛樂重擊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台灣影視音產業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娛樂重擊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影視音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